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350章 大號的暖爐

第350章 大號的暖爐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6-16 14:33  字數:2319

等到風風火火的裴勝男趕來,周軒大跌眼鏡,大冷天了,還是運動裝套毛衣的打扮,有些縮水的運動褲還露出半截帶有可愛熊圖標的襪子。

不過再看看那五位專家,周軒忍不住笑了,居然是一個系列的。這些人不拘節,又不喜歡西裝革履,裴勝男的出現讓他們有些許親切感,主動擺手打招呼。

人各有所長,裴勝男和幾人交流非常愉快,幾位專家也非常隨意,不時哈哈大笑。

大體的意思是,某個頂級的科研資料網站,轉發了賢士人才網的廣告。其中一人看到後,便和幾位好友相互聯繫了下,達成一致目標,立刻申請簽證,火速趕來。

誠心可嘉,但實際水平還得考證,在周軒的安排下,由裴勝男帶著幾位專家先去休息,至於面試等工作,還得等唐濤升的通知。

幾位專家不在乎酒店的豪華與否,講究住宿的衛生和安靜,裴勝男處理非常到位,一個時後,又回到了創富大廈。

「今天算不算加班?」裴勝男捶著大腿道。

「你在學校加班,能發多少錢?」周軒好笑問。

「三天工資呢!」

「真會算計,裴老師,正經的,你今年跟學校簽訂的合同到期了吧?」

「什麼意思?」裴勝男立刻敏感起來,想到今天的曠課,臉色又變了,「我請假是因為你,你不是跟閆校長溝通嗎?怎麼,他又要開除我?」

「對啊,閆校長了,你今年還要讀臨大研究生,不好安排上課課程,不如解聘。」周軒故意嚇唬她。

裴勝男一屁股坐在沙發上,很是沮喪,嘆口氣道:「這就是社會不公,我們聘任制教師根本沒有保證。從上班那天起,我就在擔驚受怕,算了,現在我媽有工資了,你還給我發輔導費,等畢業後再找工作吧。」

「你的輔導費我也不打算再發了。」周軒聳聳肩膀。

「為什麼啊?」裴勝男幾乎快哭了,抓狂道,「老天怎麼老是欺負我們困難人家!周軒,誰有錢也不氣,我之所以存錢為的是什麼啊,就是希望將來能把我們那套破居室賣掉,給我媽換套大點兒乾淨點兒的房子!閆老頭動不動就要開除我,你也拿錢威脅我!是,錢對於我很重要,但是我時候連生病都不敢,大冬天泡在海水裡冬泳的時候不也過來了嗎?」

「聲點兒!」周軒皺眉道,只要提到失業就激動,還是那樣。

裴勝男抹抹眼淚,咬牙道:「周軒,我也是有尊嚴的,我一個人也能給我媽養老,也能讓她吃飽穿暖!」

使勁跺跺腳,裴勝男哭著就往外走,周軒後悔了,不該跟她開這個玩笑,連忙起身把她拉住,「裴老師,別急啊,聽我慢慢。」

「我裴勝男不是嚇大的!你跟閆老頭有什麼了不起啊,我又不是吃你們家喝你們家長大的!為了這點臭錢,我整天對你們賠著笑,老娘我再也不伺候了!拜拜!」

裴勝男情緒很激動,力氣又大,粉色的鐵拳落在身上,打得周軒嗷嗷叫,真疼!劉浪第一個衝進辦公室,一看拉扯中的兩人,壞笑著做了個擁抱的姿勢又退了回去。

聽取劉浪的建議,周軒伸開臂膀,將裴勝男結結實實抱住,懷裡的佳人扭捏兩下,終於安靜下來,卻也不領情,直挺挺的站著流淚,就像抱著一根粗木頭。

火力很旺,鼻尖額頭全都是汗,靠近有熱氣升騰,難怪冬天不用穿羽絨服。

「裴老師,對不起,我跟你開玩笑的。我跟閆老頭,不,閆校長商量好了,把你調到科研所去工作,月薪嘛,起步兩萬,你看怎麼樣?」

裴勝男一愣,眼淚立刻沒有了,「你,你不會是在逗我玩兒吧?」

「現在不敢了,你打人很疼的。」周軒不敢鬆手。

裴勝男哭得更凶了,也張開了自己的雙臂,周軒閉上眼睛,等待拳頭雨點般落下,然而並沒有。

裴勝男輕輕環住周軒的腰,哽咽道:「軒,你真壞,以後不要拿錢來嚇唬我好嗎?你不懂,那時我媽媽為了賺幾百塊錢,在樓道打掃衛生,我們娘倆看到地上有五塊錢,高興地尖叫著跳了起來。可是我看到,當媽媽把錢揣到兜里的時候,卻背過臉哭了。我這輩子最大的心愿,就是希望媽媽再也不要為錢發愁。」

「對不起,裴老師,是我不該開這個玩笑。」

「人家都不是學校老師了,你是不是該改口了?」

「你的人事關係不還在學校嗎?」

「很快就不在了!」

聽到了磨牙聲,周軒打了個寒顫,連忙改口,「勝男姐!」

「誰他媽是你姐!」

腳面被狠狠剁了一下,留下了清晰的鞋印,裴勝男威脅道,不許喊痛!周軒臉憋得通紅,牙縫裡擠出兩個讓她滿意的字眼,勝男!

嘻嘻,裴勝男這才滿意笑了,卻賴在周軒懷裡不走,屋裡本就有暖氣,再抱著個大號暖爐,周軒口乾舌燥,有熱血往上涌。連忙調整呼吸,自我安慰,這是正常反應,君子依偎猶正派也!

姜靚來彙報工作,被門口的劉浪攔住,噓聲道,少兒不宜。這裡可是辦公室,有什麼不宜的?難道周軒心血來潮,看起了電影?

電影也一起看過,還赤誠相對過,有什麼了不起,姜靚硬要往裡闖,卻被劉浪堅定的推回她的辦公室去了。

「劉總,怎麼這種私人事兒你也管啊?」姜靚氣哼哼道。

「咱們周董太辛苦了,應該身心放鬆下。」劉浪嘿嘿壞笑。

「心靈放鬆就夠了,身體不行。」姜靚又想去。

「我的工作職責,就是保證周董不受干擾,不行就不行。」

「算了,我倒是看透了,你們這些男人,沒一個好東西。」

周軒一個姿勢也累了,商量道:「勝男,我已經道歉一百遍了,能不能別在往我的身上抹鼻涕了?」

裴勝男這點好,雨過天晴不記仇,更何況即將有了兩萬的月薪,睡覺只怕都要笑醒。

既然成為科研所的工作人員,周軒將那幾份簡歷交給她,帶回學校給唐濤升看看,是否有用得著的人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