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289章 在外有兼職

第289章 在外有兼職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5-27 08:56  字數:2369

然而不是這樣,庄小艾剝開糖放到項雷嘴裡,還衝拋灑糖塊瓜子的男方親友揮揮手,說了聲謝謝。

「真甜!」項雷傻乎乎的咧嘴笑了,還輕輕摟住了媳婦的肩膀。

庄小艾此舉也引來如潮好評,大家紛紛讚賞新娘子識大體,懂得給男人臉面,難怪能讓項雷如此著迷。

來到台上,庄小艾很自然的把項雷兒子攬在懷裡,少年毫無拘謹感,可以看得出來,平時關係就很好,親如一家。

「唉,你說項雷哪裡比我強?怎麼他就有命娶到這麼好的媳婦!」井德善羨慕不已。

「持家又賢惠,這媳婦是不錯。」劉浪陰陽怪氣的說了一句,回到屋裡自行吃起來。

煽情而又老套的結婚儀式,周軒沒多大興趣,井德善張羅著給大家倒酒,來到劉浪跟前,劉浪把酒杯蓋上,「不知道開車不能喝酒的嗎?」

「那,就喝飲料?」井德善賠笑問。

「老子又不是娘們兒。」劉浪哼笑。

這人伺候不起,井德善搖了搖頭,回來挨著周軒坐下來,「老弟,咱倆今天必須喝一個。」

「我點到為止吧。」周軒舉起杯。

吃到一半兒,一對新人也來到房間用餐,此時的庄小艾已經換上一套紅色刺繡旗袍,上面龍鳳圖案逼真華貴,做工十分考究。

正在吃飯的劉浪卻放下筷子,斜著身子倚在座椅靠背上,幾乎是目不轉睛的看著庄小艾,這個舉動,似乎缺少些禮貌。

「多謝各位來捧場,我先干為敬!」紅光滿面的項雷已經有幾分醉意了,舌頭都有些打架。

「雷哥,都不是外人,不要喝那麼多了。」庄小艾柔聲勸說。

「媳婦,今天高興,我保證從晚上開始,我都聽你的。」項雷摟住媳婦,眼神炙熱,如果不是有外人在場,肯定要燃燒釋放。

「晚上可不能不聽,否則上不了床啊!」井德善哈哈大笑著調侃。

很顯然,庄小艾不喜歡這樣的玩笑,雖沒露出反感,但似有若無的笑容,不打岔的表現,讓井德善又訕訕的閉上了嘴巴,有些冷場。

「嫂子除了主持節目,在電視台還有沒有其他負責的工作?」周軒問道。

「哦,不知你想做什麼?」庄小艾饒有興緻的問。

「是這樣,我剛開了一家公司,還沒什麼業務,打算從電台做些廣告。但是沒有什麼經驗,不知道從哪裡入手。這不,近水樓台,問問嫂子。」周軒客氣道。

「我雖然不負責廣告部工作,但跟他們都比較熟,到時候給你個最佳時間的黃金廣告,會有立竿見影的效果。」庄小艾並未攜帶坤包手機等物,便找來紙筆寫下一串號碼,「這是我本人的電話號碼,有什麼想法可以聯繫我。」

庄小艾表現的熱情讓周軒一愣,他只是想要打破沉悶的氣氛,隨口一問,有些發懵的接過來電話號碼,竟然不知道該怎麼接話茬。

「怎麼,搞定一單業務,還能有提成?」劉浪突然插嘴問。

「都是朋友,我怎麼會賺錢呢,肯定是想不到的內部價格。」庄小艾一直不看劉浪,大包大攬,周軒則表示感謝。

除了跟周軒說笑幾句,更多時候庄小艾只是保持職業笑容,嘴角習慣性上揚,看不出她的情緒來。

新人總是很忙碌,沒吃幾口飯,又有其他的事情要去忙,周軒覺得時間差不多了,也提出告辭。

在車上,劉浪問道:「周軒,你跟那個女人很熟嗎?」

「庄小艾?」周軒搖搖頭,「不熟,之前只是見過她一張照片。劉哥,我發覺你好像跟她很熟啊?」

「談不上,我見過她。」劉浪如實道。

「庄小艾在電台工作,見過她的人應該很多。」周軒如此認為。

「那不一樣,其實開始的時候,我並沒有太注意到她。說實話,以她的長相,在普通女人當中還算是出眾,但作為電台主持人就差點。庄小艾這個人,最大的特點,就是聲音好聽,似乎受過專業的培訓。」

劉浪這麼一說,周軒也表示認同。庄小艾說話不急不緩,不輕不重,對於語速的控制堪稱完美,而且聲音偏向甜美,頗有古典韻味,不得不說是一種特殊的魅力。

「劉哥,我看你今天表現有點特別啊?說說看,你是怎麼想的?」周軒直接問道。

「對了,她跟那男的,認識多久結婚?」劉浪不答反問。

「應該有幾年了,項雷很喜歡她,一直苦苦追求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我有個朋友搞了個錄音棚,偶爾也會拍一些短劇,這個庄小艾兼職到他那裡做配音,工作很辛苦,報酬一般。我總以為她家境一般,靠著兼職增加收入,但從今天看,她家境殷實,而且還有個捨得為她花錢的男人,你說,庄小艾為什麼還要去做兼職?」

「主持人也是吃青春飯的,這是為以後積累吧?」周軒想了想說道。

「兼職能有什麼前途,而且如果她缺錢可以找男人要。說不上來,就覺得這個女人不尋常,就說這婚禮,她應該是第一次結婚吧?她卻淡定的像是在參加別人婚禮。」

如果這些話是別人講述,周軒定然不會放在心上。出身好,不代表就會養成懶散享受的惡習,庄小艾也有可能是個勤儉自立的女孩子,閑暇時間多種生活體驗,沒什麼不好的。

但是,劉浪受過專業培訓,又曾無限風光,閱人無數,不會平白無故的懷疑一個不相干的新娘子。

照片和本人還是有差距的,前者不會顯露出本人的神態,今天看到庄小艾,覺得她超乎尋常的冷靜,不知是否世面見得多的緣故。

「從古至今,大部分人都不會拿婚姻兒戲的,希望她能跟項雷白頭到老。」周軒由衷道。

「他們好不好的跟咱沒關係,反正我不太喜歡這種心機重的女人。」劉浪說完又自嘲道:「不過太單純的女人也不要娶,像我前妻,只認錢,多麼直接的單純啊。」

「你還在記掛前妻?」

「屁,我是擔心我兒子!」

周軒呵呵一笑,有些想通了,劉浪這是由別人的婚禮想到了自己的過往,再加上對兒子的擔憂,所以才會對庄小艾過分敏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