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310章 神秘的職能部門

第310章 神秘的職能部門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6-02 17:32  字數:2314

正當大家萬分沮喪之時,意外又發生了,不知什麼緣故,火車再次停了下來,此時,車尾幾乎已經要開出站台。

「怎麼回事兒?」周軒疑惑道。

「哈哈,管他呢,天助我也!賈全立這狗日的別想跑。」劉浪興奮不已,直奔十四號車廂,使勁拍打著車窗。

更讓人費解的是,沒多大會兒,列車員竟然打開了車門,往外張望兩眼。劉浪只是猶豫一下,便跳了上去,列車員也沒有攔著。

周軒和那名警察互視一眼,心領神會,急忙也衝上了火車。

快速走了一遍,沒有發現賈全立,又聯繫列車員打開了衛生間,也是空空如也。就這麼大地方,不信賈全立能隱身飛了出去!

劉浪一把掀開一床被子,裡面躲著個瑟瑟發抖的人,不過卻不是賈全立,而是一名年輕人。

「做什麼壞事兒了,嚇成這樣?」劉浪疑惑問道。

「我,我什麼都沒做!」年輕人使勁朝斜下方努嘴巴,劉浪順勢一看嘿嘿笑了,拍了那人一下,「小子,良心有,膽子也太小了,這麼多人怕什麼!」

劉浪使勁朝著床鋪下方踢了一腳,慘叫哀嚎,周軒微微一笑,原來賈全立藏到了這個地方。

躲在卧鋪床底下的賈全立被劉浪揪了出來,上去就是幾大巴掌,他少不了大喊大叫,說是非法拘禁公民之類,同車廂的乘客個個人心惶惶,紛紛躲在一邊。

「小兄弟,謝謝你了。」周軒拱手道。

「不,不客氣,應該的。」年輕人側身捂臉,還用被子擋住頭部,周軒哭笑不得,還真是膽小如鼠,應該是怕被人記住模樣,以後被報復。

劉浪大笑著把被子又給扯開,指著那名年輕人對大家說道:「這裡出了個膽小的英雄,大家歡迎歡迎!」

哈哈哈,乘客們大笑起來,年輕人也訕訕的放下被子,摸著後腦勺跟著傻笑。對面卧鋪上躺著一個年輕女孩子,正用崇拜的眼神看著他,年輕人立刻有了自信,把瘦胸脯挺得高高的。

「兄弟姐妹們,快幫我報警,他們要非法拘留我!」賈全立還在混淆視聽,表情很是到位,真就讓一些乘客起了疑心,交頭接耳的議論,到底誰是誰非。

這時,那名警察的電話響起,接通之後,立刻露出驚喜之色,放下電話馬上露出威嚴神色,冷聲道:「賈全立,別叫了,你被捕了!」

賈全立一愣,梗著脖子問,「逮捕令呢?」

「馬上就送到!」

說話間,一名警察在車窗外亮起逮捕證,賈全立馬上就蔫了,耷拉著腦袋認慫,老老實實的被戴上手銬,帶下了火車。

車廂響起熱烈的掌聲,乘客們不明就裡,但知道一個壞人被截住了,他們的安全有了保障,紛紛讚歎警察辦案果斷,連乘警態度也都變了,說話非常客氣。

賈全立被押走,大家都鬆口氣,火車第三次啟動,終於順利踏上旅途,前後被耽誤二十分鐘,但得知實情的乘客們都非常理解,尤其是十四車廂的乘客,更是為能目睹一場抓捕感到興奮和驕傲。

「小劉,誰讓你送來的逮捕令,很及時啊。」警察好奇打聽。

「六組的張磊組長唄。」小劉咧嘴一笑,「韓哥,你這次立功了,以後多多照顧啊。」

唉,韓警官擺擺手,現在心裡還是一團亂麻。這次很懸,如果不是逮捕令及時送到,後果可想而知,賈全立不知道會跑到哪裡躲起來。

「韓警官,多謝你了。」周軒由衷道。

「誠實說,我現在還在後怕,或許,我也不是個合格的警察,差點放跑了嫌疑人。」韓警官搖頭道。

「不,其實你說直覺相信我,不如說是直覺相信了你內心的正義。」

「可能是吧,做警察久了,從面相和眼神上,也能對人的品行有所判斷,這個賈全立就透著一股子不老實。」韓警官聳聳肩膀。

這句話倒是把周軒逗笑了,這也是相學的一種,從神色表情以及細微的臉部動作,去判斷一個人的行為。

周軒在一些資料里看到過,當今社會有一種特殊的學科分類,叫做心理學,而這個學科下面,還有一個小分類,被稱作微表情。

微表情才能代表人的真實情緒,但它往往一閃而過,停留不到一秒,只有犀利如鷹的眼神,才能準確的捕捉到。

放鬆下來,周軒打聽道:「這個張磊組長,在你們市局主要負責什麼?」

「哦,他是重案組的,負責刑偵一些重大案件,當然是很牛了。據說,他們歸國家安全部門直接管理,至於工作內容以及真實職務,也都是保密的,我們這些基層警察,想打聽都沒地方問。」韓警官如實說道。

走出火車站,看到賈全立再次坐上了警車,不過和來之前的耀武揚威不同,這次是真慫了,低著頭一聲不吭。

周軒自然清楚,賈全立不會輕易承認罪名,想要撬開他的嘴需要過程。

剛回到公司,張磊的電話打了過來,周軒輕鬆道:「張組長,你可真是我的大救星,及時雨啊!」

「少玩兒虛的,你還得感謝肖娟,她到底選擇報案,我們認為這事兒不同尋常,有干預的必要,所以才協調其它部門,抓了賈全立。」張磊道。

「是,肖姐看上去也很心善。不過,要是沒有張組長一直盯著,逮捕令也不會這麼快下來。」周軒笑道。

「知道就好,不過審訊賈全立的事情就不歸我們管了,但我會繼續關注,嘿嘿,說不定就能釣到大魚。」張磊笑道。

「我倒是希望事情能單純一點。」周軒呵呵一笑,說道:「不過,我可以給警方個建議,如果賈全立死不認賬的話,我的朋友搜集了他不少瓶瓶罐罐,可以讓他挨個試一下。」

「主意是不錯啊,但是現在的法律不允許這麼做。」張磊故作遺憾,電話那頭隨即發出了大笑。

「適當的威脅下也是可以的。」

「哈哈,說過了不歸我管,不過你的想法我會代為轉達的,這主意可真夠差勁的。」電話那頭的張磊又是大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