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413章 心是熱的

第413章 心是熱的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7-07 23:48  字數:2369

童桐的話更讓苗霖不滿,「臨海海岸線很長,我們完全可以獨資購買,為何非要用自己的錢把你推到上位呢?」

「苗總,我……」

「童經理,我很忙,鬆手好嗎?」周軒提醒。

「我不!」童桐扭了兩下身子,周軒差點沒暈過去,一身雞皮疙瘩。

「周董,我,我是真的想做事啊。我知道,我沒有華麗的工作經驗拿給你們看,但是,我這裡,是熱的!」童桐單手拍著自己的心臟位置,眼中有了淚花,「為了賣樹,我已經三天三夜沒睡覺了,就吃了不到五頓飯,就怕樹被偷,也怕工人出意外賠償。」

「精神可嘉,但賣樹和浴場差別太大,你不如以後做個伐木工。」苗霖嘲諷道。

「苗總,我賣樹是為了賺錢,當然也是想要搞好浴場。」童桐有些激動,說著說著竟然哭了起來,嗚嗚道:「只要能賺錢,能把浴場搞火,我願意做任何事情。」

周軒哭笑不得,童桐心智很不成熟,如果浴場建好,他做個管理,應該會樂在其中,但是現在要先從什麼做起都不清楚,如果接手這裡,就要為此操心,等同於打理自己的產業。

沒時間。

「童桐,繼續賣門票吧。建議降到十塊錢,或許還有人買。」苗霖嘲諷道。

「周董,苗總,我這麼做,是有苦衷的。」童桐擦了把眼淚,低頭說道。

「說出來聽聽啊?」苗霖好氣道。

「我不喜歡打感情牌,要靠自己的實力去創業!」童桐彎曲胳膊,一塊肌肉都沒有。

遠處的裴勝男往這邊看了一眼,想到她說過的話,周軒停下腳步,認真打量童桐,還真就發現了較為嚴重的問題,皺眉道:「我看你左側父母宮黯淡,雜紋叢生,只怕跟你父親有關吧?」

什麼?童桐愣愣地摸摸臉,半晌才擠出一絲笑容,「嘿嘿,說過了,我不打感情牌,不要逼我哦。」

「如果方便的話,我希望得到實情,這也是你最後一次機會。」周軒認真道。

苗霖白了周軒一眼,投資需要理性對待,不能感情用事。

童桐有些猶豫,但為了能夠得到投資,還是說了出來。原來,童桐算是富二代,父母早年開長途車,後來有了自己的車隊,再後來便成立了公司,生意做得風生水起,日子也逐漸富裕起來。

望子成龍,是天底下所有父母的願望,而且搞長途運輸責任大,又十分辛苦,而且童桐對此沒有什麼興趣,所以他的父母希望兒子走一條輕鬆的生活路線,多年的積蓄都拿了出來,給他搞沙灘浴場。

童桐衣來伸手飯來張口,這些年又以學業為主,無心打理,親朋好友都說童桐的父母溺愛兒子,投資一定會打了水漂。但是父母堅定不移的認為兒子,一定會做出番事業來,而且一定比他們強。

「我媽是個家庭婦女,不懂管理,前年我爸突然病倒了,做了幾次大手術,保住了命,但公司效益卻在下滑。去年運輸又出了次事故,賠償加罰款把老底都耗沒了。我說賣了浴場,但是我爸躺在病床上還說,相信我一定能幹出大事兒來。」童桐的眼淚滴落在沙灘上,流不盡擦不幹,哽咽道:「公司黃了,我爸也倒下了,我成了家裡的頂樑柱。周董,現在我家條件非常困難,為了給爸爸治病,又賣了套房子,但是他怎麼都不同意我賣掉沙灘,說這裡有我的事業。」

周軒為之動容,苗霖也有些沉默,都被這個故事打動了。但是苗霖向來公私分明,起身道:「童桐,相比較那些走投無路的家庭,你家依然有足夠富裕的條件去保障生活。」

「苗總,你怎樣才能相信我?」童桐有些絕望,也很受打擊。

苗霖和童桐講不能投資的幾項原因,管理經驗不夠,條件過於簡陋等等,周軒則在附近觀看環境,還登高看了看,視野非常開闊,只是看到漂浮的灰色泡沫和垃圾,就倍感掃興。

童桐辯不過苗霖,羞愧加懊惱,坐在地上耍賴似的放聲大哭,苗霖的眼裡不會有同情,拍拍手示意女孩子們可以上車走了,這回是真走。

「苗苗,我認為這裡具備投資的條件。」周軒將苗霖拉到一旁小聲說道。

「因為博裴勝男開心?周軒,你該清楚自己的地位和言行!」苗霖惱了,聲音提高很多。

「我是這麼考慮的……」

「我不聽!劉浪,開車!」苗霖甩開周軒,周軒一把拉住她的胳膊,手腕用力。

還敢用強,苗霖更加上火,騰出另一隻手,周軒閃到她身後,從後面順勢抓住,一前一後,雙手相握,虞江舟三人的眼睛都瞪大了,牙齒咬的咯嘣響。

「苗苗,你聽我說!」

「我比你更懂投資!」苗霖倔強道。

無奈之下,周軒拉著苗霖,來到那間相對乾淨的房間把她推進去,堵在門口朝外喊了一句,「我不發話,誰都不許進來!」

什麼情況?

姜靚立刻跑到小屋外面,將耳朵貼在上面,裴勝男一愣也跑了過去,虞江舟十分鄙夷這種行為,小市民!口是心非,腳步不由自主也靠攏過去,這也太大膽了吧,得飢渴到什麼地步!

「周軒,你打不過我。」苗霖冷聲道。

「那就試試!」

砰砰砰,苗霖幾記拳頭打在周軒胸前,他並未還手,惱道:「你個混蛋,糊塗蟲,我真是後悔,不幹了!」

「再大聲點兒,外面的人可都盼著咱倆吵架呢。」周軒不以為然。

苗霖一怔,是啊,她跟周軒翻臉,外面那三個得樂死!不行,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,怎麼能讓她們笑死呢!

砰砰砰,發泄的粉拳不斷打在周軒身上,震得五臟六腑都開始疼痛,周軒強忍著,而苗霖卻發出嬌嗔,「討厭,周軒,你可真壞!」

這也行?周軒發愣之際,苗霖撲上來,騎在他身上繼續打,聲音更大的朝外喊:「哎呀,你弄疼我了!」

說完,得意眨眨眼睛,又揉揉手,手倒是真的很疼。

「是我很疼好嗎?」周軒不滿道。

兩個人都很疼?完了,姜靚直扯頭髮,虞江舟黯然失色,裴勝男叉腰怒目圓睜,暗自咬牙要打死這對過分的狗男女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