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414章 投資一個億

第414章 投資一個億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7-07 23:48  字數:2596

但凡女人都會無理取鬧,周軒翻轉將苗霖壓在身下,說道:「我決定投資,一是覺得童桐性情單純,而且很有誠意,從相貌看人品也不錯,你不也說過,合作夥伴的挑選同樣重要嗎?」

「呸,借口,還是因為裴勝男!」苗霖惱道。

「怎麼提到了勝男姐?」姜靚不怕添亂,裴勝男火大了,躡手躡腳將門推開一條縫隙,看了一眼捂住臉,憤憤罵了一句,臭不要臉!

「再一個,此處風水絕佳,是少有的富貴之局,叫做抱星局,用在經商上,必定是財源廣進,而且非常長久。」周軒說道。

苗霖皺皺眉,窮山髒水,哪裡有半點富貴的影子,山上成材的樹都要被砍光了,連山景都沒有。

「苗苗,我剛才仔細看過了,這片浴場海岸線,加上附近的山頭,狀如彎月,而那座島嶼,就是碧海的星辰,正好處在彎月的懷抱之內。古書有雲,月向東彎臨闊水,總有富貴隨波來,若抱星辰更可喜,錦繡榮華不可言。」

「既然這麼好,童桐怎麼窮得去賣樹?」苗霖提出了疑問。

「跟自身的運氣也有關,不是每個人都能輕易的抓住富貴,用現代話講,機會總是留給又準備的人。」

經過周軒的講解,苗霖仔細思索,確實是這麼回事,她也懂得一些風水理論,起碼知道周軒不是胡蒙欺騙自己。

兩人終於笑嘻嘻的走了出來,都是衣冠不整,苗霖俏臉緋紅,說話還有喘息,讓其他三個女孩兒妒忌到發狂。

「軒,聽你的。」苗霖柔聲道。

周軒點點頭,又來到童桐跟前。童桐還在發獃,兩人為了自己打起來了,然後又在小屋裡不知道誰幹了誰,罪過啊,罪過!

童桐又想哭了,但是周軒接下來的話,讓他感動不已。

「童桐,暢遊沙灘浴場我們可以投資,依比例給你百分之二十到三十的股份,保留總經理職務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那這沙灘就屬於你們了?」童桐撓頭道。

「我們的投資至少一個億。」苗霖沒好氣道。

一個億!童桐不傻,大腦飛快旋轉,現在要賣,什麼都沒有,賣不了多少錢,而且還佔有一定股份,盈利後年年分紅。

「周董,苗總,我同意,同意!」童桐滿口答應下來。

草率!苗霖蹙眉質問:「不徵求下你父母的建議嗎?」

「這裡我說了算,手續都是我的名字。而且,如果告訴他們我在跟周董合作,我爸的病都會好一半兒。」童桐樂顛了。

這樣的性格,倒是適合管理沙灘浴場,但是僅靠他一人是完成不了的,周軒接受這個爛攤子,當然還要再考慮招聘工作人員的瑣事。

跟童桐約好,一周後去賢士公司簽訂合同,這次才是真正的離開。

氣氛有些詭異,除了苗霖跟周軒探討將來沙灘的管理問題,其餘人都是一聲不吭,興緻不高。

這次大家是來游泳比賽的,結果暢遊沙灘浴場下不去腳,周軒提議道:「咱們比賽還得繼續啊,我來當裁判,去臨近沙灘去比。」

「你不是忙嗎,還有時間玩兒?」虞江舟酸溜溜道。

「順道也看下別人的經營模式,看能否從中有些啟發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我贊成。」苗霖點頭。

「那就去臨海最大的沙灘浴場吧,現在是淡季,可以玩的盡興。」劉浪說道。

好,情緒被帶動上來一點,除了姜靚,其餘都是游泳高手,暗中較勁,都要爭冠軍。虞江舟給裴勝男使了個眼色,兩人聯手,一定要幹掉苗霖!

臨海沙灘浴場建設較早,還佔用了本地的名字,這也是高居本市排行榜的重要原因,名字都容易被人記住。

雖是淡季,但沙灘還是聚集了不少遊客,更有一些國外遊客慕名而來,在水中嬉戲。規模很大,也經常承辦國內的體育項目,管理也很到位,一切有條不紊。

「這麼大地方收費才三十,童桐是不是找死?」姜靚嘲諷道。

「他那是通票,這裡進去後,其他項目還要另外收費。」裴勝男調侃道。

女孩子們心情好了不少,嘻嘻哈哈去換泳衣,苗霖還在用心觀看浴場模式,還會整理記錄下來,周軒走上前,勸說道:「苗苗,從你到公司後,還沒放過假,今天休息下吧!」

「別說,暢遊沙灘浴場真的具有天然優勢,夏日雖是旺季,但防晒是大問題,那處山便能解圍愛美人士的困擾。」苗霖還沉浸在工作氛圍中。

周軒呵呵笑道:「這些回去後再說,走,游泳去!」

看了看大海,今天風浪較大,但卻可以增添在水中的樂趣,大家在車上取下帶來的泳衣去更換。

苗霖心事重,負擔更重,如花的年紀,周軒更希望她能儘快融入到群體當中,不要將自己孤立起來。

三個身材火爆的女孩子並排走在沙灘上,自然會成為一道最亮麗的風景,姜靚低頭看看自己,比例也不差,怎麼就不自信呢?

個頭差,體型圓潤度也差,尤其是長相,前面的三位各有特色,卻都堪稱如花似玉。

「唉,本以為還能把勝男姐給比下去,脫掉運動裝,她也很有女人味兒。」姜靚嘆氣。

「勝男堅持鍛煉,身材健美不出奇。靚妹,以後也要把健身提上日程,畢業後你胖了不少。」周軒笑道。

「是啊,增重十斤,太可怕了!」姜靚捏捏肚皮上的肉,還是沒勇氣跟她們站在一起,「軒哥,我還是去那邊衝浪吧。」

「讓劉哥跟著,注意安全。」周軒提醒。

「我的水性還不錯,能保證不會被淹死。」姜靚蔫巴巴的苦笑。

「怎麼個比法?」裴勝男傲氣的問道,她在海邊出生,海水中長大,在水性方面,有資本有自信。

「我隨意。」虞江舟聳聳肩膀,曾經在泳池見識過苗霖的水平,做好了輸掉的心理準備,此時她更盼著裴勝男勝出。

「這個簡單,周軒去遠海處等著,咱們三個誰先到他的懷裡,誰就算贏。」苗霖輕笑。

「要不要說那麼曖昧?」虞江舟第一個提出抗議,顯然她不會是第一個。

「哼,中途裝暈,引周軒過來抱住,這種心機我可玩不了。」裴勝男一直是鼻孔朝天的模樣,還在記恨苗霖和周軒獨處一室。

「那就定條死規矩,周軒不能動。」苗霖不以為然。

「我舉個小旗,誰先拿到就是第一。贏者得禮物一件,可自選,輸了的嘛,還是按原先的規定,請大家吃飯。」周軒打圓場。

「我補充一點,輸了的請客吃飯,但不能上桌,給大家敬酒夾菜!」裴勝男發狠道,虞江舟臉色微變,這是要當輸的當服務員,苗霖也沒有表態,裴勝男越發得意,秀眉一挑,「怎麼,怕了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