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514章 擠兌風波

第514章 擠兌風波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8-11 01:42  字數:2543

「想必大家都知道周軒在倫敦出事了吧,我就是不明白,距離事件發生都超過二十四小時了,怎麼沒人提過他,還在考慮什麼項目!」丁衛鼓起勇氣,大聲說道。

「丁總,一個外人和我們的項目有什麼關係嗎?」市場部婁總不解問,有人輕笑,丁大公子向來弔兒郎當沒正形,根本都不用搭理他。

「怎麼沒關係?周軒是我好朋友,好哥們,他有事,我能坐的住嗎?我想問問在座的各位,還有丁董!」丁衛賭氣抱抱拳,有人笑聲更大了,就樂意看到嚴厲老子和不成器兒子拌嘴,「大家這麼努力,是為了什麼?」

「說得直白點,就是為了賺錢嘛。」婁總直言道,大家紛紛點頭,很現實。

「好,那麼,賺錢又是為了什麼?」丁衛又問。

「生活富裕,子女受到更好的教育,還有走到哪裡都會被尊敬。」婁總不以為然,「我想丁董也是這個意思。」

「不錯,賺錢就是讓我們活得更有面子,更有尊嚴。可是現在,我們有錢了,得到了尊重了嗎?你們不熟悉周軒,但起碼是你們的同胞吧?他在國外被誣陷,咱們還要往人家國家腆著臉皮送錢,傻不傻?」丁衛鄙夷道。

啪!

丁昌松一巴掌落在桌子上,臉色非常難看,所有人都閉上嘴巴,丁衛倒吸涼氣慢慢坐下,頭顱快扎到褲襠里,老子發火了。

「不錯,如果用錢也買不回尊嚴,為何還要諂媚?婁總,你馬上給英國的項目經理打電話,讓他跟當地政府溝通。如果周軒的事情不給出一個合理的解釋,我們就會撤資。世界之大,哪裡不能賺錢?還有,周軒保釋費,不管多少,全部由我來承擔!」

「爸,我崇拜你!你是個真漢子。」丁衛激動的起身豎起大拇指,抬頭與老爹四目相對,頭一次覺得父子倆也有心意相通的時候。

丁昌松這麼做,更多是因為兒子的改變,能夠表明立場和態度,價值觀也開始扭正。人以群分,不說周軒對兒子的救助,丁昌松也希望丁衛能遠離狐朋狗友,多結交一些像周軒這樣的好友。

此時,倫敦警察局也開始撓頭了,為周軒的事而來的人很多,大使館的工作人員,態度非常強硬,「英國警司是否已經給你們下達了指示?否則,你們無權長時間關押周軒。」

「大使先生,我們那名警察已經死在家中,此事與周軒有關,暫時無法釋放。」警察堅持道。

「周軒被關押,其他人死在家中正好可以說明是他人所為。反而是我們的公民乘坐轎車被炸,貼身保鏢全部受傷,我們一定會討要說法!」

大使館的人,還沒應對好,代表校方的鮑德溫教授趕來,說是願意為周軒做擔保。期間他一直在周軒身邊,沒有理由去襲警,而且校方監控也可以證明此事有諸多疑點,是那名警察率先用槍對準周軒。

「但是,沒人知道他們之間說了什麼。要知道,周軒的保鏢控制住了警察,周軒手裡有槍是事實。」警察反駁。

「難道遇到了歹徒,我們都不能搶下對方的槍械嗎?」鮑德溫生氣道。

「對不起,教授,我不是這個意思……」

又有人進來,卻是政府官員,質疑為何不審訊周軒,而是將其關押。如果處置不當,或會引起兩國之間的矛盾,已經有外商投資方決定撤資了。

體重二百斤以上的警察冒汗了,這些人他都不能得罪,還是打電話請示警司該如何處置這件事,必須儘快有結果。

國內,賢士公司也被人圍住了,紛紛堵在門口,要求撤資!

周軒是投資公司資金管理人,現在他身陷官司,投資沒保障,又有人散播謠言,說是周軒想藉此機會抽資出逃,這些人再也坐不住了,將賢士公司擠了個水泄不通,出現擠兌的情況。

「諸位,現在周董和苗總都不在,有什麼問題可以找我反映。」曾宇高聲道。

「退錢!」有人高呼。

「對對,退我們的錢!」大家紛紛響應。

「你們已經堵了半天了,總該讓我們去吃點東西,哪怕是上個廁所啊。」曾宇無奈道。

「跑了怎麼辦?今天不退錢,就別想離開!」

「周董在英國發生一點小意外,但公司運營很正常,你們的錢是安全的。」曾宇又說道。

「我們不信,周軒殺了人,事兒鬧大了。不管你們這裡賺多少,我們就是要回自己的錢,愛怎樣怎樣!」

為首一人看著面生,瘦小個頭,嘴巴還是歪的,曾宇查了查資料,發現他是個人投資,不過放在公司一百萬。現在看來,說不定就是澤邦派來的,作為股東監視賢士公司的動向。

員工們合力將辦公室屋門關上,曾宇擦著滿頭大汗,「歐總,事態不妙,澤邦釜底抽薪,這是要搞垮我們啊。」

「創富大廈的保安怎麼還沒來?」歐強皺眉問。

「來了,可是根本擠不進來,已經報警了,但是警察也處理不了咱們的難題。」

正在商議對策,卻聽到外面的動靜小了很多,曾宇打開一條門縫,看到人群向後退去,他們怎麼一下子就想開了?

當然不是,而是周軒大師哥袁宏來了,電梯停止運行,他從樓梯上來,還沒顧上喘口氣,就勸說道:「各位,大使館目前正和警方交涉,周董很快就會回國。請你們一定要相信他,也相信賢士公司。」

「袁董,你是接受投資的人,說到底也在花我們的錢。如果賢士公司完了,你可得吐出來。」為首那個歪嘴男人又起鬨。

「是啊,你是花錢的,當然不知道我們投資者的心情!」

「站著說話不腰疼,又不是他的錢沒了!」

「就是,誰不知道,他們兩個是師兄弟,都是閆平川的學生,當然要幫著周軒說話!」

「你們搞清楚了,我接受的是澤邦的投資,跟賢士投資無關。」袁宏面色陰沉的反駁。

在這種時刻,人性是自私的,牽扯到個人利益,誰也不管周軒的死活。

「諸位,周董並沒有帶走公司一分錢,我真的不明白,你們有什麼好擔心的呢?」袁宏問道。

「不是你的錢,你不擔心!袁董,周軒是完了,咱們可沒必要為了賢士公司結仇!」歪嘴男人又說道,極具煽動性。

「媽的,說誰完了?你們的破公司全倒閉了,才有可能輪到我三弟。都他媽給老子滾!」劉浪壓不住火氣,張口就罵。

「怎麼,這還叫賢士公司嗎,耍流氓啊?」歪嘴男人沒把劉浪放眼裡,看劉浪往前沖,故作驚恐狀,「還要打人!咱們打死他!」

,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