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345章 看到了第二個

第345章 看到了第二個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6-14 17:20  字數:2345

張先生帶著周軒和劉浪,上了四樓,打開了門,裡面倒也很寬敞。通過簡單了解,他就是個安裝捲簾門的私企老闆,妻子也是銀行的職員,在臨海市也能過上康生活。

「周董,你給看看,是不是風水出了問題,老母親身體一直很健康,半年前,身子骨突然就差了,現在整天呆在床上,很少下地。」張先生道。

不錯,還是個孝子,周軒挨個屋轉了一圈,最後走進了老太太居住的屋子。老人家正蒙著頭睡覺,聽到了動靜,掀起被子的一角看了看,接著就蓋上了。

「去醫院檢查了嗎?」周軒問道。

「看了好幾次,身體沒有大問題,各項指標都基本正常。但現在這種狀況,怎麼能讓人不擔心。」張先生壓低聲音道:「醫生讓去精神科看看,這不是我媽有神經病嘛,當時我跟愛人還跟醫生吵了一架。」

周軒已經看過了整個房子,外面的風水沒問題,令老人如此倦怠的原因,一定就在這個屋子內。

「煙味可真濃。」劉浪抽著鼻子道,他曾是個煙鬼,對於煙霧的耐受力比較強,處於這樣的環境還是覺得嗆人。

老人家睡的是單人床,就在床鋪的對面,放著很多塑像,觀音、彌勒、十八羅漢,還有側身躺著的佛祖。

煙味正是來自供桌,嚴格意義講,是焚香留下的氣味。

還有個掛著紅布的盒子,周軒掀開一看,裡面放著兩尊雕像,他都認識,當今社會的文財神比干,和武財神關羽。

來自三國的周軒,一度非常納悶,關羽不過是蜀國的一員大將,怎麼就能演化成財神的形象,被處處供養?而且,還被稱作忠義無雙的典範。

信仰是不能被隨便打破了,更何況已經既成事實,周軒只能認為,或許關羽就真的是神靈下凡吧!

「張大哥,這些都是怎麼回事兒?」周軒問。

「老母親今年開始信佛,就去寺院請來了這些佛像,天天燒香。可是,身體反而不如從前,這兩尊財神倒是我請來的,就圖個發財平安嘛!」張先生解釋道。

老人家整天呆在煙熏的屋子裡,年紀大了又很少開窗,時間久了,一定會影響健康,而這種影響往往是潛移默化的,很難察覺。

張先生也是出於一片好心,結果卻辦了錯事,周軒不好直接點明,換了一種法,在風水學上,也是合情合理的。

「問題就出現在這間屋子裡,供養之物,雖然神聖,在歸屬上依然屬陰,不適合放在明亮之地,我看你西北的那間屋不錯,挪過去,開窗通風,老人家的身體就會有好轉。」周軒道。

「這個,我得問問老媽。」張先生不敢做決定,還是叫醒了老母親。

老太太疲憊的坐起來,眼皮還在耷拉著,可以證明,剛才她雖然掀開了被子,也沒仔細看。

「老媽,周軒周董來了,他給咱家看風水。」

「哦,哪個周軒啊?」老太太拉著長音迷糊糊問道。

「就是電視上下圍棋的那個,贏了外國機器人的。媽,你不是一場不落的都看了嗎?」

「機器人來了?讓它走,走!」

「媽,你怎麼糊塗了,是周軒來了!」張先生苦笑,回頭跟周軒解釋,「我媽整天昏睡,腦子犯點糊塗,精神真的沒毛病。」

「我能看得出來。」周軒走到跟前,彎腰笑道:「老人家,你看看,我跟電視上的,哪個帥啊?」

老太太眯起眼睛,一看真的是周軒,頓時精神了,看著他上下打量,「不錯,跟電視上一模一樣,個子不矮啊!」

「老人家,佛也要歸位,放在這裡不合適。你看,挪走了,也不耽誤你供奉。」周軒道。

「不是常伴佛前嗎?」老太太也有自己的理由。

「媽,放這裡不對,對您身體不好!」張先生有些著急。

「胡!就是把我這條命供奉給佛祖,我也捨得,再誹謗佛,我就打你!」老太太氣哼哼道,在家也是老霸道了。

「老人家,心中有佛,就是常伴佛前。佛也喜歡清靜,你總在他們身邊,而且還吃住換洗,也是種打擾,不禮貌。」周軒解釋道,自己都覺得很牽強。

「哦,是啊,這樣對佛不敬!你的有道理,那就趕緊挪走吧,記得給我預備個墊子,把香爐也記得挪過去。」

還是周軒的面子大,老太太居然答應了,張先生感激不盡。

問題指出來了,周軒就準備離開,老太太要起來送行,被他阻止了,還是好好休息,年紀大了,不要亂走動才對。

張先生連忙取出備好的五千塊錢,周軒只是抽了一張,「你有一份孝心,錢可免,象徵性收一點吧!剩下的就當做給老人家買補品吧!」

「這怎麼好意思,您能親自過來,已經讓我感到很榮幸了。」張先生感激的不知道什麼好。

「呵呵,我也是個普通人,看相看風水就是我的職業。」周軒笑道。

到了門口,張先生突然想起了什麼,讓周軒稍等一下,跑進了屋裡,取出一樣東西,交在周軒的手裡。

「這是我的一個客戶送的,當時頂了一千塊錢,不瞞您,拿到古玩市場上,沒人認識,連個出價的都沒有。我知道您是書法家,上面好像是有字,送給您留作紀念吧!」張先生一片誠意,唯恐周軒推辭,乾脆虛掩著門,做出隨時關閉的動作。

周軒愣在了當場,三角形的旗,上面根本就不是文字,而是符文,這居然也是一面構建法陣的陣旗。

之前古玩市場的老闆就送了一面陣旗,如今居然看到了第二個,到底這個世界上,還有多少陣旗?

「張先生,這東西我……」周軒正要推辭,張先生已經關上了門,劉浪敲了幾下,也沒打開。

「什麼破玩意值一千塊錢?」劉浪湊過來問道。

「這可不是破玩意,只不過,世人都不認識罷了。」周軒猶豫了片刻,還是收下了,陣旗很珍貴,但是沒人認識,所以,在古玩界就沒有價值。

好像記得師父過,構建法陣之時,需要八面陣旗,如今周軒的手裡已經有了兩面,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同一個法陣上用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