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302章 兒時的傷痛

第302章 兒時的傷痛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5-31 11:12  字數:2536

周軒將安神符遞給商玉紅,讓她貼身帶在身上,對面這個男人,眼中明顯露出了不屑,都什麼時代了,媳婦居然還信這個。所以,這個新老闆很不靠譜。

商玉紅卻是如獲至寶,她昨晚幾乎一夜沒睡,閉上眼睛就是肖秘書血淋淋的樣子,這件事兒畢竟跟她有關聯。何況她還一氣之下,詛咒肖秘書去死。

「商姐放心,肖秘書死不了,不過,這人也真是很讓人討厭。」周軒道。

「我就說,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人。老安,就是我有出軌的心,也不會選擇他這種貨色,噁心死了。」商玉紅又把話題轉向了老公。

「那他就算摔死了,你也沒什麼好心疼的嘛!」男人支支吾吾。

商玉紅立刻惱了,眼中積滿淚水,「什麼叫心疼,我那是內疚,你有沒有點良知?周軒,你看,整天就這樣,我是真後悔嫁給他了!」

「紅,我也沒說什麼啊!」男人支吾道,但是,即便在周軒這個外人看來,說的也不是實話。

「這還叫沒說什麼?要不要我跳樓給你看啊!」商玉紅大吼。

「紅,別生氣了啊,你一晚上沒睡好,我精神也不好,說錯話了,對不起,孩子還聽著呢。」男人賠笑。

「商姐,你去歇著吧,我跟姐夫好好聊聊。」周軒對商玉紅道。

「安如山,收起你那張臉,周董來了,是貴客,管好自己的臭嘴!」商玉紅直呼老公的名字,隨後去了裡屋。

安如山搓著手,臉都紅了,一旁的小姑娘也被媽媽叫了進去,不想打擾了兩人談話。

「姐夫,我能看出來,你不太信術士。」周軒開口道。

「談不到信不信,跟我的工作性質有關吧!」安如山擺了擺手,媳婦不在跟前,反而放鬆了許多,也恢復了幾分領導的威嚴。

「姐夫在哪裡工作?看你的面相,應該是個學者吧!」周軒道。

「就是個閑職,仰穹山觀象台。」安如山道。

「您是個天文學家?」周軒的眼睛亮了,一直以來,他就對星空很有興趣,只是當代天文學太複雜,沒時間去細細研究。

「不敢稱家,就是個工作人員。」安如山笑著擺手,氣氛緩和了不少。

「姐夫,恕我直言,你的印堂有橫曲紋,額頭最上方有折回紋,小時候命運坎坷不說了,關鍵是曾經受過傷吧!」周軒道。

「小時候家裡是窮,但沒有受傷。」安如山明顯露出了一絲慌亂。

「傷及腎,我看相從不失手。」周軒肯定道。

安如山緊張地看了看屋內,招呼周軒道:「那個,周董,咱們去書房聊。」

跟著安如山進了書房,書柜上滿滿都是天文學的書籍,牆上掛的不是地圖,而是蔚藍的星空圖,幾乎覆蓋了整個牆壁。

屋內當然少不了天文望遠鏡,比周軒那個大了兩圈不止,價格一定不菲。

「周董,快坐!」安如山張羅著搬來一把椅子,又小聲道:「剛才的事情,千萬別讓我媳婦知道。」

「姐夫,你也別緊張,那次的傷已經痊癒了。」周軒笑著說道。

安如山出去把茶水端了進來,搖頭道:「到底沒有根治,因為這件事兒,我這些年跟小紅在一起,一直戰戰兢兢,不太行。」

「你這是心理作用,我倒是有個方法,可以讓你和愛人盡情享受夫妻之樂。」周軒道。

安如山的臉又紅了,周軒恰好點出了他最大的心病,守著個漂亮媳婦,那方面不盡人意,怎麼讓他不擔心媳婦紅杏出牆?

「周老弟,你還真是了不起,在你面前,什麼秘密都藏不住。」安如山道。

「請放心,每個人都需要**空間,我不會跟商姐說的。」周軒保證道。

安如山終於放鬆下來,說起了小時候的事情,他那時就膽小木訥,曾經被個壞孩子圍著打了一頓,下面被踢的流了血,還住進了醫院。

這件事兒給安如山留下了揮之不去的陰影,每每床上表現不佳,就認為是小時候留下的禍根,越緊張越不行,天天擔心媳婦到外面找食吃。

「老弟,不瞞你說,我真得很愛小紅,很怕失去她。那時候臨海剛流行私家車,我省吃儉用也給她買,平時工作清閑,家務全包了,為的就是讓她生活的高興。唉,底氣不足,我也知道自己疑神疑鬼,管不住啊!」說到這裡,安如山的眼圈紅了。

「人倫大道,當然很重要,姐夫,商姐對你也是忠貞不二,我不會看錯的。至於身體,沒有病,得去除心理障礙,按照我說的方法練習,堅持一段時間,必見奇效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一定能堅持。」安如山眼神堅定。

安如山看起來體質有點差,這也是不自信的原因,周軒除了教給他深蹲之法,又加上一條,登山。

安如山雖然在觀象台工作,但上山下山都是坐索道,他連連點頭,表示以後不會腿懶,徒步登山,將身體鍛煉得棒棒的。

周軒又強調,他看商玉紅的面相,本性賢淑,而且還有福氣,夫妻之間貴在信任,無端的猜疑,只會增加矛盾,將事情推向另一面。安如山連連點頭,表示一定克制自己的猜忌,好好和媳婦過日子。

考慮到劉浪還在下面等著,周軒提出告辭,安如山帶著真誠的笑容,招呼妻子,將周軒一直送到單元門的門口。

「姐夫,改天我要向你請教天文學的知識。」周軒道。

「沒問題啊,現在喜歡天文學的越來越少了,有時間我請你去觀象台,體驗一下天文照相望遠鏡。」安如山一口答應下來。

商玉紅髮自內心的佩服周軒,從丈夫的神情中不難看出,他已經跟周軒成為了朋友,在商玉紅的印象中,丈夫似乎從來沒這麼開心過。

「紅,晚上我給你洗腳按摩啊!」安如山低聲道。

「周董能聽到的。」商玉紅捶了丈夫一記粉拳。

「怕什麼,咱們夫妻恩愛嘛!」

「嘿嘿,我什麼都沒聽到,告辭了。」周軒壞笑著,坐進了車裡,消失在夜色中。

「唉,怎麼忘了請周老弟吃飯?」安如山一拍腦袋,光顧著說話了,居然忘了這個茬。

「你這腦子還能記得什麼,裡面裝的都是醋。」商玉紅嬌嗔道。

「嘿嘿,從今天起,我要雄起。」安如山壞笑道。

「改天我要問問周軒,到底給你灌了什麼葯,瞧你樂的,都忘了姓什麼了吧!」商玉紅挽著丈夫的胳膊,上樓去了,看丈夫這麼開心,自己的心病也好了大半。

商玉紅這塊安頓好了,但是,周軒這邊的煩惱並沒有解決,而且還有愈演愈烈的架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