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415章 三條美人魚

第415章 三條美人魚 (1/2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7-07 23:48  字數:2429

姜靚往這邊看了眼,拍拍胸口,「隔著這麼遠,就聞到了濃濃的火藥味兒,我不參與是多麼明智的選擇。」

「姜靚,我給你當衝浪教練怎樣?」劉浪呵呵笑道。

「那當然好啊,不勝榮幸!」姜靚立刻開心起來。

虞江舟和苗霖都是要強的女孩子,怎會被裴勝男嚇唬住,虞江舟咬牙同意了,苗霖懶洋洋伸展下腰肢,什麼大不了的,比就比,那架勢,今天請客的肯定不是自己。

周軒舉著一面小紅旗向著深處慢慢走去,在安全警戒線內站定,春季風大,水深到了胸口,周軒在水中也需要更多的體力,才能穩定在一處。

等了十多分鐘,三位游泳健將還在做熱身運動,一絲不苟,儼然在參加正規比賽一般。

只見裴勝男沖周軒這邊揮揮手,意思是準備完畢。

周軒晃動小紅旗預備,然後快速落下,三個女孩兒立刻奔向大海,朝著周軒這邊快速游來。

虞江舟採用蛙泳方式,卻發現其餘兩個拚命女郎只是背部浮出水平,憋足了氣已經把她落下了。

人不可能在水中不呼吸,虞江舟雖然有些著急,但也沒有盲目跟風,採取了少換氣方式,保持穩定速度在後面緊緊追趕。

三個女孩快如離弦的箭,很快就來到了中間位置,周軒瞪大眼睛,除了虞江舟稍微落後,裴勝男和苗霖基本保持一致,如果這個情況來到跟前,不好確定誰才是第一。

一旁的遊客都停住了腳步,比賽總是很吸引人,而且三個漂亮女孩,顯然都是泳壇高手。

風大浪急,周軒身體急劇上浮然後又落下,腳底發力,才抓住了水底。

之後便是一排浪花朝前涌去,將三個女孩兒淹沒其中。很顯然,泳池佼佼者虞江舟應對自然情況的能力最差,頭髮都被沖亂了,慌張張踩水立起,用力抹了把臉。

苗霖沉著淡定,很快調整了姿勢,而裴勝男遇到這種情況卻是興奮異常,等浪花過後,口中吐出一條水柱,又將身體埋入海水中,如同一條大魚,破浪向前。

苗霖發力,拉短距離,然而大海也覺得這場比賽很有意思,一次次搗亂,不停消耗著女孩們的體力,打亂了原來的陣型,虞江舟到底嗆了水,面朝沙灘方向使勁咳嗽幾聲。

裴勝男習慣了海水中的隨波逐流,順利從高處落下,正在得意,卻發現苗霖硬是靠著一股蠻力,從浪花中直接穿過,快速游向周軒。

「你傻啊,快攔住她!」虞江舟提醒道。

「怎麼攔啊?」裴勝男有些茫然。

「反正沒說攔人犯規,隨便!」虞江舟狡黠一笑。

受教!

裴勝男深吸一口氣,憋住氣追上苗霖,此時二人距離周軒不足三十米,然而,兩個人就這麼消失在眼前,倒是排在最後面的虞江舟漁翁得利,趁著這會兒浪頭小,一臉興奮地游向周軒。

耶!

虞江舟來到跟前,勾住周軒脖子開心大叫,「好險,起碼不用當服務員了。」

周軒望向海水,終於發現水中兩個糾纏的身影,相互撕扯,不禁大聲喊:「苗苗,勝男,別鬧!危險!」

兩條美人魚鑽出水面,大口呼吸,而看到虞江舟已經得了第一,都覺得非常惱羞。她們兩人之中,今天就要有請客還當服務員的,倒是讓狡猾的虞江舟撿了便宜。

裴勝男依然自信,即便沒了第一,也不會是最後,她突然勾住苗霖脖子,將她又壓到水裡去。

「呀,玩兒真的啊。」虞江舟愣愣道。

周軒想要上前查看,被虞江舟攔住,「她們水性都好,不會有事兒的,你可別犯規,我去看看。」

虞江舟向回遊去,然而潛入水中卻沒發現兩人,不知又廝打到哪裡去了。

苗霖是練家子,尋常人靠不近身,但在水中卻要略遜一籌,裴勝男根本不給她浮出水面的機會,一直往水裡拉。

苗霖氣惱,一把揪住裴勝男頭髮,然而她卻順勢糾纏住苗霖身體,將她的泳衣一扯。

啊!

苗霖吃驚張嘴,海水灌了滿滿一口,順手摁住裴勝男大椎穴,裴勝男頓時覺得手臂無力,鬆開手之際,苗霖已經躥出水面。

苗霖剛呼吸了一口,便有一雙手捂在自己胸前,低頭一看,居然是裴勝男從後面抱住了自己,剛才水中拉扯,泳衣跑偏,被她結結實實佔了個大便宜。

「喂,鬆開!」苗霖沉下臉來。

「我在保護你。」裴勝男抬抬下巴,不遠處一個男人正猥瑣的往這邊看,苗霖一掌推出,那個男人正傻呵呵笑,突然有水珠生硬地打在臉上,火辣辣的疼,嚇的連忙游遠了。

「你敢碰我!」苗霖氣急敗壞,回頭惱羞質問。

「都是女人,摸你怎麼了,我還親你呢!」

說完,裴勝男真的轉頭在苗霖臉上親了一口,然後快速鬆手。苗霖擔心走光,不得已鑽入水中整理衣服,等到浮出水面,裴勝男已經比划出勝利的手勢,呲牙笑著看著她。

哈哈哈,虞江舟笑岔了氣,浪大不適合仰泳放鬆,連忙游到周軒身邊,掛在他身上大笑不停。

鐵青著臉,苗霖也終於到達目的地,一言不發,請客沒什麼,讓她伺候這些討厭的女人,還不如打一場來得痛快。

笑夠了,虞江舟招呼裴勝男游回去,「苗苗怪可憐的,讓周軒安慰安慰她吧,晚上等著吃大餐!」

「我要白酒杯喝啤酒,一杯接一杯,千杯也不醉!」裴勝男放肆大笑,打定主意晚上要讓苗霖好好伺候。

「苗苗,大家都是開玩笑的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