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301章 跳樓風波難平

第301章 跳樓風波難平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5-31 11:12  字數:2386

國貿大廈老總的秘書跳樓了!

當弄清楚肖秘書的身份之後,這條消息立刻驚動了臨海市的新聞圈,蘇芳菲急忙趕往了醫院,跟一同趕來的其他媒體記者,不停穿梭在醫院的病房中,厚著臉皮向醫生護士打聽消息。

手機泛濫的時代,有人將肖秘書墜樓後的視頻,發布到網上,取的名字五花八門,比如,討債不成方被推下高樓,妻子出軌男人一跳無煩惱等等!

晚飯也沒吃成,周軒和姜靚蔫頭耷腦的回到了家裡,心裡都非常清楚,這一次多少又惹上了麻煩。

畢竟肖秘書是從賢士公司出去後跳的樓,警方不會放棄這條線索的。

「幸虧我把起名館的監控挪到這邊來了,警方調查也沒我們什麼事兒。」姜靚心有餘悸道。

「這事兒做得好。」周軒愁容不改,肖秘書來過賢士公司是不爭的事實。

「軒哥,要不咱們幾個口風一致,就說肖秘書沒來過?」姜靚又想到一個主意。

「當然不行,誰知道肖秘書臨來之前,有沒有跟別人說起過,欲蓋彌彰。而且,創富大廈四處都是監控,同樓層也有目擊證人,撒不了謊的。」周軒連忙擺手,隱瞞反而說明心裡有鬼,不如實話實說,「也不用擔心,我們又沒把肖秘書怎樣,跳樓屬於他自己的行為。」

「就是,我們也沒碰他。」姜靚剛說完,急忙捂住了嘴巴,劉浪可是曾經動過手,恐怕難逃干係。

就在這時,周軒的手機響了,是個陌生號碼,接下來一聽,是負責創富大廈的臨中區派出所打來的,這人自稱杜警官。

「我們接到跳樓者肖億家屬肖娟的舉報,說是肖億跳樓前,曾經給她發去了一條簡訊,你們公司有毆打的行為。」

「杜警官,他來鬧事,想要對我動手,只是被我的司機打了一拳,然後他自己走了。想必你也清楚,肖秘書是在六樓跳下去的,我們當時都有不在場的證明。」周軒如實道。

「真的只是一拳?」杜警官又問。

「連我在內,有四個人可以作證,就是一拳。」

「你們可不要聯合起來做偽證,否則,後果是非常嚴重的。」杜警官提醒道。

「我的辦公室里有監控,警方明天可以去調取出來。」即便劉浪的拳頭再硬,只是一拳,也不會將肖秘書打到精神失常跳樓。

「這樣最好!不過,肖億的身上,除了墜樓的傷痕,還有很多傷,尿檢指標也不正常,警方已經將此事立案了。」杜警官道。

「他死了嗎?」周軒問。

「正在搶救,還未脫離生命危險。你們公司的人,這幾天都不要離開臨海市,把你司機的電話給我。」杜警官又說。

周軒只能將劉浪的電話給他,隨後,杜警官放下了電話,接著打給劉浪。

「軒哥,以前我總覺得呆在監控下不舒服,沒想到這次倒是派上了用場。」姜靚樂了,沒有什麼比這個證據更好。

當初在女人街的起名館,苗霖就提醒周軒安監控,結果沒聽,差點被白芮給算計了,這一次從起名館挪來的監控,倒是第一時間安在了辦公室里。

很快,劉浪的電話就打來了,一通的亂罵,當然不是罵周軒,罵警察,罵肖秘書,就打了一拳,居然引來這麼多的問題,讓劉浪深感忿忿不平。

剛安撫好劉浪,蘇芳菲的電話進來了,一如既往的嬉皮笑臉。

「芳菲,你就別添亂了,否則,別怪我在歐總面前不說你好。」周軒正煩著,不得已警告蘇芳菲。

「軒哥,哥,你想多了吧!」蘇芳菲還真怕了,接著說道:「這次我一定不會亂寫,你都不知道,跳樓者的姐姐,在醫院裡遇到媒體就說,賢士公司打了她弟弟,逼迫她弟弟跳樓。」

「這當然不是真的,他要打我,被我的司機打了一拳,接著就走了。」周軒道。

「那個肖秘書也真夠慘的,趴著下來的,所有的肋骨都斷了,全部插進肺里。軒哥,手機關機吧,記者們正在四處打聽你的聯繫方式呢!」蘇芳菲提醒了一句,掛斷電話。

「軒哥,肖秘書不會死吧?想想剛跟他見過面,就覺得瘮得慌。要不,你也給我畫個符吧,我怕晚上睡不著覺。」姜靚說道。

「你還不清楚我看相的水平,他不會死,也好,這次就給他一個深刻的教訓。」周軒也覺得很生氣。

關了手機,想出去走走,周軒又想起魅影組織,一個人在外不安全,只能鬱悶的去書房裡看書。

第二天剛上班,杜警官就帶人來了,調取了辦公室的監控,上面顯示,肖秘書跳過來打周軒,被劉浪一拳打倒,撞在了牆上。

劉浪只是將肖秘書拎了出去,隨後就進了屋,視頻可以證明,只是打了一拳。

「這事兒非常蹊蹺,肖億身上的傷不少,不知道怎麼來的。」杜警官說了一句,又詳細詢問了肖秘書為什麼過來鬧事兒,隨後又撥打了商玉紅的電話求證。

杜警官走了,屋內的電話卻響個不停,都是媒體記者打來的,周軒吩咐概不回答,最後將電話線也拔了。

「真是晦氣!」劉浪不停在屋內走來走去,整個事件中,最麻煩的人無疑就是他。

「軒哥,記者們都在樓下呢!好大一群。」姜靚從窗口看下去,嚷嚷起來。

是大樓的保安,將記者們攔在了外面,周軒道:「今天晚點走,這件事兒千萬不能鬧大了。」

沒有電話,也沒有應聘人員,就這樣一直熬到了天黑,靠不住的記者們都走了,剩下的幾個,也擋不住周軒等人的腳步,媒體們最終還是一無所獲。

周軒沒有立刻回家,帶著昨晚畫好的安神符,來到了商玉紅的家裡。

開門的是個戴眼鏡的男人,看起來老實巴交,一聽是媳婦單位的領導,擠出一絲笑意,將周軒讓進了屋內。

一個五六歲的小女孩,好奇的睜著懵懂的大眼睛,商玉紅果然病了,神色很憔悴,但還是起來招呼周軒。

「老安,別總拉著臉。」商玉紅對丈夫不滿道。

「沒,沒有啊!」

警方給商玉紅打了電話,這件事兒當然驚動了這個疑心很重的男人,周軒琢磨既然來了,正好趁著此時,為夫妻二人解開這場誤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