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517章 冰冷的小手

第517章 冰冷的小手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8-11 01:42  字數:2507

然而,等通信應急車趕到,信號已經全部正常,初步判定,有人對此處信號進行了全面的屏蔽。

警察到來時,只看到頻繁出入的醫護人員,將一個又一個擔架上的傷者抬上救護車。而黑衣人早就不知影蹤,大樓內的旁觀心驚膽戰,口徑一致,都說是蒙面黑衣人打的。

易亨大廈以及澤邦公司的監控錄像都調出來,但打手特徵不明顯,又將交通監控調出來,發現這些麵包車開往四面八方,大部分丟棄在監控無法到達的地方,上面的人早就不知所蹤。

百輛麵包車,幾百號人一起行動,卻沒有有價值的證據遺留在現場,這樣的狀況也讓警方驚心,性質太過惡劣。

重案組張磊也得到了消息,第一直覺此事和賢士公司脫不了干係,「毆打外商,這是嚴重的惡性事件!」

「頭兒,我來局裡上班五年了,頭一次遇到這種情況呢!」

「我幹了二十五年了,也是頭一次見到!」張磊使勁拍了兩下桌子,惱道:「無法無天,竟然敢堂而皇之去澤邦打人,在臨海誰說了算!」

「我已經按照指示調查了,有點混亂。」

「說說看。」

「周軒不在國內,這場惡性事件肯定不是他指使的。而且事發當時,周軒的鐵杆哥們,歐強還有劉浪等人全部在公司,他們也在挨打。可能性最大的是劉志,他有這個能力,但也趕去了賢士公司,從監控記錄來看,沒有直接參与的證據。」

周軒和劉浪曾被曹蔭天和許超控制,劉志大怒,那次便聚集了大量人員,動用挖掘機等大型設備,還有不少麵包車。

使勁撓撓頭,這群不讓人省心的!

「頭兒,是不是要暗中調查劉志?」

「他有不在場的證據,羅吉野局長都能給他作證明!」張磊想了想,又說道:「重點排查和周軒關係親密的,去吧!」

「是!」

「等等。」

「嘿嘿,還沒走呢,頭兒。」

「這次澤邦被打,看似賢士是最大受益方,或許幕後指使並不是奔著周軒來的,擴大調查範圍。」

等辦公室沒人,扯開掛在牆上的白布,露出一塊年代久遠的小黑板,這是張磊從年輕時保持的記錄習慣。上面圈圈點點一些重要事件的靈感,其中周軒的名字就在其上。

將周軒身邊所有人都過濾一遍,張磊在旁邊一個圓圈中寫下一個人的名字,箭頭指向周軒,苗霖。

想了想,張磊又畫了個圈,箭頭指向苗霖,但裡面卻沒有寫名字。

倫敦警局,距離周軒被關已經過去三十多個小時,終於,門鎖被打開,一名胖警察喊道:「嗨,你可以出去了?」

「去哪兒?」

「當然是外面!」

「已經抓到犯罪嫌疑人了?」

「你的問題太多了!」

走出警察局,倫敦的陽光還是有些刺眼,但周軒看清楚,有好幾張熟悉的面孔正在焦急等待自己,快步迎過去。

「步老,讓您擔心了。」周軒歉意道。

「孩子,什麼都別說了,都怪我,不該拉著你來,也不該讓你去學校演講。」步加琢老淚縱橫,拍打著周軒胳膊,這才放心。

「周軒,你受驚了,還是先回領事館吧。其他的事情,咱們再商量。」機場接應自己的那位工作人員也到場了。

「好,多謝。」

「虞董,你也來了?」周軒看到了虞榮,身邊站著滿是擔憂的虞江舟。

「周軒,沒事兒吧,你阿姨擔心壞了。」虞榮關切道。

「一切都好,江舟,趕緊給阿姨打個平安電話,省得她擔心。」周軒叮囑道。

等上了車,周軒才將苗霖的手拉住,至始至終,她都沒有說一個字,握在掌心裡的小手有些發涼。

回去的路上,周軒才知道,三十多個小時發生了很多事情,國內國外,掀起了不少波浪。鑒於證據不足,他被有條件釋放,但如果需要出庭作證,還是必須到場的。

所幸,經過全力搶救,那兩名保鏢蘇醒過來,和周軒口徑一致,警察先動手,整個案件始末變得撲朔迷離,但周軒的嫌疑卻小了很多。

看向車窗外,還和來時的風光一樣。萬物葳蕤,一片欣欣向榮之色,帶著禮帽的優雅男子,體態臃腫卻充滿自信的女人,狹窄街道上有條不紊的普通轎車,還有可以隨意躺下的規則草坪。

周軒看著外面,眼神落在每張臉以及每個角落裡,或許他的對手就藏在暗處,等待下次出手。

給家人還有老師朋友逐一打電話保平安,換洗衣服後,周軒發現苗霖還是寡言少語,在後面環住她的腰,將頭埋在秀髮之間,喃喃道:「苗苗,我食言了,說過不再讓你擔心。」

你,苗霖欲言又止,還是抬手輕撫他的臉龐,「瘦了。」

都等著和周軒見面,吹乾頭髮,兩人從房間走出來,和大家坐在一起。

「苗苗,訂票去吧,咱們馬上走,再也不來了!」步加琢催促道。

「好的,步老,我也有此意。」苗霖點頭。

「還跟來時一樣,老頭子我手頭有點積蓄,回去給你們報銷。」步加琢又說道。

苗霖沒說話,也許每個機場都有眼睛盯著周軒,而航班卻是固定的,該考慮乘坐中轉航班,但那樣的話,落在又一個陌生的國度,猜不到會發生什麼。

「軒,你們來時改航班是不是察覺到什麼?」虞江舟問道。

「是。」周軒點了下頭。

「那就把所有航班都訂下來,費用由我來出。」虞榮大包大攬。

「虞董,說句你不愛聽的,興凱集團的財力在某些組織眼裡,不值一提。」苗霖冷臉道。

虞榮有些惱羞,虞江舟連忙勸說道:「爸爸,這件事還是苗苗來安排吧。」

「分開走,步老,你跟江舟一起,我和周軒同行。」苗霖建議。

「唉,多了不說,時光假如能倒退二十年,我也不會是你們的累贅。」

步加琢扼腕嘆息,老了!事不宜遲,虞江舟訂好三人當晚的機票,周軒和苗霖另做打算。

「江舟,你可是我的寶貝女兒,用不著向苗霖低聲下去的!」趕往機場途中,虞榮不悅道。

「爸,你不了解苗苗。也許,世界上只有她最關心周軒的安全。」虞江舟黯然道。

守著步加琢,虞榮沒再表態,但苗霖強硬霸道的作風讓他心情很糟糕。相比較之下,女兒不是她的對手。

,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