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392章 論語更新

第392章 論語更新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6-30 05:40  字數:2363

確定好地方,雨過天晴,暗物質實驗室選址是大事,需要反覆確定,不能含糊。因此,周軒還是決定再從空中觀看這處選址,必須讓地質專家首肯方可。

還沒出發,裴勝男在辦公室將周軒堵住,可憐巴巴道:「軒,作為科研所成員,我有必要跟你一起勘察環境,為團隊儘力。」

哪裡是為了科研,分明是想要滿足好奇心,周軒忍住笑:「暑假後,你又要成為臨海大學研一的新生了,沒事兒就多學習,這可是你教我的。」

「對了,不提這個我還忘了。軒,看在我曾經是你老師的份上,帶我上天吧,我從來沒做過直升機,做夢都想。」

「直升機空間有限,還有地質專家一起去,除非你來開。」

「軒,一日為師,終生為母。」

毛線!周軒擺擺手,皺眉道:「再鬧扣你工資!」

別說裴勝男,劉浪都不能跟周軒一起登機,再次乘機來到觀象山,從空中俯瞰,同行的地質專家還沒進行勘測,但從以往經驗,還有已經建設在上面的觀象台,對此處表示出樂觀態度。

也有問題,周軒選址的這處地方,位置在高處,等於從山上打孔。專家表示,會增加不少初期的費用。

也就是說,從平地兩千米深就可以,從這裡,怕是要到三千米。

周軒認為沒問題,多花錢沒什麼,手裡空閑的資金就有五億,另外那些錢,在白銀市場上也表現不凡。

出口設在高處,從長遠看利大於弊,而眼下只是為了省錢,以後周軒會後悔。

地質專家被周軒說得激動了,讓直升機落下來,取出儀器進行了探測,還採集了不少樣本。

兩天後,那名地質專家打來電話,告訴周軒,通過分析採集的樣本,又根據歷年來的有關資料進行地質結構研究,可以確定,這處地點的岩層結構相當穩定,至少已經有五千年沒有大的變化。

完全可以建設暗物質實驗室,而且,非常得完美!

之後,周軒將這個消息反饋給唐濤升,另外也知會了閆平川。大家都覺得非常理想,實驗室畢竟有私人成分在其中,不可能每天都是重兵把守的狀態,觀象台就等於是實驗室的外圍城牆,一雙監測的眼睛。

選來選去,選了一塊不屬於臨海市管轄的地方,利鋒有些意外。得知具體情況之後,利鋒說要和書記開會討論下,讓周軒等人再等等消息。

「政府效率都很慢,周軒,常催著點兒啊。」唐濤升叮囑道。

「唐教授,你快要把自己的老闆給逼瘋了!」閆平川看不下去,忍不住插口。

「閆校長,我檢討,不該折磨咱們這位愛徒。只是,心裡一把火燒得旺,連覺都睡不好,我媳婦當年給我生了個兒子,都沒這麼激動。」

唐濤升笑哭了,內心五感交集,想起故去的妻子,流失的歲月,很多美好的畫面只能存在回憶之中。

「老師,該哭的人是我。建設這樣的地下工作室,難度很大,加上實驗室器材的準備,至少得兩個億。」周軒岔開話題,人的年紀大了,要避免沉浸在過去的悲傷中。

「這個自然,超過百米深度,越往下的難度都會大幅度提高。」唐濤升對此很清楚,「不是募集了十個億嘛!」

「可是現如今看來,十個億也是杯水車薪,要想把這個項目繼續下去,任重道遠啊。」周軒心事重重。

「孩子,真是難為你了。」唐濤升感激道,但接下來一句話讓人啼笑皆非,「以後老師不再催你了。」

萬事開頭難,暗物質實驗從零到有,如今又有希望建設真正的實驗室,儘管將來的缺口還是很大,周軒仍然堅信,這些難題都會被攻破。

來自國外的五位專家,也對觀象台這處地址很滿意,從地下上來就能看景,距離市區也近,如此一來,將來的科研工作就不會太枯燥。

散會後,周軒和閆平川並肩走在校園裡,閆平川帶著些懷疑的說道:「你發的課題郵件我已經看了,有些觀點非常新穎,會得到學者的普遍認可。但是你的表述有問題,不該直接說是引自論語,畢竟現有的論語框架比較豐滿,會引發不必要的爭議。」

「老師,當代的論語是不全面的,在歷史更迭之中,流失了一些。我其中引用的,確實來自於論語,只是我無法向世人證明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你怎麼知道那些就是論語原文?難道說,我有生之年,還等到了論語更新?」閆平川好氣又好笑,再看自己這位好徒弟,一本正經的樣子,不像是撒謊。

「這……」

周軒有些為難,穿越而來的身份不能明說,就論語而言,他讀過的肯定要比閆平川還有當代人都要全面。

而且,當代現存的論語,也有所改動,添加了歷朝歷代上層管理者和許多研究學者的偏好。不要說論語,就是歷史書,也有著書者的個人想法融在其中,真假難辨。

「周軒,你是累懵了。這個課題也不著急,先放一放,五一之後再弄。」閆平川說道。

「老師,如果時光倒流,或者哪位君主的陵墓沒被盜空,或許就能看到論語的更新。」周軒堅持道。

「好了,不說這個。」

閆平川拍打掉落在周軒肩頭的幾粒頭皮屑,眼露慈祥的說道:「身兼多職,得到歷練的同時,也讓人倍感疲憊。平時要勞逸結合,注意身體。」

「多謝老師關心,我會的。」周軒感激道。

「年紀不小了,也該考慮下婚姻大事,家中有個女人照顧,也能替你分擔一些。」閆平川大有深意的提醒。

「老師,我才二十多歲,談婚論嫁太早了。而且,您不也是晚婚的倡導者嘛。」

「那不一樣。」閆平川背起手,眼望前方,「感情沒有對錯,也沒有固定的模式,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際遇。但是,從古至今,驚天動地的感情模式也沒有脫離生離死別,愛恨情仇,所以,感情又顯得非常單一,這就是矛盾。」

周軒確實太忙碌了,不只需要女人來分擔他的重任,還需要很多人。暗物質實驗室選址需要等待市政府的消息,賢士公司也開始發布招聘廣告,誠聘各類人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