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449章 桃花開了禍事來

第449章 桃花開了禍事來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8-03 11:56  字數:2442

哼,苗霖鼻腔哼出一股冷風,讓曾宇沒來由打了個寒顫,梗著脖子不看她。

「在國內被追捧,可惜啊,也不過淪為外資企業的助理而已。年薪提高了,但對於公司總規模,卻又少得可憐。賢士公司待遇相對低,但頗有誠意,針對國內情況,也不算少。」苗霖說道。

「苗總,我可聽小陳他們說了,您才是投資界的高手。干咱們這行,不能拿著迂腐的資產姓氏問題難為自己。再說了,澤邦投資的都是本土企業,沒有一分錢投給外企,用老外的錢,發展本土經濟,何樂而不為?」曾宇很健談,嘿嘿笑道:「咱們力量再大,還能大過政府?政府都認可接待了,其他的就要放一放。」

「曾助理,說吧,來這裡想幹什麼?」周軒開口問。

「我們澤邦公司願意收購賢士公司!」

室內立刻死一般的沉寂,門窗關閉狀態,耳邊卻像有狂風在吹,那是憤怒的心臟高強度工作擠壓血管的躁動。看到周軒面色鐵青,曾宇想笑,但嘴角咧開分明是哭相,很難看,只能怏怏閉上嘴巴,在心裡給自己打氣,有錢不怕!

「澤邦收購賢士,曾助理,你認為能成立?」周軒問。

「錢的事好商量。周董,實不相瞞,我是這麼想的,投資公司有效益還好,若是沒有,就會引發提現風潮,那樣就會一垮到底。我們董事長說了,資金能退就退,還願意留在賢士公司的,大可轉交澤邦來打理。」曾宇講了好半天,口乾舌燥,對方也沒有茶水,咽了口口水,又接著說道:「至於您和苗總,我們董事長還是非常欣賞的,希望能到澤邦工作,待遇好說。」

「曾助理,賢士投資因何成立,這筆錢的用途你應該看過新聞。就算是我答應,政府能同意嗎?」周軒又問。

「不就是暗物質實驗室建設嘛,澤邦也會大力支持。周董,實驗室花錢似流水,十億隻是初期,既然是造福全人類的科研成果,又何必在意是誰投資。總不能因為保守固執,就成為阻礙科學發展的千古罪人。」曾宇侃侃而談,似乎還表現出很大誠意。

周軒看著曾宇的臉,突然說道:「桃花開了禍事至,直教豪傑變愚夫,可惜了!可悲!」

周軒說完,曾宇愣住了,久久才問道,「什麼意思?」

「苗總,你帶著兩位經理跟其他員工敘敘舊,我想和曾助理單獨聊聊。」周軒回頭道。

好!苗霖起身,兩位經理連忙跟著起身,心裡發怯,硬著頭皮跟她回到以前的辦公室。曾宇對此不擔心,有什麼比高薪更吸引人,收購賢士非一朝一夕,那就先從內部搞垮他們,搶他們看好的項目,挖走他們公司的人才。

苗霖帶著二人並沒有去工作區,而是來到鄭向北的辦公室門前。都知道鄭向北是賢士公司的法律顧問,兩位經理面面相覷,遲遲不敢進去。

苗霖敲開屋門,又繞到兩人後面,照著後脖頸輕輕拍打一下,兩人一個踉蹌前撲,很是狼狽的闖進去,汗都流了下來。

鄭向北有些吃驚,還不知道兩位經理離職的消息,詫異問道:「陳經理,陸經理,你們找我有事兒啊?」

「沒,沒事兒,是苗總帶我們來的。」陳經理抹了把汗說道。

「老實交代吧。」苗霖站在一旁,冷聲說道。

「交代什麼?」陸經理顫聲問道。

哼,苗霖不屑一笑,開口問道:「鄭主任,違背聘用合同,私自接除聘用關係,並且未按照合同約定的一年期限,立刻到同行業公司工作,怎麼處理?」

「這個嘛,自然要遵照合同約定,賠付違約金。另外,如果造成重大損失的話,還可以提起訴訟。」鄭向北說道。

「我們可以賠償!」陳經理直著脖子說道。

「呵呵,那得等你的新東家發工資吧?現在拿得出嗎?」苗霖翻開手機,裡面就有合同的具體條款,違約金是已支付所有工資的三倍,並且承諾離開現有同行業公司。

「這是霸王條款,還能不讓我們吃飯了?告到法院也贏不了。」陸經理振振有詞。

「好,先不說這條。鄭主任,剽竊商業機密,並且有意泄露給同行業,處於競爭狀態的公司,並且從中受益,這怎麼處理?」苗霖又問。

「這是典型的泄露商業機密罪啊,要處罰金,視情節而定,也要承擔相應的刑事責任,起碼要三年。」鄭向北正色道。

汗如雨下,臉白如紙,就是形容目前的兩個人。陳經理有些虛脫,顫抖著說不出話來,陸經理尚可,無力辯解,「我們沒有做泄露機密的事情,苗總,可不能栽贓陷害。」

「你們的工作郵箱以及通信號碼,都是公司統一分配。怎麼,需要更多證據嗎?」苗霖淡淡道。

「苗總……」

「另外,這些是不是你們的私人號碼和郵箱?」

苗霖又打開手機上一張圖片,陳經理頭一沉,差點沒暈倒,砸在陸經理身上,兩人坐著久久不語。

「苗總,你,你這是犯法的!」陸經理努力維持淡定。

「還知道犯法?以其人之道還其身,就看誰能把痕迹抹乾凈。」苗霖哼笑。

陸經理也頭沉了,抱住腦袋唉聲嘆氣。鄭向北大感意外,這兩人都是投資界的精英,當熟知這方面的法律,怎麼還會幹這麼糊塗的事情。

「兩位,這麼做面臨的後果非常嚴重。我想,你們之前一定有苦衷吧?」苗霖問道。

兩人都不說話,耷拉著腦袋徹底蔫了,苗霖坐在一旁,「不著急,慢慢想,想明白再告訴我。」

進行激烈思想鬥爭的不只有這兩位經理,還有周軒辦公室里的曾宇,此時是大汗淋漓,心亂如麻,還有眼淚在眼圈裡打轉。

周軒告訴曾宇,從他的面相看,眉梢隱隱有赤紅之色,此為桃花劫。

是個男人都希望命犯桃花,雖然都有桃花兩個字,桃花運和桃花劫的區別很大,桃花運是風流美事兒,而桃花劫則是不折不扣的禍事。

「曾宇,落入陷阱被人要挾的滋味不好受吧?還要被人隨意驅使,說違心話,辦違心事,良心有沒有感覺不安?」周軒平靜的問道。

,請訪問手機請訪問:

本站重要通知: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,無廣告、破防盜版、更新快,會員同步書架,請關注微信公眾號扒書網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