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438章 必須去醫院檢查

第438章 必須去醫院檢查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8-03 11:56  字數:2508

噗!

一道綠箭空中急速拋出,划出長長的一個拋物線後,正好落在追上來的保姆胸前,黏糊糊一攤綠屎。

嘿嘿,丁衛笑了起來,保姆一臉狼狽,不敢埋怨,也跟著傻笑。

突然,周軒拿起桌上水果刀,直奔保姆而去,抓起她的衣領就割了下去。

「喂,不至於償命啊!」

此情此景,讓丁衛也嚇傻了,開除就是了,用不著殺人啊!

當然不是殺人,手起刀落,唰唰幾下,保姆的上衣很快被周軒刺破,掉在地上,只穿著一個內衣。

保姆驚恐地捂住胸部,卻沒有叫出來,還帶著幾分羞赧,天生麗質難自棄,被帥哥看上了。

苗霖三人也愣住了,這個保姆四十多了,相貌平平,身材臃腫,周軒哪根神經出問題了,竟然當眾把她給扒了?

「快去把這件衣服銷毀,有毒!」周軒沉聲道。

所有人都驚呆了,丁衛不可思議地問道:「周軒,你什麼意思啊?」

「不想死,就照我說的做!然後,整間屋子也消毒,丁總,這裡沒法呆了,換個地方吧,去樓頂!」周軒不容置換。

不像是開玩笑,丁衛口裡嘟嘟囔囔,但沒有不惜命的人,還是又折返回樓頂,樓下房間全部進行消毒處理。

來到樓頂,丁衛還在疑惑當中,「周軒,你搞什麼啊?看風水本來就沒指望你,不用這麼做。」

「將你閨女放下吧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為什麼?」

「看你是否中了毒!」

「嘿嘿,本公子皮膚猶紅似白,精神抖擻……」

一個箭步上去,周軒扣住丁衛的手腕,脈象急促,但力道很弱,沉聲問:「最近一個月可有心慌氣短的現象?」

「沒有啊,氣息平穩,天熱了,心率快點也正常,呼。」丁衛皺眉深吸一口氣,總覺得氣息不勻,非得大喘氣才舒服。

「食欲不振,萎靡頭痛?」

「沒有啊。」丁衛嘴硬,看到桌上還擺放的糕點,莫名有點噁心,自我安慰,精神作用。

「四肢無力,昏沉嗜睡?」

「我從小就嗜睡,你別裝神弄鬼了!這號江湖術士,我見得多了!」

「走兩步!」

「憑什麼啊?」

「走兩步!」

走就走!丁衛心虛了,懷裡的寵物貓離開那間屋子就安靜很多,自己何嘗不是這樣,一進屋就覺得發悶。

邁開腿走起來,丁衛額頭開始冒汗,怎麼總覺得雙腿像是灌了鉛。

噗通,丁衛坐在躺椅上,擦擦虛汗,擠出一絲笑容,「周軒,你到底想要說什麼啊?是不是還惦記洽談,咱們可以繼續嘛。」

「談不了了,丁總,你的寵物中了毒,所以才會拉出那樣的大便,而你整日與它接觸,看你眼下黑沉,也有中毒跡象,還是去醫院檢查下吧。」周軒直言道。

全場嘩然,苗霖也有些疑惑,太離譜了吧,看風水還能看出病來。

「你,你嚇唬誰呢,我接觸多,還能有保姆接觸得多?」丁衛想到一個關鍵問題,得意洋洋反問。

「她們可沒把貓狗當兒子閨女看待,抱在懷裡最多的就是你。」周軒想了想,又說道:「最好都去檢查下。」

「我,我肚子疼!」那名叫小勤的捂著腹部哎呦。

「真他媽噓呼,不說也沒事兒!」丁衛呵斥道:「行吧,先談完乾亨元的事兒,我再去醫院檢查,我知道你還惦記剩餘的四百萬。」

「丁總,我怕今天跟你談完了,那四百萬就要不回來了。聽我一句,趕緊去醫院,就當是常規檢查,又有什麼不好呢?」周軒正色道。

「好,你先別走,等著我檢查結果!」

丁衛帶人火速趕往醫院,而周軒則回到了酒店等待消息,關上屋門,苗霖問道:「軒,你說他中毒了,是真的嗎?」

「是真的。」

「家大業大,丁衛又不務正業,難免與人結仇。只是不知道什麼仇家,想要神不知鬼不覺的下毒要他的命。」苗霖淡淡道。

「也是他命不該絕,能富甲一方,也非等閑之輩。」周軒笑問:「江舟到底跟你說了什麼,讓她這麼討厭丁衛。」

呵呵,苗霖笑了,原來虞江舟看到一副極為壯觀的場面。

有天聚會夜店,喝到很晚,虞江舟準備回去時,剛打開車燈,就看到牆角一排六個喝多的女孩子小便,旁邊還有個站著噓噓的男士,就是丁衛。

六個女孩子尖叫著提上衣服就四處跑,丁衛卻厚著臉皮堅持方便完,還想來跟虞江舟套近乎,噁心的她猛踩油門火速離開。從那以後,看到丁衛,就想到六個屁股。

哈哈哈,周軒笑翻了,虞江舟有生活和精神雙重潔癖,這樣的風流男人是入不了法眼的。但是富家子弟紙醉金迷的生活也是臭名昭著,這些女孩子中或許就有盼著飛上枝頭做鳳凰的,最終都被拋棄,難免忌恨。

兩個小時後,周軒手機響了,上面是個陌生號,末尾五個八的靚號,非富即貴。

喂?

「周軒!」一個帶著哭腔的男人,「我是丁衛啊,血液里查出來了,大小便沒有,說明是化學物質中毒。目前是中輕度,但肝功能已經開始不正常,醫生說再晚兩個月,我可能就要廢了。」

「應該沒那麼嚴重,死不了的。」周軒安慰道。

「什麼啊,是要太監了,以後對女人再沒興趣!」丁衛嗚嗚道:「周軒,你可是我的大恩人啊。」

「查明毒源了嗎?」

「還沒有,已經立案了,媽的,等老子查出來這個害人兇手,看我不弄死他!」丁衛破口大罵。

「可以先從寵物查起,對方可能是近不了你的身,所以才從兩個寵物下手的。而它們體型較小,又是首發源,所以癥狀也明顯些。」周軒提醒道。

「好好,就照你說的做。到了醫院看到來醫院打疫苗的保姆了,我也出錢讓她做了檢查,比我輕點兒,打幾天吊瓶就好。」丁衛說道。

「不錯,做得很好。」周軒讚許道。

「那我這樣算不算積德行善?老天得給我記上一筆吧?」丁衛試探問。

「呵呵,積德行善要發乎於心,不能為了回報。」

「我現在很需要回報啊,我還這麼年輕,不想死啊,更不能沒女人。唉,人家說得對,家有一老是一寶,我爸非要讓你來看風水,原來是老天讓他救了我,我對不起我爸啊!我的爸呀!」丁衛大哭起來,連一米外的苗霖都聽到聲音,煩的直皺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