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407章 隕石收藏者

第407章 隕石收藏者 (1/2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7-06 03:58  字數:2352

周軒也很好奇這天外來客長什麼樣子,痛快答應下來。

晚飯後,自然要去海邊散步,雖然劉浪在不遠處跟著,還是讓虞江舟感覺很掃興,沒多久便準備要回去。

其實,虞江舟和劉浪有共同愛好,私底下關係要比其他女人都好。得知劉浪術後痊癒,虞江舟為表示慶祝,還送了一份禮物,劉浪欣然接受。

只是,晚上獨自看夜景的虞江舟有些寂寞,周軒已經回房去了,說是要哄陶寶兒睡覺。無聊的來到客廳坐下,隱約聽到周軒卧室里的愉快談話聲,虞江舟輕輕嘆了口氣。

一瓶水遞過來,姜靚坐在虞江舟身旁,無限感嘆,小聲嘟囔道:「有時我覺得陶寶兒,傻人有傻福。」

「是挺有福氣。」虞江舟點點頭,又問:「有酒嗎,咱倆喝一杯。」

「有!等我啊,這就去拿。」

第二天早上,周軒起床看到驚人一幕,沙發上睡著兩個女孩兒,姜靚趴著,虞江舟枕在她屁股上。

一旁有空酒瓶和酒杯,周軒心裡還暗自開心,兩人何時也成為了好朋友。

「起床了。」周軒拍拍手。

兩個女孩兒才睡眼惺忪的坐起來,各自白了周軒一眼去洗漱。

「靚妹,我上午跟江舟出去一趟,苗苗要是問起來,就說昨天商量的事情,她可以全權負責。」吃早飯時,周軒強調。

「哦。」姜靚無精打采應了一聲,忍不住又低頭問:「軒哥,你怎麼不親自給她打電話呢?苗總長得挺漂亮的,但是一拉臉,我就哆嗦。」

「怎麼會呢,苗苗在工作態度上還是很負責的。」周軒擺擺手。

「我覺得還是周董打電話給苗總經理請假比價好,別說姜靚,我見到她都哆嗦。」虞江舟幫腔道,姜靚笑嘻嘻點頭,兩人因苗霖問題結成了同盟。

「沒那麼誇張,靚妹,這事兒交給你了,一定圓滿完成。」

周軒微微一笑,也想讓姜靚不要見到苗霖就像老鼠見到貓,總該多走動,多親近,當初她看到虞江舟還哆嗦,現在不也能和睦相處?

姜靚蔫了,連早飯都沒心思再吃,默默收拾好自己的東西上班去了。

「軒,苗霖在公司,真的合適嗎?」虞江舟擔心問。

「江舟,你也是集團獨立董事,這樣的人才就算在興凱做個高層都不過分吧?」周軒微微嘆口氣,「我經驗不足,要學習的東西很多,這一年多來,我盡最大可能去學習各種知識,但我也沒有三頭六臂,需要人打理。」

「我才問你一句,就說那麼多。」虞江舟撅噘嘴,將手放在周軒手背上,「軒,我也很抱歉,不能幫上你什麼。但是,我和爸爸的意思都是希望你畢業後去首陽發展的,到了那個時候,我對你會比苗霖更加用心。」

「我相信你。」

周軒報之一笑,在臨海的根基未穩,除了學業,還有暗物質實驗室,現在考慮去首陽,太好高騖遠。

虞江舟提前和臨海那位收藏家打好了招呼,劉浪開車,三人直奔他的住所而去。

路上,虞江舟跟周軒介紹,這位收藏家也是臨海市收藏協會的副會長,姓錢名程。人如其名,有錢又有前程,同時也是風羽汽車銷售公司的董事長,常常在各大拍賣行舉牌露面,眼光精準,出手豪氣,往往有他在現場的拍賣會產生流拍的次數少,而且場面還非常活躍。

另外,錢程的涉獵面非常廣,金銀玉銅書畫雕像瓷器以及西方古董等等,都有興趣,這點和虞榮很相似。但對近代工藝品卻非常排斥,只認古代寶物,哦,還有天上掉下來的隕石,是他的大愛。

「錢程去首陽時,我爸還接待過他,兩人挺投緣的,聊了很久。」虞江舟補充。

這種話聽聽罷了,虞榮收藏水平一般般,收藏品真假參半,這是向資深收藏家靠攏,給自己臉上抹金。

沒錢搞不了收藏,風險高,類似乎賭博,這次去的是錢程的家,是個頗有規模的高檔小區。

「這麼有錢沒買別墅啊?」劉浪仰頭問。

「錢程看不上當代藝術,骨子裡有些古人的傲氣,大概是覺得別墅是別院,不是家宅吧。」虞江舟猜測。

乘坐電梯來到錢程家,近八百平的大房子,由相對兩棟打通,這裡不是主要藏品的容身之處,但還是隨處各種珍貴物品,牆上掛有名人字畫,還設計成畫廊的形式。

「錢叔叔好。」虞江舟打招呼。

「江舟,聽你爸爸說,昨天就到了,怎麼也不給我說聲,好給你接風啊。」錢程五十多歲,身穿白色綢緞衣服,中等個頭,四方大臉,倒是帶著幾分官威。

「本來昨天就該來拜訪錢叔叔的,周軒非要去接我。」虞江舟大言不慚。

周軒面不改色,心裡也鄙夷了一把,女人虛榮撒起慌來,就跟真的一樣。這不,錢程信了,又跟周軒握手,「周董,久仰大名,今日得見,真是一表人才啊。」

「錢先生,過獎了。」周軒客氣道。

偌大的房子顯得有些空曠,這種格局不太適合居住,周軒問道:「錢先生,家裡平時就一個人居住嗎?」

「哦,我愛人陪兒子在國外讀書,回來時還有其他地方住。這裡是我的私人空間,也是居住最多的地方。」錢程提起自己的愛好,眼中充滿柔情,像是對待自己的子女一般。

寒暄過後,虞江舟開口道:「錢叔叔,我們現在能看看隕石嗎?」

「當然!你們跟我來!」

錢程起身,大家跟在他後面,繞過長長的畫廊,來到一間房屋門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