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422章 徒增許多波折

第422章 徒增許多波折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7-09 13:13  字數:2355

是,周軒不能隱瞞這點,何去何從,也要看崔吉發的態度,但從公司角度考慮,周軒當然是不希望崔吉發有其他想法。

「崔經理,我們賢士投資有極大的誠意和充足的信心,而且已經對金源賓館量身定製了整改方案,後續也是可以追加投資的。」周軒放低姿態,商量口吻說道。

「周董,說這些就見外了,澤邦要是其他性質的公司,我還能考慮。雖然是國企改制了,但金源賓館不能改洋姓,憑什麼給外國人賺錢,我們這幾個老人,別的做不到,這點無論何時也不會變。」崔吉發當即做出保證。

周軒自然是高興不已,崔吉發畢竟是老一輩過來的,思想覺悟高,對於企業的姓氏非常執著。

放下電話後,周軒又升起另外一個擔憂,那就是與暢遊沙灘浴場的合同還沒落實。

「苗苗,童桐來公司了嗎?」周軒問道。

「還沒有,賣樹去了。」苗霖沒好氣道。

「當時不是說好讓他來的嗎?」

「他說相信你,不著急,什麼合同不合同的,無所謂!」

這都什麼話,童桐的態度周軒更添擔憂,現代的年輕人主張個性,像他那樣的大男孩更別指望什麼愛國情懷,能幹好本職工作便是對他的最高要求。

「打電話催一催,儘快落實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澤邦真是可惡,現在倒像是我們求著這些人拿我們的投資,沒見過這麼搶市場的。」苗霖恨恨道。

周軒重重嘆口氣,苗霖安慰道:「沒什麼大不了的,臨海還好些,畢竟投資公司少,在首陽,競爭壓力比這大許多。」

周軒擺擺手,「我倒不是為了澤邦發愁,只是委屈你了。」

「我有什麼好委屈的!」

「我知道,你這麼做都是為了我。」

苗霖微微一愣,又呵呵笑了,直視周軒,「我就不信,你心裡沒有一點怨恨,畢竟我有所隱瞞。」

「那些都不重要,只是苗苗,如果撐不住了,一定要告訴我,兩個人共同擔當總好過一個人死扛。」周軒誠懇道。

苗霖撇撇嘴,故作不在意,說是趁童桐還沒簽字,可以改動下原來的合同條文,周軒對此不贊同,做人要有誠信,定好的事情不能隨意加碼。

死腦筋!

苗霖心裡抱怨,但也是這樣一個男人,在幾次遇到生命危險之際,都沒有在警方面前把她供出來,這點也深深打動了她。

苗霖去給童桐打電話,只是她不知道,嘴角甜甜笑意,大眼睛彎成好看的月牙,平時板著的面孔也變得柔和起來,引來大家的猜測,苗總是不是談戀愛了?

接到電話後的童桐倒是沒磨蹭,一個小時後風風火火的趕到公司,連個公文包都沒有,襯衣兜里放著一支筆。

「周董,苗總,我來啦,有什麼指示儘管吩咐!」童桐站得筆直,像是名戰士。

「身上的土怎麼回事兒?」苗霖問。

「剛把樹都賣完,好幾百萬呢,秋天還能有一批。」童桐一臉興奮。

童桐父親卧病在床,家裡開銷大,為了維持之前的生活水平,所以童桐對於賣樹格外上心,這是身為人子應該做的。

「好了,少廢話,合同在這,簽字。」苗霖將合同放在桌子上。

「謝謝老闆!」

童桐深深鞠躬,啪嗒,兜里的筆掉了,嘿嘿笑著又撿起來,看也不看合同條文,刷刷刷提筆就把自己的大名給簽上了。

苗霖難免遺憾,就該堅持自己的想法,把合同條文定死一點,童桐傻乎乎的根本不懂,也懶得搞懂。

「童經理,合作愉快!」周軒鬆口氣,起身和童桐握手。

「愉快,愉快!」童桐伸雙手和周軒握在一起,又眼巴巴把手伸向苗霖,苗霖眼皮都沒翻一下,訕笑著把手縮回來。

「和三哥他們碰面了吧?」周軒問。

「見到了,跟他們還真是投脾氣,當天我們就喝醉了。大黃紅毛這倆小子就是張羅而已,喝酒不行,到半截就趴地上不起來,我是最後一個喝倒的!」童桐洋洋得意。

這麼快就混熟了,周軒稍感放心,但童桐接下來的話,讓他不由神經緊張起來。

「周董,澤邦投資公司給我打電話了,說是投資一個億,只佔百分之四十九的股份。」

「那可不行,合同上寫得明明白白,現在的話語權在賢士投資公司。」苗霖立刻敏感的說道。

「我就這麼跟他說的啊,一個億不少,但他們只能買我本人的股份,賢士公司還是佔大頭,他們當然不幹。」童桐嘿嘿笑。

這個說法讓周軒大感意外,怎麼說童桐也是接受過高等教育的,怎麼對送到嘴邊的肥肉置之不理?

「童經理,能告訴我原因嗎?」周軒說道。

「沒原因啊,我名花有主了,他們來晚了。再說了,一聽說合伙人是大名鼎鼎的周軒,我爸高興地坐起來了,誇我有出息,跟著你以後錯不了。」童桐一直咧嘴笑。

「童經理,替我向老人家轉達謝意。這樣,等忙完這陣,我去家裡看望下你父親。」周軒真誠的說道。

「周董也是懂醫術的。」苗霖提醒。

「啊!那太好了!謝謝周董!」

該說的都說完了,童桐磨磨蹭蹭,周軒納悶問:「還有什麼事嗎?」

「哦,那個,裴勝男不在這裡工作啊?」

「不在,勝男在研究所工作,主要負責暗物質實驗室的翻譯工作。」

「真高級,都聽不懂。哦,沒事兒,我就是隨便問問。」童桐晃了幾下,嘿嘿笑著走了。

仔細想想,周軒突然明白過來,說到底,童桐是為了裴勝男堅持觀點的。當時周軒和苗霖都不看好沙灘浴場,唯有裴勝男希望周軒能給他一個機會,而事實證明,裴勝男眼光沒錯,這個投資可行。

雖然兩家都穩定住了,但徒增了波折,浪費了精力。但這還不是最可怕的,苗霖一言不發,心事重重,失去了以往的霸氣和穩重。

周軒給她倒了杯水,問道:「苗苗,你是不是覺得澤邦公司是沖咱們來的?」

「是沖你。」苗霖一臉憂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