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424章 一笑泯恩仇

第424章 一笑泯恩仇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7-11 09:35  字數:2318

有人戲稱這裡是迷宮,比喻倒也很形象。

小型酒吧、咖啡屋、撞球室、圖書館、培訓室、頂級商務室等等,可謂是應有盡有。為保護來此企業家的**,又要做到相互獨立,互不打擾,走在裡面,如羊腸小徑,方向感差的只怕真的會迷路。

隨處可見身穿職業裝的女秘書,落落大方,不卑不亢,她們會陪伴著那些企業家們,提供最優質的服務。

來到劉志辦公室,二十幾平的房間,只有書架和辦公桌,可見在此他是不接待客人的。劉志讓人搬來兩把椅子,關好門,又屏蔽了信號,這才坐下來。

劉浪將手揣兜里,四處溜達了幾圈,嘿嘿笑了:「賺那麼多錢有個屁用,這辦公室還沒我的大。」

劉志面沉似水,不理劉浪,對周軒道:「周董,大可放心說了。」

「曹蔭天已經供認不諱,劉哥那次的賽車事故是人為製造,他是主謀。」周軒言簡意賅。

「果然是他!」劉志拳頭重重砸在桌子上,咬牙道:「這小子真是膽肥,敢動我的兄弟,如果他還在外面,我一定活剝了他。」

「劉總,你也調查過此事?」

嗯,劉志點點頭,說道:「自從劉浪出事後,我一直在查,不能大張旗鼓,只能秘密進行,發現了很多疑點。」

「警方的話靠譜嗎?怎麼會是曹蔭天?他是官二代,又有錢揮霍,為什麼要害我?如果我死了,那可是故意殺人罪啊!」

劉浪有些懵了,說話都不利索,一直以來,他都認為是劉志做的,結果劇情大反轉,是曾經的跟班小弟,無論如何也想不到是他。

劉志眉頭擰成個疙瘩,冷聲道:「你就這麼盼著是我?哼,曹蔭天是官二代,難道我比他還蠢,非得去害你?」

「我,我不是那個意思。」劉浪撓撓頭,不可置信道:「曹蔭天當時只是個小跟班,我死了對他有什麼好處?你,你不是那個很想我死嘛!」

放肆!劉志眼中發出寒光,到底有長兄氣度,劉浪撇撇嘴,不再吭聲了。

「蠢貨,這都是你的想當然,我是罵過你,但說過要你死嗎?倒是你,沒腦子!」劉志惱道。

「除了副市長公子,曹蔭天還有一重身份,是國際上某個神秘組織的成員,在國外接受過嚴格培訓。他確實跟劉哥沒有深仇大恨,劉哥也沒有得罪那個神秘組織,但是他們卻在劉哥那場比賽上下了賭。劉哥意外出局,為曹蔭天和背後的珠子,謀取了巨額利潤,這才是曹蔭天原始財富積累的重要來源。」周軒解釋道。

兄弟倆都沉默了,片刻後,劉浪剛想要發作,劉志指著他鼻子,語音帶著威壓,冷冷道:「要吼外面去,這裡是我的辦公室。」

我,我,劉浪支吾兩聲,深吸一口氣,到底給憋了回去,心裡把曹蔭天給罵了一萬遍。

關於這個神秘組織,劉志沒有深究,自然也不希望自家兄弟參與過多。

「兩位哥哥,長輩們都已經離開了,他們之間的恩怨或許化解不開,但我想,沒人希望你們兄弟手足相殘,因為你們身上流著同樣的血。」周軒微笑道:「現在,真相大白,不如握手言和。」

劉志哼笑一聲,原來周軒此次是來說和的,劉浪也是鼻孔朝天,罵了這麼多年,猛不丁發現罵錯了,老臉沒處擱。

「我無所謂,沒這個兄弟也不差叫哥的。」劉志淡淡道。

「我也不」劉浪漲紅著臉揮揮手,剛要說狠話,被周軒攔住,勸說道:「劉哥,哪有跟自家兄弟還要面子的,喊個哥有那麼難嗎?」

「我喊了,人家給二臉,這不發賤嗎?」劉浪眼睛斜著瞥,周軒呵呵笑,得知真相,劉浪是如釋重負,從他內心深處,也不希望真的是劉志所為。

「就看不上你這樣,二弟!」劉志痛痛快快喊了一聲,臉色陰沉道:「老爺子臨終前交代過,血濃於水,讓我對你多照顧。」

「老頭就是沒看起我,為什麼不是讓我照顧你啊?」劉浪直著脖子犟嘴。

「你當時哪裡讓人看得起了?沒有老爺子暗中參與,你能當賽車手?不去睡大街就好了!」劉志擺擺手,說道:「老二,隨便你怎麼想,我沒排斥你。」

「大,大哥!」劉浪磕磕絆絆終於喊出聲,還在抗議,「二弟就二弟,別喊老二行不行,我討厭這個稱呼。」

相逢一笑泯恩仇,兄弟握手言和,周軒也是開心無比。

沒有感人的煽情場面,只是簡單的握手擁抱,就各自坐下,但今天對於兄弟二人來講,都如同卸下了多年的千斤重擔,是個不平凡的日子。

「大哥,周軒對我的幫助,你也知道,我待他就像是親兄弟一樣。」劉浪強調。

「周董,真的很謝謝你,能讓浪子回頭。我想,我家老爺子在九泉之下,也能瞑目了。」劉志起身,還鞠了一躬,起身後,說道:「如果不嫌棄,以後跟著老二叫大哥吧。」

「大哥。」

哈哈哈,劉浪樂得大嘴咧著,像個孩子,劉志罵他沒出息,自己也撐不住笑了,由衷的開心。

本該是大家一起吃頓飯,劉志沒提,周軒也沒張羅,兄弟倆都要強,已經戳破了窗戶紙,昔日的裂痕需要時間去彌補,兄弟感情也需要慢慢培養。

「大哥,澤邦快把咱弟弟的公司擊垮了,你給想個法子吧。」劉浪上來就提要求,卻不是為自己。

「我知道這件事,有什麼好擔心的,五百億規模不小,但也不足以買下整個臨海。」劉志大有深意道:「周軒,不用理會他們,需要投資的企業暗藏風險,而正常運營效益好的民營企業,都在俱樂部呢!」

「大哥,這些企業也不需要投資啊。」周軒苦笑。

「沒有幾家企業敢說自己從不需要錢,大多數是可投可不投,對於股權握得很緊。找合適機會,我跟他們說一聲,別指著賺錢,先給本土的賢士投資公司長長臉。」劉志說道。

周軒感激不盡,連忙道謝,如果能參股臨海那些效益好的企業,對於投資公司來講,可以保證穩賺,那才是最好的投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