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398章 食蟻獸

第398章 食蟻獸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7-02 03:59  字數:2432

公司漸漸壯大,矛盾難免,周軒還是去了劉浪的屋內,安撫了一番,並非他非要向著苗霖,而是,苗霖的背景太深,只怕整個臨海,敢惹她的也沒幾個。

事後,苗霖和劉浪都沒有提及此事,周軒當然也不會多嘴。倒是姜靚追著問過幾次,都被含糊過去,也就作罷。但是,大家都明白一點,苗霖不好惹,連劉浪這樣的人都能秒訓,以後都老實點兒吧。

招標的事情進行並不是太順利,招標公告發布之後,很多工程單位蠢蠢欲動。然而,越是了解到建設工程的難度,便越發遲疑,公告發布好幾天,只有幾家有承建能力的單位打電話來諮詢。

喬三從歐強處知道這個消息,愣是沒敢再提當初的想法,找個工程隊,他當包工頭,把活一干,錢一賺!現在看來,是多麼的幼稚。

周軒也有些著急,日子一天天過去,而招標也是有時限的,總不能一次次都去和政府打交道溝通。

「苗苗,現在的情況是大家感興趣的多,但靠前的少。這種現象反而讓我擔心,即便他們其中一家接下來,也是勉強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我看了這幾家的資料,都是省內百強企業,但從來沒有接過這類大型工程,不能考慮。」苗霖語氣堅定。

「是不是應該面向全國推廣一下?」周軒問道。

苗霖點點頭,「我倒是和幾家建築集團公司有過聯繫,其中不乏全國五百強的企業,其中一家還躋身世界五百強。可以給他們發招標邀請,只是最終價格會比現在預期高出兩成。」

「我可以把屬於自己的利潤貢獻出來。兩三千米的地下工程不是兒戲,如果真出差錯,那便是洗不掉的恥辱。」周軒一本正經。

而苗霖卻笑了,不屑道:「你的錢?不就是賣銀子嗎?」

「貴金屬投資也算投資嘛。」周軒強調。

「算,其實啊,還是賭錢來得快。可惜上次機器人大賽我出錢少了,否則還能多賺一些。」苗霖壞笑。

周軒臉一寒,連忙擺手,「這種事情,以後我都不會再參與。」

「不參與,你哪來的錢買銀子。」

「又來,對了,苗苗,是不是有錢人都喜歡豪賭?」周軒問。

「有錢人都喜歡賭贏,所以他們千方百計的讓結果變成所期望的。至於你,是個另類,讓很多集團虧了血本。當然,也讓因為你賺到大錢的人,拿出點利潤支持什麼暗物質啊。」

苗霖咯咯笑個不停,好像這是個很好玩的笑話,周軒卻在沉思,追逐腦中那一閃而過的靈光。

「生氣了?」

「沒有,苗苗,你說比賽場也有賭博嗎?」周軒問。

「當然有了,賽車賽馬拳擊等等,或大或小,或多或少吧。」苗霖拍拍周軒的肩頭,大有深意道:「這次表現不錯,還算有點腦子。」

周軒倒吸一口涼氣,如果按照這個思路走,劉浪那次意外出局的最大受益人不是當界的冠軍,而是幕後的這些賭徒。

曹蔭天為副市長兒子,名義上自力更生,但他的跟班小弟許超就可以在臨海擁有多套別墅房產,那麼他的錢,究竟從何而來?

販賣毒品和正當生意都會盈利,但不至於幾年內就讓曹蔭天財源廣入。

等到沒人時,周軒給張磊打個了電話,將心中的想法告訴了他。張磊對此持認可態度,「曹蔭天個人資產抄十億,而名下只有一些小型的投資項目,我們的懷疑方向是毒品,但隨著國家嚴打的升級,他們賺錢很難,賺大錢更難。所以,我認為你提供的這個信息非常重要。」

「張組長,曹蔭天他們說了什麼嗎?」周軒問。

「許超都招了,但那名被稱作霞姐的女人一死,所有的責任都推到了她身上。曹蔭天自然是什麼都不會說,曹副市長几次向局裡施壓,我們也是頂住了很大的壓力。」張磊說道。

「曹副市長分管教育,公安的事情不歸他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話雖如此說,但如果找不到曹蔭天切實的證據來,我們都難免受到處分。」張磊也有些頭大。

「呵呵,張組長跟我叫什麼苦,如果沒有八成以上的把握,你們也不會把人給帶走,還扣了那麼久。」周軒提醒道:「我們的車已經買了,跟之前的一樣,別忘了,得給我們報銷。」

「哈哈,這個我說了也不算,你還是再等等吧。」

張磊立刻掛斷了電話,不給周軒討價還價的機會,周軒也不在乎,當時三個人都能保住命,那就是最大的收穫。

苗霖對周軒的幫助很大,而她的才能也逐漸得到了大家的認可。

在苗霖的參與下,暗物質實驗室建設招標來了五家大型集團公司,並提交了招標文件和各自的報價。參與的公司數量雖然不多,但每一家都能勝任這一項工作。

經過一番思想動員,幾家公司也大度的表示,支持科研建設,都願意用成本價來接下這筆生意。

與此同時,賢士投資管理公司的投資部也正式成立,有苗霖親自把關,招聘了一批一流的理財人員。

「還沒賺錢就花錢,投資部人均基本工資就得一萬,這還不算苗總的。軒哥,我還是覺得買銀子更靠譜些,賺得也不少啊。」姜靚得空來周軒辦公室彙報工作,趁著沒人湊近乎說閑話,「軒哥,咱們多少得看到點效益才行,政府真要調查起來,就像是這錢被咱們貪污了似的。咦,軒哥,你眼睛怎麼了?」

周軒直扶額頭,苗霖就站在門外,姜靚進來也不知道關門,剛才那番話肯定都被聽到了。姜靚不知所以然,「軒哥,頭疼啊?」

「姜經理,你說的這些我都知道了。」周軒正色道。

「嘿嘿,沒人的時候,還是叫靚妹,這很符合我的氣質。」姜靚嬉皮笑臉,「晚上我給你做個溜腰花啊,半夜都聽到你打電話」

「姜經理,人家半夜幹什麼,你都知道啊?」苗霖倚在門口,冷笑問道。

「因為我關心軒哥嘛,工作就夠忙得了,還要」姜靚突然臉色一變,慌張張轉過身來,「苗,苗,苗」

「剛才還是食蟻獸,這會兒怎麼成貓了?」苗霖提醒道:「在公司,必須稱呼職務。如果你在投資公司,肯定開除了。」

「苗總,我下次不敢了。」姜靚擦擦冷汗,抱著文件夾往外走,走到門口,還是忍不住好奇,「食蟻獸是什麼意思啊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