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433章 一百零八粒金珠

第433章 一百零八粒金珠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7-13 05:11  字數:2315

等來到安如山窄小簡單的辦公室,他就把門關上了,坐定後,剛要說話,卻看了苗霖一眼。

「安大哥,苗苗不是外人,有什麼儘管說。」周軒道。

「那好,這次出土,不,是出山十噸黃金,純度較高,能達到百分之九十。」安如山說道,周軒點點頭,「我在裡面聽說了。」

「其實,除了黃金,還有一個神秘的黃金盒子,這麼大!」安如山雙手張開比划了下,字典大小。

「裡面裝了什麼?」周軒敏感問道。

「金珠!」

「什麼花紋印記?」

「沒有,溜圓的金珠!」安如山激動道:「整整一百零八粒!」

「這有什麼稀奇的,還能有十噸重?」苗霖不以為然,不管是什麼形狀,都是金子,而且還沒有任何印記,拿到古玩市場也沒法證明就是古代的東西。

周軒卻想到了什麼,問道:「這個數目很講究啊。」

「我就說你是這方面的行家,一百零八粒,每粒都是三寸六的尺寸,實心的。而且,說是金珠只是表面看上去比較像,專家還沒做鑒定,但從經驗談,明黃中帶著些赤紅色,材料一定極為特殊。」安如山興奮道。

「再特殊也是國家的,安大哥,你跟著高興什麼勁啊?」苗霖呵呵笑,跟著周軒一起稱呼大哥,倒也顯得十分親近。

「苗苗,尺寸和個數都符合易之術數,絕不是隨便打造的。」周軒解釋道。

苗霖若有所悟,安如山也附和道:「我也是這麼想的,當然,這些暫時不對外公開,只要老弟知道就好了。利市長態度很明確,要為臨海爭取下這批資源,這樣,咱們如果搞研究的話,就有近水樓台的優勢。」

「好,那安大哥就多留心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呵呵,我這個工作啊,工資不高,工作不忙,但好歹也是正規單位,還能和那些專家們說上話。一有消息,我就通知你。」安如山又忙不迭地打開電腦上一份文檔,是他最近寫的書,「老弟,咱們之前商議的那本古代星象學的書,我已經開了個頭,給你發郵箱一份,抽空指正。」

「哈哈,這個好啊,將原本缺失的部分都找回來!」周軒也很開心。

「我閑著也是閑著,多寫,主線還得由你來把關。」安如山感慨道:「真好,現在才覺得活著有意義,否則就是熬到退休。」

安如山留兩人在這裡吃飯,期間又滔滔不絕談論了許多關於星象學的東西。苗霖聽公司人議論過,商總監的老公是個普通小幹部,挺普通的,但是現在看來,那是沒有找到自己的定位,想必周軒已經讓安如山找到了自信。

飯後離開時,周軒善意提醒肖億現在賢士公司上班,是自己的主意。安如山卻大大咧咧表示不在乎,小紅才不會看上他,而且在賢士公司,他一百個放心!

觀象山施工挖出黃金,這條消息迅速佔據各大頭條,被人們所津津樂道。而探秘一號卻有補充報道,那就是此地為周軒所選,文中還舉了個例子,大周女皇武則天為乾陵選址,派出了袁天罡和李淳風兩人。

兩人分別以銅錢和髮針做記號,事後人們驚訝的發現,髮針就插在土中的錢孔之中,武則天龍顏大悅,當即就確立了陵墓建在此處。

古今對比,周軒選址,隧道恰好打通了地下秘洞,與古人做法有異曲同工之處。文中還暗示,袁天罡和李淳風都為唐代著名大術士,周軒的水平不亞於二人。

可想而知,人們對於周軒的興趣遠大於那十噸黃金,而名利二字緊緊相連,有名就有利。

服務公司忙起來,歐強手拿兩個手機,還要接聽座機,全都是找周軒看風水的,還有不少外地人。

苗霖建議,外地的先不要接,需得是了解清楚對方底細。首陽的可以優先考慮,距離近,出錢多,而且還有虞江舟長期居住在首陽,出現什麼問題也好解決。

投資公司這邊申請數量隨之水漲船高,本市還是稍有大企業加入進來,但同樣是外地的申請提高了,審核工作變得更為複雜。

周軒接連幾次霸佔熒屏,熱度難減,想要退出人們的視線已經很難了。成為臨海大明星,也會帶來一些苦惱,一舉一動都會受到關注,走到哪裡都能看到有人拍照。還是苗霖有先見之明,居住地遠離喧囂,能在夜晚讓人享受珍貴的安寧時光。

「苗苗,現在你看見了吧,挖隧道挖出黃金屬於偶然事件,恰好讓我碰到而已。但是傳出去,我就成了神人。」床上,周軒摟著苗霖嘀笑皆非。

「呵呵,是啊,如果是以前,我可以因此斷定你就是個正常人。只可惜,我現在該退的都退了,說的話沒人相信。」苗霖笑吟吟揚起臉。

「但是他們不這麼想,還以為你發現我什麼特別之處,想要獨享成果。」周軒開玩笑,順勢在挺翹的鼻子上颳了一下。

「我可以獨享你一輩子嗎?」苗霖翻身趴在周軒身上,清澈的眼睛看著他。

「一輩子多久?」周軒笑問。

「百年啊!」

「我許你兩輩子,可好?」

苗霖撇嘴一笑,嗔道:「誰能活兩百歲,吹牛!」

「簡單,我們把每天過成兩天,不就可以做到了嗎?」周軒輕柔整理苗霖額前垂落的秀髮,眼中滿是寵溺,看不夠,愛不夠。

苗霖被逗笑了,小下巴頂在周軒胸前,讓人全身發癢,「一天二十四小時,無論如何也變不成四十八小時。」

「但是,每晚一次,可以變成兩次。」

周軒猛然翻身,強壯的身軀壓了下去,一雙玉臂環繞,室內春光旖旎,情到深處,床頭手機突然響了,是苗霖的。

拿起一看,苗霖臉色微變,「我去接個電話。」

好。

苗霖下床去了衛生間,還把門關上了,但在關門的那一瞬間,周軒清晰地聽到一個字,爸。周軒相信自己不會看錯,苗霖父母都已經離世,這個父親又是何許人也?

常聽說漂亮女孩子會認有錢有勢的乾爹,苗霖到底在跟自己隱瞞什麼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