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509章 光芒遮擋不住

第509章 光芒遮擋不住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8-07 08:13  字數:2429

就叫周星!

里斯特做出承諾,叫好之聲此起彼伏,步加琢也使勁鼓掌,虞江舟不得不摁著他坐在座椅上,年紀大了,切記太過激動。

記者連忙編輯現場即時新聞,採訪改為直播,從網路到電視台。

不少華人看到屏幕上親切的面孔,情不自禁喊道,那名年輕人來自我們的國家!

在馴龍一戰之後,周軒這個名字,再次成為世界關注的焦點!

苗霖默不作聲,虞江舟看到她的表情,不由嘆息,發過去一條簡訊,苗苗,軒的光芒是遮擋不住的。

苗霖低頭看看手機,露出苦澀笑容,還是感激的沖虞江舟點點頭。

討論這才開始,里斯特等人對於東方古人運用推算探知未知天體的方式很感興趣,周軒知無不言言無不盡,回答十分詳盡。

「周軒先生,你最為崇拜的古人是誰?」有人笑問。

「很多,要說之最,那必定有個人感情因素在裡面。是,三國時期的大術士管輅,我目前所學,也都沿襲他的教義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管輅,是個怎樣的人?」

「貌丑有才小氣幽默。」

大家笑了,聽起來就是個非常有趣的人,周軒卻沒敢笑,師父在天之靈知道徒弟拿著他當笑話講,非得半夜來找他不可。

「那麼當代呢?」

「我的導師閆平川校長。」

「呵呵,看來,你最為尊敬的都是有著老師身份的人。」

「良師堪比慈父,試問,誰會不崇拜自己的父親呢?」

周軒反問,閆平川一代大儒,一心只為教育,雖有迂腐之處,但大是大非面前,依然放棄堅持的原則,為徒弟保駕護航。按照閆平川的話,他是在為國家和社會培養人才,而不是滿足桃李滿天下的虛名。

事後,閆平川在家中看別人給他發來的視頻,張口就罵學生油嘴滑舌,處處討老師歡心,然而眼眶卻潮濕了,心頭暖暖的。唉,周軒啊,周軒,我是真想成為你真正的父親啊。

論壇第二天,會議桌由八邊形換成了長條形,請來了幾位華人天文學家共同參與。

步加琢一場不落的跟著,聽不懂但累得夠嗆,中午休息時躺倒睡著就叫不起來了。不得已,苗霖讓兩位保鏢先把老人家送回去休息,不能再硬撐了。

天文論壇取得圓滿結束,鮑德溫教授向周軒發出邀請,「周軒先生,能否請你去霍洛威學院做一場有關易經的學術報告?」

周軒還沒考慮好,苗霖上前,「教授,非常抱歉。周軒已經連續工作了五日,非常辛苦,無法答應您的邀請。」

鮑德溫有些遺憾,看向周軒,希望能得到不一樣的答覆。周軒知道苗霖是在為他的安全擔心,學校禮堂人數多,安全性遠不如領事館和倫敦公主酒店,也歉意道:「鮑德溫教授,感謝您的邀請,只是時間倉促,無法成行。」

「可以改在下午,明天也可以,畢竟你們不是馬上要離開英國的。」鮑德溫不願意放棄,做出退步。

「對不起,周軒真的需要休息。」苗霖微微一笑,拉著周軒就往外走,還有些人上前告別,也被她攔住。

五天時間,擔驚受怕,步加琢明天會在易昒的安排下遊玩,苗霖打定主意讓周軒老實待在領事館,等步加琢回來,立即啟程回國。

回到房間,苗霖往床上一躺,長舒一口氣,「我都要擔心死了,終於結束了。」

「好了,可以訂機票了。」周軒笑著在旁邊躺了下來。

「說真的,回去的時候讓江舟跟步老一個航班,咱們還是不能提前泄露行程。」苗霖轉過身來,認真說道。

「是,老婆大人!」

「切,誰是你老婆?」

「回去後就著手婚禮,把你栓牢!」

苗霖微微一怔,嘴邊露出甜美笑容,夫妻攜手,並肩而行,該是怎樣期待的場景。「軒,旅遊結婚不要考慮了,咱們……」

說著話,苗霖發現周軒已經睡著了,雙手蜷縮胸前,像極了孩子。苗霖依偎過去,也閉上了眼睛,好累,該好好休息了。

房間門關著,晚飯時間虞江舟過來敲了兩下,沒反應便又輕手輕腳的離開,剛到樓梯口就看到步加琢氣喘吁吁的爬上來。

「步老,他們不吃就算了,多睡兒。」虞江舟說道。

「比我老頭子覺好多!江舟啊,快叫起來,有人找!」步加琢連連催促。

虞江舟連忙轉身回去,將周軒和苗霖叫醒,步加琢站在門口就嚷嚷:「周軒,起來了嗎,有人找你!」

「步老,誰啊?」周軒睡眼惺忪打開屋門。

「鮑德溫教授!我剛才在門口看到他,只是這裡不方面隨意出入,還在外面等著。」步加琢說道。

「步老,鮑德溫教授想讓我去學校做有關易經的學術報告,已經拒絕了。」周軒如實說道。

「你個混小子,怎麼不答應啊?」步加琢氣的直跺腳,眼珠子瞪老大。

苗霖也從房間走出來,解釋道:「步老,是我沒答應。去霍洛威學院,會有數以千計的教職員工還有社會人員參加,我實在不放心。」

「苗苗啊,我知道你是為了周軒好。但機會實在是太難得了,這是傳播易經文化的最佳時機。你看這樣行不行,我給周軒當保鏢,他到哪兒我到哪兒,有人想要害他,除非從我身上踏過去!」步加琢以商量的口吻說道。

苗霖很無奈,又不是騎馬帶兵打仗,現在的殺人手段很多,關鍵時刻,年邁的步加琢還會成為累贅。

「步老,周軒的情況實在是太特殊了。和您老這麼說吧,傳播易經文化的人很多,但我,只有他。」苗霖語氣堅定,非常客氣,但卻又不容置疑。

步加琢不好當面反駁,使勁朝周軒使眼色,暗示他別那麼怕媳婦,為了宣揚文化犧牲又何妨嘛!但周軒不為所動,苗霖幾天沒有休息好,不忍心讓她再承擔。

「唉,可惜啊,人家不是請我的。」步加琢失望道。

「步老,我去見鮑德溫教授,把自己的情況說明下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也好,好像我們擺譜似的,我跟你一起去。」步加琢點點頭。

大門外一輛轎車停在路旁,一人倚著車門,低著頭想事情,正是鮑德溫教授。

,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