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311章 神仙水

第311章 神仙水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6-04 20:56  字數:2482

賈全立的審訊工作,立刻緊鑼密鼓的展開,這老傢伙一直喊冤,回答問題也是避重就輕,他承認肖億去過玄通預測館幾次,開始是說精神壓力大,晚上容易失眠,還做噩夢,賈全立為他緩解了癥狀,肖億對此也非常滿意。

事發那天,肖億確實去過玄通預測館,但問的是感情問題,說是發自內心的喜歡公司的財務總監,夜晚都要摟著她的相片才能睡著。可惜,上天無情,財務總監離職走了,連見面的機會都不給。

肖億隻是前來求測,能否追上夢中情人,賈全立聲稱預測的結果是沒戲,讓他斷了這個念頭。除此之外,真的就沒有其他事情。

賈全立很有表演天賦,一人扮演多個角色,連肖秘書的神態語氣都模仿得惟妙惟肖,令審訊的警察暗嘆太有畫面感。

描述完畢,賈全立一把鼻涕一把淚,嘟嘟囔囔的總說惦記遠方生病的家人,請警察同志趕緊放他走,再晚了,只怕最後一面都見不到。

翻來覆去,賈全立廢話很多,但就是不說關鍵內容,肖億在他的預測館裡,當然不止是問卜,一定還發生很多事情。

如今肖億閉著眼睛躺在病床上,不能開口,賈全立的話又不能全信。警方通過走訪調查,發現賈全立有多處房產,也有多名情人,但這都跟本案無關。

跨省合作,警方得知賈全立確實有個癱瘓在床的年邁母親,與賈全立所說吻合,審訊工作進入僵持階段。

最後,還是那些被紅毛從垃圾箱里撿起來的瓶瓶罐罐起到了作用,當那些東西擺在桌子上時,賈全立的臉色就變黃了,不由自主的發抖。

至此,賈全立說話漏洞百出,前言不搭後語,但咬緊牙關依然不肯承認罪名。明明看出破綻,但卻無法突破,審訊警察也很著急,真恨不得採用周軒的法子,把這些東西全灌到賈全立嘴裡。

罪名不成立,是要放人的,而另一個意外情況發生了,賈全立竟然早染上了毒癮,兩天後發作了!

任憑賈全立再狡猾,也抵抗不住毒癮發作時的痛苦,終於把一切和盤托出。

「周軒,再來趟市局吧!」張磊打電話過來。

「怎麼,賈全立的事和魅影組織有關?」周軒問道。

「不好說,見面再談。」

不敢耽擱,周軒立刻出發,還是那間辦公室,裡面卻只有張磊一個人。

「賈全立全招了,現在證據確鑿,可以對他量刑定罪了。此事多少跟你有些關聯,所以讓你來提個醒。」張磊上來就說道。

「感謝張組長!」周軒抱了抱拳,問起了最關心的事情,「民事賠償這一塊呢?肖億那邊可是急等著用錢,我可是聽說了,賈全立個人財產不少。」

「錢再多,家裡老娘都快病死了,可恨他避難的時候,還不忘利用親情。」張磊搖搖頭,又說道:「受害人符合刑事附帶民事賠償的標準,賠償也會按照流程順序到位的,法院會秉公處理的。周軒,你還是多關心下自己吧!」

「唉,我一直麻煩不斷。」周軒嘆了口氣。

張磊面色凝重,將事情的前因後果講述了一遍。首先,賈全立對周軒是心存怨恨的,源自於周軒的起名館搶了他的生意,另外,他還主動供出另外一件事。

當初起名館去過一個銀牙男,塞給周軒五千塊錢後反咬一口,說是周軒敲詐。

「我記得這件事,當時就覺得很蹊蹺,所以提前把他的錢送了回去。原來,這個人就是賈全立指使的。」周軒回憶過往細節。

「之所以那人沒有供出賈全立,是因為收了他的好處兩萬塊。」張磊提醒道。

「人為財死。」

「這件事警方會處理的,還有兩件事,非常棘手。」張磊手指頻率較快的敲打桌面,皺眉道:「第一件事,據賈全立交代,他不知什麼時候染上的毒癮。但可以確定的是,最近半年以內,所以目前吸食不是很嚴重,還可以控制。」

「看他肥頭大耳的,應該也不是常年吸毒的人。」周軒點點頭,卻有些刻意迴避張磊的目光,不知為何,他想到了有過同樣遭遇的白芮,他是被人強行注射。

「周軒,你是不是想到了什麼?」張磊目光如炬,盯著周軒不放。

「沒有,我沒有接觸過這類物品,而且之前也不認識賈全立。」周軒擺手道。

張磊點點頭,又說到了第二件事,肖億去預測館問的是感情不假,賈全立也確實說的是兩人沒戲。但是賈全立卻暗示說,二人前世本是夫妻,這輩子也可以再續前緣,但卻被周姓人給擋住了。

肖億知道商玉紅的老公姓安,但後來一琢磨,就覺得對上了,商玉紅辭職後去了賢士公司,在周軒手下當差!

居然是周軒從中作梗,肖億表現的很憤怒。

賈全立正想要除去周軒,怎會放過這個大好機會,將一種可以刺激神經的藥水放入肖億的杯中,騙他喝了下去。

喝下了這種有毒藥水,肖億暈乎乎走出玄通預測館,然後便有了後來那一幕。

「為達目的,不擇手段,為了對付我,賈全立不惜害了肖億,真是豬狗不如!」周軒惱道。

「這種藥水,是賈全立口中的神仙水,配方十分複雜。開始一兩個小時沒有太大反應,隨後可以讓人精神亢奮,天不怕地不怕。再過一段時間,又會令人精神消沉,產生厭世的情緒。」張磊面帶慍色,「在臨海,居然有這種東西出現,如果廣泛流行,後果十分可怕。」

「不是逮找了賈全立嗎,可以順藤摸瓜,找到生產這種毒水的窩點。」周軒義憤填膺道。

「沒那麼簡單,也是幾個月前,賈全立從一個路過推銷的女人手上買了兩瓶。其中一瓶他偷偷做了試驗,另外一瓶,就用在肖億身上了。」

「張組長,或許這個女人就是碰巧路過的?」周軒試探道。

「凡事都有可能。」

張磊大有深意的拍拍周軒的肩頭,依然叮囑他,如果有什麼特殊情況一定要及時告知。

賈全立厭惡周軒搶了他的飯碗,兩次陷害周軒,還有愈演愈烈之勢,這是在明處的敵人。而此人正巧染上了毒癮,而且正巧買到了神仙水,會不會還有其他人在推波助瀾?

事實清楚,證據確鑿,等待賈全立的將是冰冷的手銬和漫長的監獄生活,他所能慶幸的就是,肖億沒死,他也不至於被判死刑。

肖億活了下來,但回天乏力的是,成了植物人,周軒正想著再給他籌點費用,肖娟卻來到了賢士公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