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284章 一笑泯恩仇

第284章 一笑泯恩仇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5-27 08:56  字數:2449

劉浪狂罵一路,周軒也是怒氣滿面。

回到家中,看周軒臉色不好看,姜靚小心翼翼的問道:「軒哥,喝多了?」

「我沒喝酒。」

「怎麼看著不高興啊?」

「劉浪就是個混蛋!」

周軒惱羞的一腳踢到凳子,回自己房間睡覺去了。姜靚愣在當場,好久拍拍胸口,軒哥居然發脾氣了,嚇死寶寶了。

這一晚,周軒輾轉難眠,現代人是聰明了,但心思很複雜,彼此建立信任很困難。直到凌晨,他才昏沉沉睡去,等鬧鐘響起時,腦袋疼痛欲裂,像是喝多了酒。

「軒哥,吃了早飯再走啊?」姜靚後面喊,周軒一聲不吭走出家門。

周軒真沒心情吃早餐,氣都氣飽了,這個劉浪,敏感又自尊,不答應就算了,滿嘴髒話還曲解自己的好意。算了,以後老死不相往來!

向著自己的車走去,周軒卻發現有人依靠在他的車上,看動作像是在吸煙。周軒快步走過去,剛要發作,這才發現那個人居然就是劉浪。

一晚上沒見,看上去有些憔悴,鬍子拉碴雙眼布滿血絲,地上一堆的煙頭,足足吸了有兩盒之多。

「你怎麼在這裡?」周軒皺眉問。

「你怎麼才起床?」劉浪伸著懶腰打了個哈欠。

「咱們之間有預約嗎?」

「行,你是文化人我說不過你。」劉浪嘿嘿一笑,抱著膀子雙腿交叉倚在車上,不解問道:「周軒,我在這裡想了一晚上了,還是沒想明白,你那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。」

「你在這裡等了一晚上?」周軒吃驚道。

「少打岔,我問你,老子才是真正的老子,這句話怎麼解釋?」劉浪問道。

周軒笑出了聲,朝著劉浪胸口打了一拳,「想跟我重歸舊好就直說,何必找借口。」

「嘿嘿,你想多了,教練那活也不是人乾的,寒冬酷夏都得在場地教學,冬天還好說,夏天每天身上結一層鹽啊。跟著你呢,總歸比當教練輕鬆點,這樣吧,工資還是按一萬,我也是賺的。」

劉浪身上毛病很多,但為人不貪,這點周軒很欣賞,擺手道:「一萬是工資,另一萬算是你幫我買車的補償。如果公司效益好的話,另外還會有獎金。」

「嘿嘿,你們三個人的公司而已,一年能賺個百十萬?」

劉浪打趣道,沒把小小的賢士公司放眼裡。這也難怪,以前這樣的小公司法人是很難接觸到他的。

瞧不起人,說出來利潤嚇死你!周軒也不惱,彎曲大拇指,糾正道:「錯,現在是四個人的公司了。」

哈哈,劉浪大笑,「不求多,只要這個工資水平保證我能幹三年就行。」

「為什麼是三年?」

「差不多能把手術費攢出來。」

「一年!」周軒斬釘截鐵的說道,攬著劉浪的肩頭,「走,回去吃早餐去!」

姜靚正在發愁,聽到有人拿鑰匙開門,看到周軒和劉浪笑呵呵的進來,心裡直詫異,都說女人善變,男人也一樣,昨天還恨得咬牙切齒,過了一晚上又尿一壺去了。

「靚妹,快去盛粥,以後劉哥也是咱們公司成員之一了。」周軒高興道。

姜靚撇撇嘴,陰陽怪氣問道:「劉哥,怎麼突然又想通了?」

「我喜歡開這個車的感覺,別說,開慣了就不習慣開教練車了。」劉浪大咧咧說道。

姜靚不信,認為他是奔著高薪來的,周軒也不信,這是劉浪給自己找的台階。不管怎樣,周軒心愿達成,何必再去揭穿別人的心思。

得知在公司,其餘兩位股東目前工資也都才一萬,劉浪堅持只要一萬塊錢的薪水。他的理由是,比起當教練輕鬆,他也想藉此機會好好調養下身體。

周軒答應下來,心裡卻打算另外給他準備一部分資金,等到時機合適,再去醫院接受手術。

劉浪平時看著放蕩不羈,但對待工作還是很認真的,正式上班時換了職業裝,臉上鬍子颳得乾乾淨淨,而且非常守時。長相不算英俊,但一臉嚴肅之時霸氣側漏,有時姜靚看到他都會覺得莫名害怕。

開跑車配司機保鏢,這種配置很罕見,有人說周軒裝,也就隨便他們議論了。

劉浪準時接送,有他在身邊,周軒感覺踏實不少。除了跟周軒熟絡,劉浪這人不太好接觸,在公司的時候常常一整天一句話都沒有。

這天早上,周軒推開辦公室屋門,發現歐強和姜靚正談論著什麼,都是愁眉苦臉的樣子,見到周軒硬擠出笑容,很是勉強。

「都怎麼了?」周軒納悶問道。

「沒什麼,軒哥,喝茶還是喝咖啡啊?」姜靚問道。

「對於我,還用這樣問嗎?」周軒輕笑。

哦,姜靚耷拉下腦袋,不吭聲了。歐強也是坐在沙發上,悶不吭聲,好像有心事的樣子。周軒不解,問道:「到底發生什麼事情,怎麼都這個樣子?」

「周董。」歐強一本正經的稱呼。

「沒人的時候,還跟以前一樣就好。」周軒擺擺手。

「好吧,周軒,我要求降工資。」歐強低聲說道。

「還有我,也降點吧。」姜靚弱弱的舉起小手。

周軒一時沒反應過來,好好的哪有要求降工資的,最近沒發生什麼事情,就是多了個劉浪而已。

周軒試探問道:「你們是不是覺得我跟劉浪走得近了,疏遠了你們?靚妹是女孩子,可以這麼想,但是歐強,你個大老爺們不該有這個心思吧?」

「沒有,劉浪這人挺義氣的。我聽姜靚說,你原來打算給他兩萬月薪,他只收一萬。」歐強鬱悶道。

「就為了這個?」周軒笑道:「這個你們還真是多想了,目前的狀況比較複雜,但我也顧不得招搖了。至於薪酬嘛,兩萬是正常價格,雖然比你們高,但卻沒有股份,如果你們還是覺得不合適的話,以後劉浪的開銷就從我收入里扣除吧。」

「軒哥,我倆都不是這個意思。」姜靚小聲道。

「怕我養活不了大家?怎麼會呢!咱們公司的開端大家都看到了,賺錢還是有保障的。」周軒安慰道。

「錢再多,也要按勞分配,周軒,還是把我的工資先降一半兒吧。」歐強堅持道。

這下周軒不開心了,剛剛搞定外部矛盾,內部又出了亂子,不悅問:「究竟怎麼回事兒,歐強,你來說清楚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