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362章 問世間情為何物

第362章 問世間情為何物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6-21 04:32  字數:2441

劉志鄙夷的推開保鏢的拳頭,立在原地紋絲不動,嘲諷道,「還有你不敢做的的事情嗎?劉浪,我借給你一個膽,有種就打。」

啊!

劉浪暴吼,拳頭只是抖動兩下,猛然向前推出,劉志身形移動快如鬼魅,劉浪一拳落空,想要再打,被周軒一把攔住,「劉哥,你要做什麼!」

「周軒,別攔著我,這事兒跟你沒關係!」

「沒教養!」

劉志萬分鄙夷,轉身就要離開,這句話又惹怒了劉浪,掙脫開周軒從後面奔過去,將劉志脖頸勒住。

這一招傷不到劉志,他猛然向前一甩,劉浪身體直直甩出一條弧線,眼看就要摔打在地上,周軒奮然一躍,用自己身體做了肉墊,高聲道:「劉總手下留人,劉哥身上有傷,不能摔!」

劉志表情複雜,厭惡的甩開手,保鏢大步上前,將手插在內衣兜里,威脅式的眼神看著劉浪。

「劉總,劉哥明天就要準備手術了,今晚需要住院,我可以去送你!」腹部吃痛,周軒還是死死拉住劉浪,以免他再做出過格的舉動來。

「手術?」劉志一愣,眼睛微眯起來。

「嘿嘿,老子命不該絕,交了個好兄弟,手術費有著落了。怎麼,看我沒死成失望了?」劉浪朝著地上吐了口口水。

「你運氣確實不錯。」

劉志帶著保鏢快步離去,把姬盛等人給嚇傻了,劉浪又罵又打,劉志推開保鏢親自過招,居然手下留情,沒讓劉浪落個殘疾。

「老公,好嚇人啊。」濮梅瑟瑟發抖。

「不怕,劉浪,劉志?他們是不是有什麼關係啊?」姬盛猜測道。

「姓劉的多了,別管了,咱們趕緊走吧。」濮梅催促。

劉浪還要去追,被周軒攔住,不悅道:「劉哥,你這是雞蛋碰石頭,做事長點腦子行不行?」

「我最受不了他那種優越感,他心心念念盼著我死,可惜,老子非要好好活著!」

等送走姬盛夫婦,大廳里就只有豐擇還在,有些緊張的向周軒打聽,到底發生了什麼事。

「豐總,說實話我也不是太清楚。不過,出什麼問題,我會負責的。」

「千萬別得罪劉志,這是個狠角色,他要是跺一腳,臨海市都要顫抖幾下。」豐擇小聲提醒。

「我知道了。」

劉浪已經辦理了住院手續,出來參加宴會,是周軒親自給負責醫生請的假,需要在凌晨前把他給送回去。

「對不起,馬上要做手術了,心情比較煩。」車上,劉浪嘆息著道歉。

「跟做手術沒關係,劉志是你兄弟吧!」

周軒突然問,只覺車身晃動一下,劉浪嘴唇緊抿,足足十分鐘沒說話。快到醫院時,才苦笑:「不愧是相師,這都能看出來。」

原來,劉浪為私生子的傳言屬實,而劉志就是他同父異母的哥哥。按照劉浪的說法,他的母親和劉志母親是閨蜜,關係非常要好,父親劉汝生喜歡的也是他的母親。

劉志母親心機頗深,製造各種誤會,心愿得償的嫁給了劉汝生,劉浪母親為此痛不欲生。

然而,劉汝生與劉浪母親彼此之間念念不忘,到底在外面又生了劉浪,劉志母親為此大動肝火,沒幾年就氣死了,而劉浪母親為此背上沉重的精神負擔,拒絕劉汝生再娶的要求,選擇孤獨終老。

「劉志說是我媽害死的他媽,但事實是,他媽害了我媽!」劉浪說完,自己苦笑,「別管誰媽,都死了!還是老頭子不是東西,我媽就是被他騙了!」

「不是,老爺子對令堂是真愛。」周軒嘆口氣。

「老頭活著的時候,我媽不要他的資助,我就覺得不要白不要,過了幾年好日子。但是,他臨死把所有東西都給了劉志,擺明不認我們!」劉浪氣惱道。

「劉哥,手心手背都是肉,老爺子也很為難啊。別忘了那幅畫,難道你一直沒查過拍賣信息嗎,價值過億,他是把明處的都給了劉志,也給你留下了巨額財富。」周軒勸說道。

「可能是吧!」劉浪鼻頭有些發酸,「但劉志太他媽不是東西,我賽車場出事故,八成跟他有關係,這小子,想要害死我!」

周軒看過視頻,只能說那是場意外,是否人為造成,需要調查取證,不好直接評價。

「劉哥,其他不要都不要再想,先把康復手術做好。」

「所以,我只認你這一個兄弟。」

劉浪加速,兩人很快來到醫院病房,值班小護士還非常不滿意,來得太晚,心率監控只能做八個小時。

周軒陪護,迷糊糊聽到劉浪翻來覆去,忍不住笑了,「劉哥,你也害怕做手術?」

「大不了就是個死!」

劉浪坐起身,把燈開開,認真道:「周軒,租房子還有家裡的鑰匙,我都放你家裡了,那幅畫沒人知道,萬一我手術中死了,那畫就歸你了。」

「瞧瞧你,人中長而深,下巴豐滿有肉,法令紋過了嘴角,這可是長命百歲的長相,劉哥,說這些話就是逗我吧!」周軒輕鬆道。

劉浪嘿嘿一笑,摸摸臉,這才放心躺下,很快就傳來呼嚕聲。生命可貴,劉浪嘴硬不怕死,但誰不希望能健康長久的活下去。

被呼嚕聲吵得睡不著,周軒感嘆命運的無情,一個男人和一對閨蜜的愛恨情仇,進而演變成親兄弟的針鋒相對。

摸摸衣兜,周軒這才拿出陶寶兒塞的那張卡片,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副風景畫,夕陽西下,一對小人依偎著坐在山崗上,彷彿已經成了夕陽的一部分。

下面配了一行很俗的話:問世間情為何物,直教人生死相許!

早上不到七點,劉浪就被護士叫醒,「喂,起來了,先去洗個澡,然後抽血化驗!」

「再睡會兒,才七點!」劉浪翻個身。

「八點半就要手術,還要等化驗結果,然後檢查插尿管!」護士不悅道。

「那就先抽血,我一會兒再去洗澡。」劉浪伸出個胳膊。

「不行,針口二十四小時內不能沾水,你又要接受全身的手術」

「煩死了,你們醫院屁大點事兒,都得說成要死的毛病!老子這就去洗澡,轉過身去啊,你還想看啊!」

劉浪晃著膀子去衛生間沖澡,小護士臉上紅一陣白一陣,周軒安慰道:「手術前都會緊張,每個人表現形式不同,多多體諒吧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