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425章 日久生情

第425章 日久生情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7-11 09:35  字數:2438

聊了很多,沒人管飯,周軒和劉浪準備回去,劉浪半扭著頭瓮聲道:「大哥,這些年你很操勞,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,不用客氣。」

劉志哼笑兩聲,「你從哪裡看出我操勞來了?」

「咱倆才差幾歲啊,站在一起像是兩代人!」劉浪翻著白眼。

劉志嗤之以鼻,還是沒正形,也就是當個司機最適合他,幹不了大事。劉志倒是對這個剛認下的小弟寄予厚望:「周軒,不要有顧慮,我可以做你的後盾。」

「大哥,那麼多企業家都聽你的,應該掌握不少秘密吧?」周軒開玩笑道。

「他們總來,想不知道都難。」劉志呵呵笑了。

「大哥不是不常在嗎,怎麼還能聽到?」周軒又問。

「你們要是太閑了,今天正好有講座!」劉志拉下臉。

「不閑,忙得很。大哥,我們走了啊,改天去公司,我們請客,絕不會像你這麼小氣!」

劉浪拉著周軒連忙逃了,笑了一路。劉志背起手看著屋門的方向,有陽光招進來,微微笑了。之後劉志給助理打電話,讓他把所有會員的資料都拿過來。

很快,臨海企業家內部傳出一個驚人的消息,劉浪居然是劉志的弟弟!親弟弟!劉浪是誰?有些人知道是曾經的賽車手,更多人知道他是賢士公司董事長的司機!

風波未平,又有個消息傳出來,周軒是劉志的結拜小弟!

劉志是周軒大哥,劉浪給周軒開車,企業家們終於意識到一個問題,核心人物就是周軒啊!

賢士公司再度成為關注焦點,一些企業利用投資做幌子,爭相與周軒套近乎,短短一周時間,又吸納了十億的資金。

如果在賢士公司剛成立時,周軒一定會為這個數字歡欣鼓舞,但如今,這些錢距離澤邦的五百億,還是小船和航空母艦的區別。

最為關鍵的是,這些都是企業家礙於劉志的顏面送來的,不求大賺,但求保本,並非是對周軒有投資信心。

「消息是大哥放出去的,這是想要幫咱們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我還是很佩服他的,老爺子臨終也不過給他兩個億的資產,現在在他手裡卻發揮了作用。得操多少心,才能讓那些企業家都聽他的,來給咱們送錢。」劉浪感慨道,比較之下,自己混沌度日,一事無成。

「呵呵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命運,你那幅畫,現在也增值了。」周軒調侃道。

「嘿嘿,坐享其成,還是不要讓劉老大知道了吧。」

感謝的話,對於劉志不必多說,干出點成績是最好的回報。但是眼下,這些企業家寧肯送來錢,也沒有一家申請投資,這不是周軒想要的結果。

找苗霖來商議,員工卻說苗總出去一上午了,至於去做什麼,她沒說。

直到下午下班,苗霖還沒有回來,平時她不會無緣無故的離開,周軒撥打她的電話,居然是關機狀態,心頭隱隱升起不好的預感。

「三弟,下班了!」神采奕奕的劉浪來叫周軒,稱呼都換了。

「苗苗還沒回來。」周軒臉上罩著一層烏雲。

「我看在臨海,只有她欺負別人,三五個男人根本近不了她的身。」劉浪深知苗霖的厲害,不以為然。

周軒可不這麼想,他擔心苗霖會再次不告而別,更擔心她遇到危險。

在辦公室等了半個小時,周軒有些坐不住,又來到樓下打聽,是否看到苗總出門。倒是有人看到苗霖上午出去,但去了哪裡沒人知道。

周軒越發擔心起來,又去監控室查看地下車庫的監控錄像,只是看到她開車出去,其餘的線索沒有。

周軒拿起電話打給喬三:「三哥,你派幾個小兄弟去車站碼頭還有飛機場盯著,發現苗總的蹤跡立刻通知我,如果她要離開,一定想辦法把她留下。」

「兄弟,苗總怎麼了?捲款跑路了?」喬三傻傻問。

「怎麼會,照我說得做吧!」周軒沒法解釋。

喬三立刻著手去安排,劉浪有些迷糊,一天不見而已,公司又沒有出現異常,周軒表現也太緊張了吧,不由問道:「兄弟,你是覺得苗霖遇到了麻煩?」

「是。」

「也對,沒聽說苗霖有什麼親人,孤苦伶仃的,也挺不容易。」劉浪勸說道:「兄弟,苗霖的東西都還在辦公室呢,可能有點緊急情況,手機又恰好沒電,明天再說。」

外面天色開始黯淡下來,苗霖獨自在外,周軒如何能等到明天?不行,去找她!

「劉哥,你先回家吧,我去找找她。」周軒起身就往外走。

「上哪裡去找?」劉浪不同意,他還要負責周軒的安全,「要去,我也得跟著你一起去!」

「如果聯繫上苗苗,我的安全也沒有問題,不會有事兒的。」

不由分說,周軒已經走出辦公室,劉浪怎會自己先行回家,緊緊跟在周軒後面。來到地下車庫,周軒剛發動車子,突然一輛熟悉的轎車行駛過來,正是苗霖的座駕。

周軒心頭砰然一動,定睛一看,坐在駕駛座上的就是苗霖!將車停穩,苗霖有些疲憊的下車,卻看到不遠處站著一個人正看著自己。

「軒,今天又加班啊?」苗霖問。

周軒一言不發,幾步衝過去,將苗霖抱在懷中。苗霖掙扎幾下,嗔道:「發什麼神經病啊!」

「苗苗,我今天感到害怕了。」周軒喃喃道。

「為什麼?」

「我怕失去你。」

苗霖眼圈一紅,伸手也環住了周軒的腰,閉上疲憊的眼睛,小聲道,讓我好好歇歇。坐在商務車上的劉浪嘿嘿一笑,從另一側繞路離開。

擁抱了好久,兩人才分開,苗霖抬起頭,微微嘆口氣,「以前不覺什麼,人這輩子怎麼不是過,但一旦動了俗念,便會覺得自己的缺陷太大。」

「人和人之間的感情不同,有的人是一見傾心,有的人是日久生情,或許後者更讓人難捨難分。」周軒說道。

有大顆的淚珠在眼眶打轉,周軒手指划過那張冷艷的臉龐,「不要為難自己,想哭就哭吧。」

「哼,我是風雨中成長的野草,比不得溫室里嬌滴滴的校花。野草依賴大樹,但也頑強生長,而校花遇到更大的溫室,就會忘了當初的土壤。」

苗霖的暗示,周軒聽得明白,只是點點頭,這才問到,苗霖這一天都去了哪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