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442章 私人聯誼會

第442章 私人聯誼會 (1/2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8-03 11:56  字數:2389

終於排隊到了病房門口,正在裡面的丁衛看到劉浪覺得眼熟,突然想起來,他是跟周軒一起來的,連忙問周軒是否也跟著過來了。

很快,病房前長長的隊伍被清散,有人過來把周軒畢恭畢敬的迎進去。

「周軒,過來了怎麼不說聲,還排什麼隊啊!」丁衛很開心,上來就是埋怨。

臉色有點蒼白,但周軒猜這跟病情無關,應該是內心焦慮,寢食難安造成的,簡單說,就是自己嚇唬自己的後果。

「丁總這麼忙,不好打擾。」周軒客氣道。

「忙個屁啊,實在是太閑,有人來就能聊兩句,好打發時間。唉,天天輸液十二個小時,一瓶接著一瓶,都躺的長毛了。」丁衛說道。

「雖然病情控制住了,但還得繼續靜養,除非緊要工作,其餘的都往後拖拖吧。」周軒建議。

「都聽到了嗎,以後別讓他們來了!」丁衛下達指示,立刻有人去張貼通知,並且關上了病房門。

丁衛說,為避免打草驚蛇,自己並沒有對外說實情,隨便找了個住院理由。但警方的調查已經有了眉目,毒源來自於一瓶空氣清新器。

裡面有斷腸草提煉液,長期使用,對呼吸道有腐蝕作用,進而會影響到血液,等到發現病情嚴重時,只怕已經發生多器官衰竭,不死也是苟延殘喘。

因為清新器是密封壓縮的,又是通過正規渠道購買,哪裡會想到是這東西出了差錯。有一樣丁衛做得還不錯,老爸在國外奮鬥,正處在洽談核心業務的關鍵時刻,他已經擺脫險境,還是想等他回來再說。

「熟悉我的生活習慣,對家庭情況也摸得透清,大致已經鎖定了目標。」丁衛咬牙道。

「是個女人吧。」周軒淡淡道。

丁衛猛然坐起身,拍著雙腿惱道:「就是個女人,唉,最毒不過婦人心,貪心不足啊!」

因愛生恨,丁衛流連花叢,難有真心,難免會遭來忌恨,以至於引發今天的劫難。周軒頓了頓,說道:「丁總,你把我留下,除了社區那件事,一定還有其他要求吧?」

病房內也沒外人,丁衛直接說道:「我想讓你幫我看相!」

這個還真不能心急,人的面相氣色細微難辨,現在丁衛處於病中,心情也不佳,會對氣色造成一定影響,不是看相最佳時機。

「報酬不是問題,你隨便開價。」丁衛大咧咧道。

「丁總,還是等你身體和情緒平穩下來再說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怎麼,我快死了?」丁衛一下子緊張起來。

「不是,我可以明確告訴你,你有長壽相,壽命不是問題。現在比較倉促,而且還要看社區風水,到時候一起吧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我家有長壽基因,我爺爺活了九十多歲。」還沒說什麼,丁衛就豎起大拇指。

「另外,這兩天要絕對靜養,手機也要距離身體兩米以外,少打電話,沒用的電話也少接。」周軒提到重點,虞江舟差點沒笑出來。

丁衛對周軒的話言聽計從,壽元未盡這話是他最想聽到的,一切工作暫停,等他可以自由行動時再說。

對於周軒能親自來看望,丁衛表現很開心,而周軒也沒想真來看他,不過是想要睡個好覺,跟一個大男人煲電話粥實在是浪費感情。

「周軒,在首陽也挺無聊的,這裡有張邀請函,好多名媛明星,你去湊個熱鬧吧。」丁衛給了一張精緻的邀請函,是個私人舉辦的聯誼會。

「我們哪有時間,你自己留著吧!」虞江舟立刻提出反對,那種聯誼會她去過,是富人的遊樂場所。

「閑著也是閑著,看看景也好。」周軒呵呵一笑,答應了。

「嘿嘿,還是男人懂男人。」丁衛一臉壞笑,「江舟,你要不放心也跟著去。」

虞江舟沒好氣翻白眼,之後丁衛又給了周軒一張隸屬浩宇集團的名牌服裝店貴賓卡,一定要挑最貴的燕尾服,穿最名貴的皮鞋,還要做最貴的髮型。那可是富人云集之地,穿寒酸了會被笑話。

離開醫院,虞江舟抱怨道:「周軒,你不要被丁衛帶壞了,那個圈烏煙瘴氣的,處處都是攀比。不是我說你,你這種身價的,會是自取其辱。」

劉浪也附和道:「要我說就別去,在那個地方,花錢似流水,在那裡結交社會關係得靠錢砸,有了項目拿不出錢來,立刻一拍兩散。」

周軒當然有自己的打算,這次聯誼會邀請群體多樣化,他對別的不感興趣,這裡面可能有歌星和知名的經紀公司。

歐強的妹妹歐倩倩,一直想走明星路線,需要這樣的打造包裝,如果能讓歐倩倩向前跨出一步,也是周軒所希望的。

聯誼會定在明天下午,而此時周軒還不知道燕尾服是什麼意思,好在有虞江舟打點。開車來到專賣店,周軒終於知道燕尾服是什麼意思,前短後長,拖著一條燕子尾巴。

優雅漂亮的服務員迎了上來,得知是丁總的朋友,立刻為周軒測量尺寸,承諾用最快的速度,最優質的質量作出得體服裝。

「多久能做好?」虞江舟問道。

「很快的,半個月就好了。」服務員說道。

「開什麼玩笑,明天就用。」虞江舟說道。

服務員愣住了,做燕尾服不是簡單的剪裁縫製,需要在國外定製再郵寄到國內,程序複雜,但質量無可挑剔。

「小姐,咱們店裡的燕尾服都是羊毛與馬海毛混紡的,工序十分繁瑣,半個月已經是最快的了。」服務員為難道。

劉浪哼笑一聲,不客氣道: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