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498章 詩人的家

第498章 詩人的家 (1/2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8-07 08:13  字數:2468

要說區別,這裡的車輛更怕行人,發生事故的懲罰非常嚴格,嚴重的可以導致破產。

賓利防彈車也被亂穿馬路的行人逼停一次,兩名保鏢爆粗口也是無可奈何。所以,不是什麼都是國外的好,還需要高度的自覺和規範的制度。

最後一行人在一家餐廳前停下,中等規模,是家海鮮餐廳。

有苗霖和虞江舟跟著,也不用徵求周軒的意見,很快就點好了餐。

而周軒卻覺得十分彆扭,兩位壯漢面無表情的背手而立,餐廳對此見怪不怪,但被人盯著還怎麼吃飯?

「你們要不要一起吃點?」周軒問道。

兩名保鏢聳聳肩膀,都搖了搖頭,他們的任務是保護周軒。

「你們兩個,出去等吧。」苗霖發話,兩名保鏢真就走了出去,在門外盯著。

「苗苗,有沒有搞錯,他們是來保護軒的,怎麼還聽你的?」虞江舟挑刺,也有挑撥離間的小心思。

「軒是被保護者,我才是拿錢的僱主,他們當然聽我的。要不,給你也找一個貼身保鏢啊?」苗霖壞笑著眨眼睛。

虞江舟的臉紅了,呸了一聲,「誰跟你似的這麼野,你肯定用過貼身保鏢吧?」

「對,還不止一次呢!」

「軒,你聽到了嗎?苗苗作風有問題!」虞江舟興奮道。

「貼身保鏢又怎樣,何況我知道苗苗是純潔的就好。」周軒寵溺一笑,眼睛裡全是柔情。

虞江舟低頭喝果汁,心裡那叫一個酸楚,這是圖什麼,扮演一個好大電燈泡,就來看人家恩愛。

海鮮本就有滋味,做法大都相似,周軒在國內也去過不少海鮮餐廳,味道都還不錯。不得不說的是,這家海鮮餐廳的烹飪方式還是比較講究的。力求保留原汁原味和食物本身的營養,生吃蘸料汁還有烤制等等,鮮美無比汁水豐富又不覺腥氣。

飯後,保鏢開車,苗霖做嚮導,介紹沿途的景點。作為當地人,他們最為嚮往的一處便是白金漢宮,那裡住著備受敬仰的女王,還有真正的王子和公主。

「苗苗,你見過女王嗎?」虞江舟問道。

「沒有,裡面倒是進去過幾次,但有時女王不在,當然了,即使在,也不會隨意見人的。」苗霖坦誠道。

「這點不如我,我去澳洲旅遊時,正好遇到女王,遠遠的看到了她。全身上下都是王者范,當時把我羨慕壞了。」虞江舟說道。

周軒知道,英女王是很多國家象徵意義上的國王,她飛往各國旅遊是不需要辦理護照的。

「那邊是大英博物館嗎?」周軒指著一處問。

「是的,全球最大的博物館之一,藏品數以千萬計。」苗霖點點頭。

「有什麼好顯擺的,還不是以前靠著強盜精神四處掠奪來的,這裡面就有我們國家的東西。」虞江舟嘲諷道,副駕駛座的保鏢回頭看,虞江舟立刻瞪起眼睛,「一看你就入了英國國籍。」

保鏢聳聳肩膀,無所謂的樣子。他生在英國長在英國,認為這裡就是家,也聽不懂漢語。

「等開完會,可以進去看看。只是,人的精力有限,一輩子也掌握不了裡面的內容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錯,如果人的大腦被開發出來,據說可以裝得下五十個大英博物館。」

苗霖大有深意,周軒沒坑聲,人們對於大腦潛能的開發永無止境,就像是周軒與生俱來的過目不忘的本領,就是個難解的謎。

只是,在周軒看來,即使擁有特長,也無法將大英博物館中所有的知識都存到大腦里。

抬腕看了看手錶,苗霖又用英文說道:「去拉普爾區。」

「這又是什麼景點?」周軒笑問。

「不是景點,是倫敦的富人區。在那裡居住的人,是真正的上流社會,出身高貴,現在又有突出貢獻的人。像國內那種暴發戶類型的人,有錢也住不到這裡來。」苗霖解釋。

虞江舟實在忍不住了,「說誰是暴發戶呢?苗苗,你又是什麼出身?」

「呵呵,我沒有出身,印象當中小時候生活在一個破舊的小院落里,晚上睡覺總怕上方屋頂會倒塌。」

哼,無敵了!虞江舟直翻白眼。

拉普爾區的每處院落都像是一件藝術品,修剪規則的草坪,各色的大朵鮮花,還有被綠色植物覆蓋的整棟房子。出入其中的人優雅而又安詳,臉上帶著滿足的笑容,就連手中牽著的寵物,也是頭顱高昂,邁著慵懶的步伐。

「Stop!」

在一處院落前,苗霖讓停下來,防彈賓利立刻停靠不遠處,車窗隨即落了下來。

莊重古樸卻又充滿靈動的各種色彩,白色鐵藝欄杆,花朵造型草坪,坡頂淡紫色牆體鑲嵌雪白的窗戶。

周軒凝望此處,這哪裡是居住房屋,簡直就是色彩的樂章,住在這裡的人一定是心情愉悅,走在院中就想要翩翩起舞。

透過欄杆,周軒看到裡面有個角落被圍了起來,儼然一個小型的童話世界,還有幾個真人大小的童話中的人物。

「太美了,我要去拍照!」虞江舟忍不住要推門。

「別動!」苗霖低聲喝止,又看了看錶,虞江舟納悶問:「你在等人嗎?」

「我的一位偶像住在這裡。」

「偶像?男的女的?」

「男的,很帥氣。」

「軒,苗苗過分了,你也太寵著她了。守著你,就說喜歡別的男人!」虞江舟不甘心嚷嚷。

噓,苗霖又輕聲制止,說話間,一輛黑色勞斯萊斯駛了過來,速度非常緩慢,像是擔心驚著誰一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