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395章 君子之過如日月之食

第395章 君子之過如日月之食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7-02 03:59  字數:2275

氣氛有點冷,但目前公司大鍋炖現象確實存在,周軒補充道:「哦,是我沒清楚,歐強現為服務公司的總經理。」

嗯,苗霖微微點頭,這氣度,好像公司老大是她,姜靚聲嘟囔一句,被旁邊的商玉紅伸腳踢了一下。

「這位是財務總監商玉紅,可以是一手托兩家,負責兩個公司的財務情況。」為防止苗霖再挑刺,周軒提前解釋。

「這個人事任用,可以根據公司自身情況來定。」苗霖話鋒一轉,拿出一份財務報表,「只是,目前為兩家公司,就要賬目獨立核算。商總監,就拿你們剛剛交付的創富大廈租金為例,可是兩家公司混在了一起。」

氣場強大,目光咄咄逼人,讓商玉紅全身不自在,支吾半天,「這個,是周董同意的。雖然是兩家,但都在周董名下,所以……」

「所以就混淆一起?」苗霖輕笑,「商總監,你也幹了多年的財務了,應該知道這種方式不正規,也不可取。作為財務總監,你沒有起到提醒告知的義務,還含糊敷衍,是不是有點失職?」

商玉紅一愣,但又不出什麼來,這麼做當然也是有私心的,可以用投資公司的名頭解決服務公司的租金。

周軒接過話茬,「公司剛剛成立,確實存在很多的問題,這些亟待規範,這也是我們誠心聘請人才的原因。」

嗯,苗霖又點點頭。

「這位是姜靚經理,負責公司的日常事務,工作比較瑣碎,我就不一一列舉了。」周軒道。

「如果沒猜錯的話,姜經理既要負責人事資源,還要負責電腦設備以及網站的維護,甚至還有計劃營銷,更多時候是後勤管理,偶爾還充當出納吧?」苗霖輕蔑笑道。

「你怎麼知道?」姜靚愣愣問,清清嗓子坐直身體,「我身兼多職,那也是為了公司,為了周董,我不怕苦,不怕累!」

「問題是,職責不分,你幹得好這麼多嗎?」苗霖不客氣問道。

「我,我也沒出大錯啊。」

姜靚辯解,臉都漲紅了,她的工作最為瑣碎,沒有功勞也有苦勞,這點大家都很體諒,怎麼苗霖來了就看什麼都不順眼?

「公司部門也要逐步劃分,剛剛也招聘了一些員工,這種現象以後會好轉,姜經理非常辛苦。」周軒極力維護公司和手下的形象,平時都親如一家人。

「這位呢?在公司的名頭是什麼?」苗霖又問。

劉浪臉上有些掛不住,他跟周軒的關係眾人皆知,自然行動上也自由些,沉著臉沒吭聲,周軒介紹道:「剛確定下來,是我的助理。」

「助理待遇同於副總經理,但是看工資待遇,目前全都是一刀切,一個標準。為什麼要在公司搞無差別對待,這種均衡術用在這裡真的好嗎?」

苗霖這次針對的是周軒,周軒想要辯解又閉上了嘴巴,忙是主要原因,但不能成為不規範的借口,真正的公司運營是不會像他這樣的。

劉浪沉不住氣了,不悅道:「公司里這麼多事兒,要都靠著周董,否則還招聘幹什麼?你還沒任職,上來就挑出一堆毛病,像是在找工作嗎?」

「就是,在你眼裡混亂不堪,但是我們周董還不是創造了很多奇蹟?放眼臨海,除了賢士公司,就找不到第二家公司能發展的這麼快。」姜靚也幫腔道。

「君子之過,如日月之食,人皆見之,有什麼好隱瞞的?」苗霖淡淡道。

「啥意思啊?」姜靚聲歪頭問。

周軒卻投去讚許目光,苗霖借用了古人的一句話,還算給自己留了幾分顏面。

商玉紅試探幾次,鼓足勇氣道:「其實,我覺得苗總的話,都切中要害。現在兩家公司,從原則講,就要分別核算,這點我偷了懶,向周董和大家檢討,我也請求處置。」

「不必過分自責,這事我負主要責任,再了,財務部的人員也是嚴重不足。」周軒將責任攬到自己身上。

「苗總談吐不俗,我本人表示欽佩。」歐強早就鍛煉的很有心胸,表現出很大的興趣,還衝周軒使眼色,這樣的人得儘快留下來。

「苗總已經辭去了創富大廈總經理的職務,現在為咱們賢士公司的總經理。哦,賢士投資管理公司的總經理。」周軒連忙糾正自己口誤,苗霖嘴角一揚,像是在忍住笑,也放鬆不少,「過去的先這樣,近期要進行一些糾正和調整,各個部門都要配合好,爭取讓公司制度早點完善,踏上正規的經營軌道。當然,賢士服務公司那邊,我也是提一些建議,並不干涉。」

鼓掌!散會!

等大家都離開,苗霖笑道:「當眾沒給你面子,沒有記恨我吧?」

「沒考慮那麼多。苗苗,我雖不知道你在創富大廈的年薪,但是遠比我給的二百萬要高,你真的確定要來嗎?」周軒問道。

「那只是掛名的,薪水也沒你們想像的那麼高。」苗霖輕描淡寫,周軒知道,像她這樣的女孩兒,薪水只是名頭。

「你也應該知道了……」

「我知道什麼了?」

「一定是你打的電話通知劉志,苗苗,能多告訴我些關於魅影組織的事情嗎?」周軒誠懇道。

苗霖皺緊眉頭,手指敲敲桌子,不悅道:「周軒,那些事情不是你我能掌控的,知道與不知道又有什麼關係?當前任務,開好公司多賺錢,保證自己的安全,還是多想想給實驗室挖坑的事情吧!」

多餘的話,苗霖諱莫如深,隻字不提,只是警告周軒,這件事兒遠沒有結束,安全依然是第一位。

另外,對於苗霖的私生活,她也不許周軒隨便打聽,兩人關係僅限於工作。

苗霖深藏不露,而這個時候卻大大方方公開來周軒身邊,這讓周軒更加確定,曹蔭天就是猛士。

臨海的大多數危險消除,苗霖便浮出了水面,可見對於魅影組織的力量也是有所忌憚的。

這些先擱置一旁,當務之急,便是解決好暗物質實驗室的建設問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