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285章 主營是人才

第285章 主營是人才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5-27 08:56  字數:2462

歐強欲言又止,幾次張口都說不出來,姜靚看了看他,擺擺手,「軒哥,還是我來說吧。」

「好,說清楚。」周軒坐下來皺眉道,實在想不通,形勢一片大好,他們兩個元老開始起內訌,這不是添亂嘛!

「軒哥,我跟歐總是這麼想的。咱們賢士公司,都是靠著你來支撐,以前賣鎖具,我們還能跑跑業務。」姜靚撓撓頭,嘿嘿笑道:「其實我覺得還行,但是歐總較真,覺得自己沒什麼貢獻,卻拿這麼高的工資。他老是唉聲嘆氣的,我跟著情緒受到影響。」

哦,原來如此,覺得自己在公司的作用不大,周軒不惱反而放下心來。

「周軒,我本人也想為咱們公司做出貢獻,哪怕是像劉浪那樣,對得起自己收入。」歐強解釋道:「我當然不是要離開公司的意思,就是覺得這麼下去,我會成為附屬品。」

「我也有這種擔憂,軒哥會的,我倆都不會。歐總還強點,但是我直到現在,就是看家打掃衛生印名片。」姜靚撇嘴道。

「呵呵,就因為這點事兒?咱們公司有錢,就算是養閑人,誰又能說什麼?」周軒笑道:「這事兒怪我,一開始就沒把握好節奏,這才剛剛步入正軌。歐強,虧你還有社會經驗,你給我說說,哪家正軌公司只有一個法人在支撐?」

「嘿嘿,我知道這個道理,但是無功不受祿……」

「怎麼沒有功勞?肖米鳳那個樓盤不就是你聯絡的關係嗎,否則我每天忙著各種事情,也不會有這個機會。再說了,咱們公司的業務不是菜市場,生意不是每天都有,但靚妹幫忙看家,確保有人來公司可以找到人,不也是貢獻嗎?」周軒正色道:「我就不一一列舉你們對我的幫助。以後,這種話都不要再說了,否則,我真的要生氣了。」

「剛才你提到肖米鳳,我可是記得,她當初要了兩塊地皮,現在第二塊也該批下來了吧?」歐強道。

周軒哈哈一笑,這才是他想看到的歐強,有錢賺的事情絕不會忘記,隨後認真的說道:「咱們的公司不能只是局限於看風水,為各大企業輸送人才會成為主營。」

「對對,不是有那種獵頭公司嘛,集中各種人才信息,向各大企業推薦。」歐強高興道。

「所以,咱們要做的事情很多,都打起精神來,該幹嘛幹嘛。」周軒鼓勵道。

歐強和姜靚這才高興起來,說笑一會兒,心急的歐強立刻聯繫肖米鳳,問她第二塊地皮的事情,還真是及時,已經批了下來。

肖米鳳誠實講,上次沒想到周軒宴請了那麼多知名企業家,而且臨行之時,大家的紅包都不小,肖米鳳不傻,隨便一扒拉算盤都能知道周軒的收入。

想到周軒現在的身家,肖米鳳拿到地塊地皮時非常糾結,愣是沒敢主動聯繫,因為不知道該給多少才好。而要再去請別人,也沒有比周軒本事更高的。

歐強則強調,都是老朋友了,價格好說,參照上次的標準即可。肖米鳳高興無比,當即表態,一周後她親自過來一趟。

等歐強放下電話,周軒笑道:「看吧,歐總的魅力不可抵擋,一個電話又搞定一筆業務。」

「開我玩笑,哈哈,不過,好像是找到了點兒存在感。」歐強也很高興。

滴滴,手機收到一條彩信,是個小樹苗的圖案,周軒臉色陡變,立刻撥通了那個電話號碼,竟然通了。

「別說話,創富大廈樓頂再聯繫我。」是苗霖的聲音。

電話再次掛斷,苗霖是個不同尋常的人,目前還分不出敵我善惡,周軒不想身邊人也捲入進來,推說還有些事情要處理,匆匆離開辦公室。

周軒走了沒多久,劉浪推門進來,問道:「周軒呢?」

「說是有事兒出去了。」姜靚隨口道。

「不可能啊,車鑰匙在我這裡。」劉浪微微皺眉。

「可能是在附近辦事吧。」姜靚又說道。

「他之前見了什麼人,或者接過什麼電話嗎?」劉浪習慣性的眯起眼睛。

歐強也敏感起來,連忙說道:「周軒打了個電話,但是沒有說話,然後就出去了。」

「以後再有這種情況,跟我說一聲。」

劉浪帶著幾分不滿,隨即也走了出去,要去調取監控錄像。

「切,你看他牛的。」姜靚翻著白眼不高興道。

「也算是盡職盡責。」歐強卻陷入思索之中,回憶剛才那一幕,好像有人發信息給周軒,當時他就看到周軒臉色不對勁,打了一個莫名其妙的電話便走了。

想到這裡,歐強也有些驚心,「不會是又有人打著羅雨凝的旗號陷害周軒吧?」

「哪裡不對了?」姜靚還沒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。

「周軒找劉浪找對了!不行,我也得去看看!」

歐強也腳步匆匆離開,辦公室只剩下姜靚一個人,還在那裡思索,軒哥不過是要出去辦點事兒,他們兩個至於這麼大驚小怪嗎?

再說周軒,按著電話里的指示來到創富大廈的樓頂,風勢很大,讓人有點站不穩腳跟。下方景色一覽無餘,頂樓平台也能盡收眼底。

創富大廈頂樓並沒有裝飾成空中花園,但四周有玻璃圍欄,還擺放了木質桌椅,供人觀賞景緻時所用。

周軒來到邊上往下看去,就算他這樣的人,也覺得膽戰心驚,不由抓緊了欄杆。

等了片刻,並沒有看到苗霖的影子,周軒又按照那個電話打了過去,慶幸的是,又接通了。

「苗苗,你在哪裡,我已經在樓頂了。」

「我一定要見你嗎?周軒,你怎麼不長記性,有人能模仿羅雨凝的聲音,也就能模仿我的,怎麼還敢到頂樓來,不怕被人推下去,筋骨俱斷嗎?」苗霖生氣道。

周軒一驚,確實沒想這麼多,「看到你用的小樹苗標誌,所以就沒起疑心。」

「我這次是考驗,還以為你會觀察一會兒再上來,周軒,你太讓我失望了!」

「苗苗,先不說那些,你早就知道有人要害我對嗎?」周軒問道。

「知道太多對你沒有好處,不許打探我的個人隱私。」苗霖略微停頓,「如果遇到極其特殊的事情,可以撥打這個號碼聯繫我,平時不要聯繫。」

「謝謝你,苗苗。」

「言謝太早了,你怎麼知道我跟害你的人不是一夥的,長點腦子吧!」苗霖又說道:「不過,劉浪這人還不錯,應該已經找上來了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