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409章 沒有勺子狀的磁石

第409章 沒有勺子狀的磁石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7-06 03:58  字數:2516

周軒回頭拱拱手,正色道:「錢先生,我確實不懂隕石,就算天上掉下來一塊,我還得以為是哪個淘氣小朋友扔的。但我認得磁石,尤其是這種形狀的磁石,而且年代久遠,來自於古代。」

「什麼?!」錢程眼珠都快彈出來了,哭笑不得,「周董,磁石當然也具有磁性,但跟這塊不一樣啊!呵呵,難道我收藏這麼多年,連什麼是磁石什麼是隕石都分辨不出了嗎?」

實踐檢驗真知,周軒取出兜里的鑰匙,果不其然,貼近那塊所謂的隕石,果然,鑰匙開始抖動,證明有磁性。

錢程失去了穩重,使勁抓了抓頭髮,「有些隕石,也會具有部分的磁性,這證明不了什麼。」

「可它就是磁石,而且這形狀也是古代打造的。」周軒堅持自己的判斷。

「如果是古代的,它也價值不菲,你怎麼分辨出它的年代?」錢程丟盡了顏面,進一步的問道。

「對我而言,很簡單,我還知道,這塊磁石是誰打造的。」

周軒斬釘截鐵,虞江舟快要崩潰了,錢程可是老爸的好朋友,她無法相信會被騙了。

「願聞其詳!」錢程也拱拱手,氣哼哼的很不服氣。

「東漢張衡,是古代傑出的天文學家,世人皆知他發明的地動儀對於後世的深遠影響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我當然知道張衡,他的名字也被留在了太空之中。」錢程皺眉,指的是被命名的小行星。

「張衡酷愛機械製造,他的創造不只是地動儀和渾天儀,還有司南車。」周軒提醒道。

錢程蹙眉,沉吟片刻,說道:「但是司南車的材質不是磁石製造出來的。往前追溯到黃帝時期,就說他製造出了司南車,但那個時代條件是不允許的,至於這種說法也無從考證。」

「但是,司南總歸是磁石做的吧?」周軒問道。

「是,但和司南車有什麼關聯?」錢程問。

「這便是安置在司南車上的磁石,用作指引方向。」

錢程先是愣了下,臉上隨即露出了嘲諷的神情,「周董,當今還有誰不知道,司南車上指引方向的磁石,是個勺子的形狀,這如果是,做工也太粗糙了吧!」

「錢先生,你能買到勺子形狀的磁石嗎?可曾聽說過,誰製造出了勺子形狀的磁石?」周軒問道。

「這……」錢程答不上來。

「我們臨大的臨興科研基地,目前正在研發防震屋,利用的就是磁懸浮的原理,唐教授也是這方面的頂級專家。他曾經說過,流傳很廣的司南車的圖形是假的,磁石無法製造成勺子形狀,不符合磁極分配的原理,更缺少穩定性。」周軒道。

錢程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,憋了半天才說道:「周董,如果這是司南車上的磁石,近兩千年前的事情,年代也太久遠了,根本無法驗證?不愧是閆校長的高徒,我承認你的博學,但隔行隔山,非要將隕石說成古代磁石,未免太武斷了。」

「我可以確定,這就是用作司南車上的磁石!」周軒堅持道。

「周軒!」錢程直呼其名,氣的全身發顫,「你不是故意來找茬的吧?」

「當然不是,錢先生,我能證明給你看。」

「好,我就看看你到底怎麼給我證明!」

「我需要印泥!」

「要什麼給什麼!」

拿著那塊隕石,一行人來到客廳,周軒要來印泥,拿石頭朝上面蘸了下,錢程捂著胸口幾乎要暈死過去,惱道:「是不是該蓋章了?」

「是的,我需要一張紙。」

給你!

啪!

周軒照著紙張印了下去,上面所謂的氣印被拓下來,周軒將紙張擺正,放在錢程跟前,問道:「錢先生,看出什麼來了嗎?」

「沒有!」

「我需要筆!」

給你!

刷刷刷,筆走游龍,周軒在印痕下面又添了一些筆畫,所有人都愣住了,是兩個大篆體的字,不認得是什麼,但確定是字!

錢程臉上青一塊白一塊,隕石上是不會有刻字的,如果說是天然紋理的巧合,但這麼複雜有規律的筆畫,概率比中大獎都小。

周軒已經證明,這塊石頭不是來自天上,而是人造的,上面有兩個大篆體的字,但因為時代久遠,字跡磨損,只剩下多半,周軒則把其他部分給補齊了。

錢程啞口無言,好像是連朋友都騙,丟盡了臉面。虞江舟想要安慰兩句,但也不知該說什麼,氣氛很尷尬。

沉默了足足三分鐘,還是周軒打破寂寞,「錢先生,這是一個司字,代表南方,也是指引的意思,是張衡打造的司南車的特殊標記。下面這個字筆畫複雜了些,正是衡字,你可以找精通大篆的書法家鑒定。那時,根據這種原理打造的司南車不少,但張衡親手參與的不過十輛。錢先生,你真的很幸運,說起來,這塊磁石的價值,遠遠超過剛才的價格。」

錢程一拍腦門,哈哈笑了起來,剛才光顧著跟周軒爭論,忽略了這件東西本來的價值,如果真是司南車的磁石,那價值是無法用金錢衡量的。

「周軒,錢程學藝不精,讓你看了笑話。」

「錢先生,我只不過恰好知道而已。如果剛才江舟買走,從私人關係講,我們並不虧,但既然知道實情,便不想隱瞞。唐突之處,還望錢先生諒解。」周軒誠懇道。

「是我唐突了,周軒,我服了,之前我只知道你是書法家和圍棋家,現在看來,你還是個收藏鑒定大家,了不得,少有的全才!」錢程非常高興,豎起大拇指。

虞江舟這才長舒了一口氣,但是周軒跟她說的最後一句話,讓人心裡很不舒服。獨裁慣了,看誰都弱智,反倒不如姜靚單純,周軒說的都是對的,周軒做的,也都是英明的。

和周軒探討了許多東漢時期的事情,錢程不時發出爽朗的笑聲,對於這個年輕人發自內心的欣賞和喜愛。

「江舟,周軒這樣的男孩子可不多,一定要抓緊了。」錢程提醒道。

「好!」

本以為虞江舟會羞答答推說兩人只是朋友關係,沒想到虞江舟痛快答應下來,錢程又是大笑,說是跟年輕人在一起就是開心。

得知是張衡親手安置的磁石,錢程更加珍惜,給多少錢都不會賣,倒是讓虞江舟白來一趟,錢程覺得不妥,大方的白送了一塊拇指大小的隕石,留給好友作紀念。

推辭不下,虞江舟只好收了,一再表示感謝。

「錢先生,能去你的卧室看看嗎?」周軒道。

「當然可以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