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423章 兄弟少見面

第423章 兄弟少見面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7-09 13:13  字數:2436

這才是周軒想要看到的苗霖,有正常的喜怒哀樂,而不是從早到晚,一副冰冷的面孔。

「苗苗,放心吧,這事兒交給我來處理。」周軒安慰道。

「讓我怎麼放心?要不是,哼!」

「我知道,要不是你,我早就死了好幾回了。」周軒和苗霖並排坐下,認真道:「那是以前我不懂這裡的規矩,但現在不同了,從今往後,便由我來保護你。」

苗霖笑了笑,雖然不信,但聽著很舒服,「那你說,怎麼對付澤邦?」

「為何非要個人去對付呢?我有辦法。」

周軒呵呵一笑,他已經接到警方的通知,說是去拿報銷款,由此判斷,曹蔭天那邊已經有了實質性的突破。報銷款是次要的,周軒打算前去了解下情況,順便再將澤邦投資公司的情況彙報下。

第二天來到張磊辦公室,填了一張表格,包括公司賬號,三天內,警方會把一百萬匯過去。

「你公司那輛商務不到一百萬吧,你賺便宜了。」張磊上來就說。

「張組長,我那輛車接近一百萬,辦完手續都超了。」周軒皺眉。

「又來,那麼多警車警員為你出動,沒讓你們賢士公司拿出勤費,你就偷著樂吧。」

「拿了多少獎金,這麼替組織說話?」周軒開玩笑。

「獎金?加班費倒是有點兒。干我們這行,唉,窮。好了,說正事吧!」

張磊說,這個案件意義重大,大案套小案,不少懸疑被解開。首先,警方掌握的證據充足,事實面前,曹蔭天終於承認他便是魅影組織中的成員,代號猛士。

但是,有關魅影組織的事情,他閉口不談,無法得知更多消息。在組織中,猛士的地位不高,知情最多的應該是滿宏,但他人已死,而魅音又無從查找,還得繼續進行偵破工作。

許超不知情,在金錢誘惑下,替猛士管理別墅豪車以及產業,其實真正的主人,正是曹蔭天。

另外,經過照片指認,那名稱作霞姐的女人便是賣給賈全立神仙水的人,賈全立用這種毒水迷惑了肖億,想借他之手害周軒,結果卻是肖億墜樓的結果。後來肖億得到了有效治療,終於蘇醒過來,但卻落下了殘疾,右手伸不直,左腿瘸了。對於肖億的家人來說,他還能活著,已經是燒高香了。

據許超交代,霞姐的來歷他不清楚,這個女人受命於曹蔭天,在各種私人聚會場合出沒,藉機售賣毒品獲利。

「關於魅音,警方就一點線索都沒有嗎?」周軒不甘心問。

「有啊,他的地位比猛士高。」張磊隨口道。

「還有呢?」

「沒了!」

周軒一臉遺憾,「張組長,你說的這些和當初的猜測大致相同,只不過他們承認了而已。」

「是啊,所以你的主要任務就是拿錢。一百萬哪,唉,我什麼時候能賺這麼多?」跟周軒不外,張磊直砸吧嘴。

「張組長,要不去我公司上班,百萬不是夢想。」周軒開玩笑。

「去去去,說你胖還喘上了。」張磊笑著擺手。

「張組長,有件事兒我想跟你彙報一下。」周軒認真道。

「說吧,是不是有發現了可疑人員?」張磊換上了嚴肅的神情。

「是澤邦公司!」周軒道。

「他們跟你搶生意吧!這事兒不歸警方管。」

「這不重要,我的生意可大可小,關鍵是,我覺得他們就是沖我來的。」周軒認真的說道。

「不錯啊,有這份敏感很難得。既然你說了,我也就不隱瞞了,澤邦公司資金規模很大,純外資企業,突然來到臨海市大搞投資,事先也沒聽說他們進行過考察,來歷和目的都很刻意,局裡對此十分關注。周軒,跟他們過招時,一定要謹慎。」

「有張組長這句話,我就踏實不少。」周軒點點頭。

「讓你一打岔,差點忘了,我說的這件事,跟劉浪有關。」

周軒一怔,連忙做出傾聽狀,聽張磊說完,思忖片刻,卻呵呵笑了,拱手道謝,這才是條好消息。

腳步輕鬆地離開,劉浪載上周軒準備回公司,周軒卻說道:「劉哥,去企業傢俱樂部?」

「哪個俱樂部?」

「還能哪個,當然是劉總的。」

「去那裡幹嘛?再說了,他經常不在,找不到人的。」劉浪很不情願。

「我提前打個電話,他就在了。走吧!」周軒說道。

劉浪雖有情緒,但發幾句牢騷,也沒堅持。得有職業素養,老闆要去哪裡,不能因個人喜惡排斥,大不了在外面等著。

一路上,劉浪都不怎麼說話,等來到跟前,臉色陰的能擰出黑水。

周軒呵呵一笑,招呼道:「一起去吧。」

「我在外面等著。」劉浪瓮聲道。

「聽說裡面跟迷宮一樣,我擔心會迷路。」

唉,劉浪嘆口氣,「我才不信你會迷路,周董,我跟他是仇家,這輩子都不可能和好,還是少見面。」

「劉哥,我記得你對我說過,你母親一直希望你有個兄弟,指的應該就是劉總吧?」周軒問道。

「是,我媽心眼兒好,看誰都不是壞人。」劉浪撓撓頭,咬牙道:「要是我媽知道劉志這麼害我,做鬼也不會放過他的!」

「那就好,走,去拜訪下你兄弟!」周軒再次勸說。

「說了我不去,你扣光我工資也不去!」劉浪擺手搖頭,怎麼都不肯下車。

「氣量這麼小,真不像劉家的子弟。」

一個冷冷的聲音,劉志背著手不知何時來到跟前,劉浪瞪了他一眼,乾脆閉上眼睛。周軒下車和劉志握手,「劉總,打擾了。」

「周董現在是大忙人,主動前來,一定有要事吧?」劉志淡淡道。

「是,很重要。我剛從市局回來,得到一些那次賽車事故的真實情況,想跟兩位說一下。」

劉志眼睛眯起來,周軒見過他幾次,每當生氣時,都是這個表情。而劉浪睜開了眼睛,冷笑道:「老天有眼啊,看來,有些人要進去吃牢飯了。」

「周董,這邊請。」

劉志不搭理劉浪,在前面帶路,和周軒走進去。劉浪想了想,也推門下車,小跑著跟在後面。

劉志作風低調,不代表俱樂部單調死板,進去之後,周軒才發現,這裡另有一片天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