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383章 製造離開的機會

第383章 製造離開的機會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6-28 07:42  字數:2444

機會終於來了,一個滿臉賤笑的男人拿著兩個紅酒杯過來,半蹲在莫瓊跟前,「美女,一起喝個交杯酒怎樣?」

「我家浪哥會打死我的。」莫瓊撇撇嘴。

「嘿嘿,只是喝個酒而已,浪哥沒那麼小氣。」男人繼續勸。

「不會喝酒。」

「呦,清水芙蓉啊,對了,有酸奶,酸奶總不該拒絕了吧?」

男人又取來杯酸奶,遞到莫瓊跟前,「美女,這個要不喝,那就是不給我面子,等你跟浪哥大婚的時候,二十萬禮金只能變十萬。」

「你還真大方!」莫瓊面不改色。

酸奶杯遞過去,站在不遠處的周軒一隻腳略微向前,前腳掌發力將地毯往後一拉,男人半蹲姿勢重心不穩,到底是撲了過去。

莫瓊和周軒配合得天衣無縫,周軒伸手扶那名男人的時候,酸奶灑在莫瓊的胸前,白花花一大片。

「你幹嘛!」莫瓊佯裝憤怒,慌張張用紙巾擦拭,卻是越抹越多。

「浪哥,你馬子奶撒了!」許超嘿嘿壞笑。

「你們是不是故意的?許超,我的女人你們少打心思,戲弄也不行!」劉浪瞪起眼睛,不客氣的揪住許超的脖領子。

「浪哥,又不是我,跟我急什麼眼啊。」許超扒拉開劉浪的手,朝那名端酸奶的男人說道:「強子,還不趕緊出去給美女買一套新的去!」

「不用了,我擦洗下烘乾就好了。」莫瓊皺眉道。

「美女真是大度,我這裡倒也有女人的衣服,那些小娘們兒都很袖珍,號碼不對,你也穿不了。」

眾人哄堂大笑,這個頭,一般男人駕馭不了。莫瓊瞪了他們一眼,找地方換衣服去了,周軒鬆口氣,以她的敏銳觀察,多半會找到些蛛絲馬跡。

莫瓊這一去,過了半個小時還沒回來,周軒難免擔心,她的人身安全,還有時間過長,也會引起警惕。

「怎樣?」周軒發過去簡訊問道。

「他們太賊了。」立刻收到回復。

還想要問問具體情況,曹蔭天來到周軒身邊坐下,「周董,人生在世,當及時行樂,比手機好玩的東西可多了。」

「這方面,我是土包子,你可要多教教我。」周軒和他碰杯喝酒。

「有人覺得有錢人的生活就是吃喝玩樂,及時行樂,就像現在這樣,美酒佳肴,要男人有男人,要女人有女人,其實我覺得那都很膚淺!」曹蔭天神秘兮兮的說道:「人活著得有追求,得實現自己的價值,不一定非得要名垂青史,但起碼要在歷史上狠狠留下一道痕迹。」

這個說法從一個有錢公子哥嘴裡說出來,感覺怪怪的,周軒問道:「那麼,怎麼做才能實現價值呢?」

「那得看你的心有多大,大部分就是安安穩穩度過一聲,還自我安慰平安是福。還有一些人好點,名利雙收,但過了氣,誰還記得他們?」曹蔭天頗有幾分感慨。

「這就是現實,歷史向前,不可逆流,每個人終究會淹沒其中,比一粒沙塵都要卑微渺小。」

「哈哈,太悲觀了。」曹蔭天猛灌了兩口酒,湊近道:「周軒,我就覺得你與眾不同,怎麼說呢,你就像是老天特意打造的一個人,從骨子裡就和別人不一樣。」

滴滴,手機又有了簡訊,曹蔭天也不迴避,指著手機說道:「我猜,肯定是你相好的。」

「工作聯繫而已。」周軒含糊道,但也意識到,自己擺弄手機同樣會被人關注到。

「我賭一萬,肯定是個女人,還是漂亮女人。敢不敢賭?」

當然不能賭,這個時間段,跟周軒聯繫的只有莫瓊,內容敏感,之前發的已經被周軒給刪掉了。看周軒坐著沒動,曹蔭天激將道:「周軒,太小氣了,你看見那哥們沒?人家連女朋友都可以跟朋友分享,你怎麼一條簡訊都捂著?這樣,單方賭,我贏了給你一萬,輸了給你兩萬,這總行了吧?」

周軒想要把這件事含糊過去,滴滴,手機又接連收到兩條簡訊,還有一條是彩信發送聲音,周軒心裡有了數,「好,為了兩萬塊,豁出去了!」

打開手機,上面是三條信息平台發送的垃圾簡訊,周軒調侃道:「曹公子,可是你非要跟我賭的。」

「兩萬塊而已,就是個玩兒,待會兒我讓人放你車上!」

「那我可就不客氣了,哪天你再來取名,給你打個九折。」周軒哈哈一笑。

「名字不打折!」

又胡侃了一會兒,曹蔭天這才晃著膀子去別處閑聊,不時跟幾個染著彩色頭髮的小太妹摟摟抱抱。

周軒暗自鬆口氣,那三條信息一定和莫瓊有關,要麼是她發的,要麼是聯繫了別人,用這種方法,解除了他的嫌疑。

可是,距離莫瓊更衣,已經過去了快一個小時,她卻還沒回來。作為劉浪的女朋友,自然是備受關注的對象,長時間不在大廳,勢必會引起注意。

「麻煩抬抬腳。」

一名四十歲左右的女人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在周軒旁邊,穿著家政服裝,手裡拿著個小型吸塵器,正在打掃衛生。周軒往一旁挪了挪,家政女人還禮貌的說了聲謝謝。

「先生,這飲料盒還要嗎?」女人露出貪婪神色,想要收集這些瓶瓶罐罐賣錢。

這是莫瓊喝剩的,但長時間離開的情況下,剩下的飲品她是不會喝的,周軒體恤道:「不要了,拿走吧。」

「謝謝。」女人又道聲謝,美滋滋的將飲料罐塞進塑料袋子里。

四十歲的年紀,頭髮已經白了快一半兒,身材有些乾癟,半佝僂著身子穿梭在大廳的角落裡。沒人會注意這樣的女人,她也不關心周圍環境,眼睛裡只有那些可以賣錢的東西。

「麻煩讓一讓。」女人又到另外一處清理,對方也很配合的挪開腳步,倒是讓周軒有些不解。

等家政女走到大廳盡頭,周軒還能聽到吸塵器的聲響,雖然不大,但在這種環境下顯得就非常掃興。

令周軒無比奇怪的是,這裡的人全都變得非常有風度,沒有一人對此表示不滿。

周軒也參加過一些活動,客人在場就開始正經八百打掃衛生的,是種不禮貌行為,怎麼大家對她都表現的如此寬容。

周軒不時將目光落在那名女人身上,發現更多奇怪的現象,依然是沒一個人跟她打招呼,但她每到一處,身邊的人就會停止說笑,變得很安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