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282章 需要個保鏢

第282章 需要個保鏢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5-25 05:56  字數:2321

推開周軒的手,羅吉野拿起一份報紙看起來。

「羅局長,我被人盯上了,有人利用我跟雨凝的關係製造了陷阱。」周軒解釋道。

「這是你惹的禍,別賴到我女兒頭上。」羅吉野反駁。

「是,這不關雨凝的事情。但是她曾經使用的電話號碼被有心人使用,而且對方知道我跟雨凝的許多細節,說明他們暗中在盯梢。」周軒誠懇道:「羅局長,我自己沒什麼,但我真的很擔心雨凝。」

「到底怎麼回事,你坐下來慢慢說。」羅吉野意識到事情的嚴重,指指對面的椅子。

周軒顧不得坐下,就這麼站著,把事情始末訴說一遍。羅吉野的臉色越發難看起來,很顯然,這是一次有組織有預謀的行動,主要是針對周軒。

「你啊你,天都要被你捅個大窟窿,又要連累我的女兒!」

聽周軒講完,羅吉野急的在屋裡背著手來回踱步,他承認,周軒是臨海迅速崛起的一顆新星,受到各方面的關注,支持或者陷害。

拿起座機電話,羅吉野就要給女兒打電話,想到什麼又放下,換成自己的手機撥了過去,很快就接通了。

「雨凝,你最近還好嗎?」

任憑周軒豎起耳朵也聽不見對方在說什麼,總不能上去把羅吉野手機搶過來。

「那就好,我跟你媽媽都很擔心你,一定要照顧好自己。不要單獨外出,更不要夜間出行,遇到陌生人一定要躲遠點兒。」

跟女兒通話的羅吉野,完全沒有局長的架子,絮絮叨叨的叮嚀囑託,又詢問女兒的學習情況,好半天才放下電話。

「女兒一切都好,而且她那個學校是封閉式的,管理非常嚴格,不會有陌生人可以隨意出入。」羅吉野斜眼看看周軒,聽到這些,周軒也放下心來,但他接下來一句話,卻像是塊大石頭壓在周軒心頭,「白芮也去了英國,如果雨凝外出購物或者旅行,還能有國內的朋友陪同。」

霜打的茄子,周軒蔫了,但這一刻他似乎不再那麼討厭白芮,起碼這小子不會害雨凝。

姜靚的電話一個接著一個,不放心他獨自一人在外面。等回到家中,歐強和喬三都在,看到周軒本人這才放心。

「兄弟,這樣吧,我派兩個弟兄每天跟著你。」喬三說道。

「這個主意好,找兩個身強體壯的。」歐強點頭道。

「一個個毛手毛腳,自己還顧不來呢,哪能照顧軒哥?」姜靚表示反對。

周軒沒做聲,喬三手下帶著明顯的痞氣,如果經常出入創富大廈,會引起敏感,不利於業務的開展。

「軒哥,依我說啊,咱們就雇個特種兵,每天不離身的保護。」姜靚說道。

喬三哭笑不得,「這是女人的想法,至於用特種兵嘛!再說了,跟著我兄弟,不能只會打架,還得會開車,出入大場面不膽怯。」

喬三的話讓姜靚無語,確實應該有這樣全面的人才,賢士公司也不是養閑人的地方。

「唉,可惜我不會武功,體格還不如周軒呢,要不就能跟一段時間。」歐強遺憾道。

「不,你的主要精力還得放在業務上。」周軒擺擺手,「三哥的話倒是提醒了我,還真有這麼一個人。」

周軒想到了劉浪,曾經就是特種兵出身,雖然受過傷,但體格還有敏感性都高於常人。另外劉浪還是賽車手,車技不用多說,就沖他以前的身份,也能輕鬆駕馭各種場合。

還有一點,周軒對這人比較了解,品行不錯,為人很仗義。但是,劉浪是否願意辭去教練的工作給周軒當私人保鏢兼職司機,這是個未知數。

不管怎樣,先試一試。

「軒哥,你說的那個人是誰啊?」姜靚好奇問。

「我學車時的教練,劉浪。」周軒道。

「他?那個醉鬼,能行嗎?」姜靚直撇嘴,對於那小子沒有半分好印象。

「我的處境還沒到用專業保鏢的時候,劉浪足夠了。而且,他曾經也有自己的朋友圈,對於公司的發展,有利無害。」周軒分析道。

「我看行,劉浪出手闊綽,當初交下不少狐朋狗友,後來沒落了,但一些關係還在。」喬三想到實質性問題,「但是,這種人打骨子裡還是傲氣的,就看能不能說動他。」

「不就是駕校教練嘛!一聽軒哥用人,肯定樂顛了。」姜靚不以為然。

周軒並不這麼認為,曾試探過劉浪,他表示願意繼續當教練,還是因為自由自在,不受人驅使。另外,不管學員身份如何,誰不給他個笑臉,多少能找回點曾經的自信。

不管怎樣,要嘗試下。周軒聯繫劉浪,說是晚上請他吃飯,還是那個爽快性格,劉浪一口答應下來。

接上劉浪下班,周軒在凱旋大酒店接待了他。

「嘿嘿,吃個飯而已,小餐館和大酒店也差不多。」劉浪笑道。

「或許這樣的飯店,才能配得上劉哥身份吧?」周軒給劉浪倒了杯酒,將稱呼也換了。

「都是過去式了,永遠回不來,也不想回去。」

劉浪端起酒杯一口悶了,一句話就把周軒的路給堵死了。周軒又替他倒滿酒,誠懇道:「劉哥,實不相瞞,這次我請你來,是誠心發出邀請,希望你能成為我們公司的一分子。」

「哦?」劉浪眼皮一抬,砸吧下嘴,又搖搖頭:「別看以前我牛氣熏天的,其實都是靠錢砸出來的。那時候就跟個傻子似的,花錢似流水,這才有些關係。你是聰明人,可以想像,樹倒眾人推,我已經沒朋友了。」

「劉哥,我想請你到我們公司,並非只是看重你的人脈。」周軒頓了頓,苦笑道:「或許這麼做有點乘人之危,但我確實需要信得過的助手,思來想去,只有劉哥最合適。」

「嘿嘿,說了半天了,到底讓我幹什麼?」

「我遇到了危險,換句話說有人盯上了我,隨時會發生危險,我需要你的幫助。」周軒一本正經道。

哦!劉浪點點頭,又喝完杯中酒,臉上卻有幾分不悅,「周軒,你就直說,想雇我給你當保鏢唄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