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300章 一語成讖

第300章 一語成讖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5-31 11:12  字數:2309

不這個還好,一聽姜靚要去告他媳婦,肖秘書狂笑起來,面容看上去竟有幾分猙獰。女孩兒膽子都,姜靚下意識往後退了幾步,詫異的張大嘴,好像看到了一隻發瘋的野獸,不,一個魔鬼。

「老子媳婦?嘿嘿,都他媽讓周軒給攪黃了!對,就是怪周軒,你要不,我就不知道媳婦騎牆頭,現在起碼還有個家。不過也沒什麼,現在社會不都這樣嘛,我看不住媳婦,我也不讓別人好過!」肖秘書咬牙道。

「這是歪理邪,自己的不幸,要別人來承擔,甚至以破壞別人家庭滿足自己的平衡感。肖秘書,醒醒吧,回頭是岸!」周軒厲聲道。

我,我?肖秘書有些呆傻的站住,喃喃自語,我睡著了嗎,為什麼要讓我醒醒?

大家面面相覷,這個肖秘書不會是傻了吧,他今天的行為很是怪異,好像被邪物附體了。

正當疑惑之際,肖秘書的瞳孔突然放大,身體變得僵直,周軒一怔,連忙提醒大家道:「不要靠近他!」

話音剛落,肖秘書伸長胳膊,直直的就像周軒撲過來,形同殭屍!

嘭!

劉浪及時出手,將肖秘書打倒,撞到牆上,接著被拎起後衣領,連推帶踢的給弄出去。「滾,再別讓老子看到你!不然,見一次打一次。」

劉浪傲慢的豎起中指,肖秘書卻一反常態,顯得有點害怕,爬起來就朝著樓梯口走了。商玉紅還在哭,姜靚不停安慰她,「商姐,肖秘書那人狗嘴裡吐不出象牙來,姐夫怎麼可能不信你卻相信他呢!」

「唉,你是不知道你姐夫那人,對我看得很死。他啊,不自信,總覺得配不上我。原本就懷疑那子,他要真胡亂點什麼,你姐夫又得跟我吵架。孩子不大不的,也能聽懂話了,讓她聽去,怎麼看我這個媽媽?」商玉紅越想越擔心。

「商姐,如果真有那麼一天,我負責開導姐夫。」周軒拍著胸脯道。

「我知道你是好意,唉,都怪肖秘書。」商玉紅咬碎一口銀牙,厭惡道:「這種人就該死了,那樣一了百了!」

「就是,活著污染空氣!」姜靚幫腔道。

最毒婦人心,歐強攤攤手,周軒苦笑搖頭,但有劉浪在場,就不怕肖秘書再來找事,很明顯,他害怕劉浪。

現在周軒擔心的是,肖秘書這次前來,是受了白雄起的指使,這樣,雙方的矛盾就愈發的難以調和。

收拾好辦公室,周軒拍拍手,「好了,過去的不愉快不要多想了,咱們還得往前看。走,還有什麼煩惱不能靠著吃喝解決呢?」

「歐耶!軒哥請吃飯!」姜靚興奮跳起來,隨即又咧嘴,剛才摔的那下不輕,現在還疼,「我是不是該去醫院做個檢查,讓那死鬼賠醫藥費啊?」

「他出門就讓車撞死了,醫藥費要不到了!」商玉紅不解恨的罵道。

鎖上門,一行人來到電梯口,突然看到有人跑了出來,或者去對面鄰居公司,或者擠到樓梯窗口向下看,還有人驚恐的捂住了嘴巴。

「有人跳樓了!」

「是個男的!」

「六樓跳下去的!」

「是在創富大廈和人吵架了!」

……

各種信息迅速聚攏,姜靚也好奇的探頭探腦,周軒心頭卻猛然一沉,覺得事情有些不妙。等趕到一樓,發現創富大廈工作人員都朝著外面奔跑,還有人邊跑邊打電話。

有人圍在一處空地指指點點,縫隙中可以看到地上縱橫的血跡,姜靚好事兒的伸長脖子一看,驚呆了,臉煞白的報告:「軒,軒哥,死人了!」

「肖秘書?」周軒試探問。

「對!」

姜靚打了個寒顫,商玉紅的臉色也變了,一語成讖,這個倒霉的肖秘書真的被她給咒死了。

「好的苗總,我明白了!」一個匆匆往現場的趕的副總,路過周軒身旁,他清晰的聽到這個副總稱呼對方苗總。

是苗霖,肖秘書莫名跳樓,此事是否和她有關?

「都別圍著了,救護車到了嗎?」副總急的一頭大汗,對旁邊一人道:「苗總知道此事很生氣,咱們創富大廈從沒出過這麼晦氣的事,吩咐不遺餘力的救活!」

周軒放下心,苗霖是不希望這裡出事的,畢竟出了人命,會影響創富大廈的租賃業務。

警方和救護車很快趕到,警方立刻封鎖現場並進行拍照,而醫護人員上前檢查了下,還有脈搏。另外有目擊證人稱,這人從樓上墜落的時候砸到一輛車上,又從車上滑了下來,當時手還能動,或許還有救。

「醫生,我們老總了,一定要救活這個人。」大廈副總氣喘吁吁的道。

「讓開,讓開!」

醫生不耐煩扒拉開副總,擔架上前,將肖秘書抬起來塞進了救護車裡,救護車拉著尖銳的警報,快速駛向市醫院。

「軒哥,我們快走。」姜靚催促道。

「他在六樓跳下去的,就算警方找到我們,也不能明什麼問題。」周軒對此倒不擔心。

「關鍵是晦氣啊,真要是死了,傳出去對我們公司也不好。難怪創富大廈都很重視這件事。」歐強嘆口氣。

周軒和大家快步離開,對於晚餐大家都沒什麼心情了,商玉紅沒見過這種事情,有些慌亂,「我還是別跟你們去吃飯了,得回去給孩子做飯。」

「回去也好,商姐,明天休息一天吧,不用急著上班。」周軒安慰道。

一把抓住周軒的手,商玉紅哭了,「弟弟,我只是隨口,真的沒想他去死。你,肖秘書會不會死啊,他要是死了,會不會還纏著我?」

「看他不像是短壽的,但這次在劫難逃。」周軒道。

「商姐,不用怕,大不了讓軒哥給你畫道符,妖魔鬼怪全都殺殺殺!」姜靚開玩笑故意放鬆氣氛,不過商玉紅還真信了,一再叮囑周軒給她畫個符,否則真睡不踏實。

怪姜靚多嘴,現在也沒有畫符的材料,周軒答應明天一定給她畫個安神符。商玉紅嚇壞了,精神恍惚也開不了車,周軒讓劉浪先把她送回去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