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373章 被鎖住的自由

第373章 被鎖住的自由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6-24 20:26  字數:2615

張磊看了看手錶,冷冷笑了,不用說,所謂的珍藏也是來自於陶寶兒的幻想。

「是塊名表,幾萬塊,絕不是收藏版,更沒有百萬價值。另外,陶寶兒個人賬戶上的錢也都花的差不多了,目前還剩下山水灣一套房產和十幾萬存款吧。」

張磊的話,如同一盆冷水,將周軒澆了個透心涼。

一個不願意承認父母遠去的孤獨女孩兒,每天生活在虛無縹緲的世界裡,可憐可悲。而就是這樣的一個女孩兒,卻在關鍵時刻救了周軒。

「在臨海,職業賽車手數量並不多,但我們會以劉浪為突破口,逐一進行排查,希望你能做好他的工作,積極配合,並做到保密。」張磊認真的說道。

「可以!我讓他全力配合。」周軒點頭,「但是我想先去看看陶寶兒。」

「我還是讓人送你過去吧。」

臨海精神衛生中心,位置在郊區,相比較其他醫院,顯得非常安靜,偶有出入的病人家屬,都是步伐沉重,心事重重的樣子。

身邊有警察跟著,周軒很快找到了陶寶兒的負責醫生,比較巧,這名女醫生也姓陶,白白胖胖,嘴巴小小的,帶著自然的笑意,倒是給枯燥的環境增添了些許喜慶。

「陶醫生您好,我是陶寶兒的朋友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周軒,很高興見到你,長得很帥,難怪喜歡你的女孩子那麼多。」陶醫生一邊開心的握手,一邊仔細的上下打量。

「寶兒給你添麻煩了。」周軒客氣道。

「寶兒有你這樣的朋友,真是幸運啊。」

周軒嘆了口氣,「確切說,是我的幸運。」

說了一會兒話,周軒的手還被陶醫生握著,感覺有些不自在,輕輕抽了出來,關切的問道:「寶兒的病情,到底嚴不嚴重啊?」

「這是陶寶兒的病歷,六年前她就自己來過這裡了,當時也是我給她看的,那時候,寶兒發現自己有些不太對,癥狀還比較輕微,我給她開了葯,叮囑定期來複查,結果一次也沒有來過。」

「那太好了,您比較熟悉寶兒的情況。」

「現在比較複雜。」

陶醫生咕咚咚喝了半杯水,呵呵一笑,「多喝水,有好處。」

可能是跟精神病人相處久了,陶醫生也受到影響,顯得有些古怪,當然,這不是周軒所關心的。

據陶醫生講,陶寶兒身患多種精神疾病,比較突出的便是強迫症和妄想症,這些周軒都知道。

「寶兒一直不肯承認父母離世的消息,堅稱他們在國外。」周軒感嘆。

「已經轉移目標了,陶寶兒開始營造自己的家庭模式,認為你就是她的愛人。」陶醫生提醒道。

「如果這樣能有利於她的身體康復,我很願意配合。」周軒立即說道。

哦!陶醫生艷羨無比,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項,然後帶著他前往陶寶兒的病房。

「呔!名師高徒,一場賭局,穿過千年,遊歷紅塵,循環往複,無始無終。」

突然,一名六十歲左右的戴眼鏡老者跳出來,手指周軒無比詫異,嘴裡念念有詞。很快,一名醫護人員將他拉走,老者不停回頭朝周軒擺手,「披荊斬棘,夢回三國!」

周軒如遭電擊,不由停下了腳步,質疑道:「他是真的瘋了嗎?」

「當然,他是研究歷史的,患有關係妄想症,前幾天還鬧著要夢回大唐呢!」

陶醫生帶著周軒繼續往前走,在一個房間門口停住,外面有防爆安全門,打開後,裡面還有屋門。房間二十平左右,還圍了一圈隔離欄,顯得室內空間更為狹小。

陶寶兒正坐在地上,抱著雙膝看小窗外風景,順著她視線方向,只能看到乾枯的樹枝。

周軒心頭一酸,陶寶兒一直居住在二百多平的大房子里,這裡更像是鳥籠,將她的夢想和自由困住,而這一切,都跟他有關。

「陶醫生,醫院沒有更好的房間嗎?這裡太小了。」周軒皺眉道。

聽到周軒的聲音,陶寶兒立刻轉過頭來,甜甜一笑,「軒,下班了,今天晚上想吃什麼?」

「外在環境是次要的,主要是改變她的內心。」陶醫生不以為然,這已經是很好了,除了沒自由,況且,住在這裡的人也不懂自由的可貴。

「我要最好的護理和房間,陶寶兒的一切費用都由我承擔。另外,這些隔離欄也都撤掉吧,寶兒不是孩子也不是寵物,不需要這些。」周軒依然不能承受。

「我看著安排吧,等情況好轉,還是可以接回家治療。不過,看她目前狀況,兩年內是出不去了。」

「我想單獨和她談談。」

「那最好不過,千萬別刺激的,她目前有暴力傾向。」

陶醫生出去時,將屋門敞開,只是鎖上了安全門,隔著玻璃對周軒說道:「屋裡有門鈴,發生意外可以叫我。」

陶寶兒不會傷害自己,周軒堅信。

輕輕朝著陶寶兒走去,周軒在她身邊坐了下來,很自然的攬住她的肩頭,陶寶兒一臉幸福,輕聲道:「軒,那個壞蛋被我殺死了,我要承擔法律責任。但是,為了你,我什麼都不怕。」

「寶兒,你還記得這件事?」

「你說話好奇怪,我殺了人,怎麼會忘掉呢?」

「寶兒,可能很長時間,你都要留在這個地方。但我會常來看你,另外,咱們也可以通過手機聯繫,什麼時候都行。」周軒輕撫陶寶兒青絲,柔順光亮,像是綢緞從指間滑落,至此,周軒都無法將她和精神病患者聯繫起來。

「那就說好了,拉鉤!」

周軒和陶寶兒勾住小手指,陶寶兒笑嘻嘻道:「我知道你很忙,工作時間我不會打擾你的,夜間也會讓你好好休息。」

「寶兒最乖了。」

周軒鼻頭一酸,將陶寶兒摟得更緊了。

「周軒,我已經將咱們的事情告訴爸媽了,他們很喜歡你,還說邀請咱們去國外玩兒。可是我暈船暈機,怎麼去呢?」陶寶兒發愁道。

唉,周軒鬆開手臂,陶寶兒又在說胡話了。

「軒,你要相信我。這裡的人都很奇怪,他們就是想要把我關起來。看,這是爸媽在國外家中的電話號碼,還有住址,我都記在通訊錄里呢!」

為了證明自己的話是真的,陶寶兒把手機拿給周軒,非要讓他看。確實有國際號碼,還有地址標註,有板有眼的。

隨意擺弄手機,發現陶寶兒的好友並不多,上面有父母、物業、各個快遞聯繫方式、還有特意標紅的周軒。令人無奈的是,還有咖啡廳的。

張磊證實,咖啡廳的地址是虛假的。

「今天我跟爸媽聊了很久,他們也為我找到真愛感到高興。」

很久?查看通話記錄,周軒驚訝地發現,還真有記錄,是對方打進來的,而且通話時長二十一分鐘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