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280章 被襲擊了

第280章 被襲擊了 (1/2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5-25 05:56  字數:2304

這次等了快十分鐘,羅雨凝的簡訊才發過來,

「周軒,你怎麼不進來,這裡又潮又黑,我好害怕啊。」

沒有回復,周軒立刻撥打過去電話,響鈴了,但又很快被掛斷。如果是羅雨凝,自己都來到了這裡,為何怕聯繫?周軒堅持又打過去第二遍,居然接通了。

「喂,雨凝,說話啊!」周軒急切道。

「周軒!」

周軒登時愣住了,全身血液像是凝固一般,這就是羅雨凝的聲音!周軒開心無比,連忙問道:「雨凝,你怎麼不出來?」

「啊,有老鼠啊!」

電話里的羅雨凝大叫一聲,然後就掛斷了。心愛的人受到驚嚇,周軒心急如焚,再無顧忌的沖了進去。

防空洞通道不長,很快就到了空曠之地,室內光線雖暗,但能看清內部環境。地上有些雜物,還有尿臊之氣,但唯獨沒有雨凝的影子。

「雨凝,我來了,你在哪裡?」周軒大聲喊。

空蕩蕩的連個迴音都沒有,這裡一眼就能看到盡頭,除非有暗室和地下通道,否則藏不住一個大活人。眼皮突然狂跳,周軒心頭一沉,轉身就往外走。

只覺肩頭一麻,很快右邊胳膊變得十分沉重抬不起來,周軒知道中了計,咬牙往外艱難的挪著步伐。然而肩頭的沉重感迅速蔓延到了全身,走了沒幾步,一陣頭暈目眩,無力的倒在了地上。

周軒意志強大,模糊間看到有人朝自己走來,身形高大明顯是個男人,再後來,最後一絲神志喪失,他重重閉上了眼睛。

不知道過了多久,等到周軒再次恢復知覺,猛地睜開眼坐起身來,摸摸頭臉又晃晃胳膊,都還好,或許只是個噩夢。

然而,醫院特有的消毒水味道,還有白色的病床床單,讓他清醒的認識到自己真的被襲擊了,而且還被送到醫院。

「軒哥,你醒了,太好了。」剛剛洗完毛巾的姜靚撲過來,淚水縱橫,神情頗有幾分憔悴,眼睛紅腫核桃般大小。

「靚妹,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」周軒問道。

「我什麼都不知道啊,接到警方的電話,來醫院你就躺著,動也不動,喊也喊不醒。我,我,」姜靚捂著臉哭起來,額間滑落一縷散亂的髮絲,周軒心中升起暖流,扶著她的肩頭,安慰道:「別哭了,我不是沒事兒嘛。」

「你睡了兩天,我能不擔心嗎?我就在想,你要是沒了,我活著還有什麼意思,直接就從這個窗戶跳下去。」姜靚哭道。

「沒那麼嚴重。」

姜靚對周軒發生的事情一無所知,得知周軒醒來,警察很快趕到,告知他在碧海公園的防空洞中了麻醉針。後來接到一個匿名報警電話,警方趕過去發現了周軒,此時,距離他失蹤已經過了半天時間。

白芮?劉志?

周軒大腦飛速旋轉,馬上否定了猜測,白芮已經去了英國,如果是那個劉志,他為什麼要這麼做?

「你怎麼會想到去那個廢棄的防空洞?」警察問道。

性命攸關,周軒不能隱瞞,一五一十的把事情經過說了一遍,警察進行詳細記錄,一旁的姜靚咬牙暗罵羅雨凝,禍水,賤貨,差點害死了軒哥。

「最近有沒有見過可疑的人或者接到異常的電話威脅?」警察問道。

「沒有。」

警察看看周軒,又仔細將那個電話號碼記錄下來,隨後說道:「關於羅雨凝是否回國,以及這個號碼的使用情況,我們都會調查清楚的,另外,撥打匿名電話的人,可能也知道內情。你好好休息幾天,再仔細再想想整個過程,這不是搶劫,對方這麼做的目的很不明朗,平時多注意自身安全。」

周軒只記得一個模糊的身影,說明不了任何問題,更何況,警方說,現場的蹤跡都被擦去,這人具有強大的反偵察意識。

警察做好記錄後,先行離開,要去找羅吉野核實情況,另外再聯繫通信公司,調取這個號碼的通話記錄,追蹤那個匿名報警者。

不怪警方懷疑羅雨凝,號碼是她曾經使用的,而且對周軒非常熟悉,最為關鍵的是,周軒還聽出了她的聲音,很真實。

但羅雨凝的個性以及對自己的感情,周軒都很清楚,他堅信羅雨凝不會陷害自己。基本可以斷定,有人熟知並利用了他們之間的感情,並處心積慮的模仿了羅雨凝的聲音,為的就是騙周軒上當。

但是,把周軒成功騙到防空洞,手機財物都沒有丟,經醫院細緻檢查,身體也無大礙,對方究竟想要得到什麼?警告還是戲弄?

自我感覺恢復良好,周軒讓姜靚辦理手續出院,回到了家中。

在潮濕臟臭的防空洞趴半天,想想都覺得噁心,周軒進屋第一件事就是洗澡,然而水流經過右側臂彎時,卻有些刺痛,低頭看去,詫異的發現一個針孔。

醫院化驗是常事,但這個針孔很大,是常規檢查的兩倍還要大,否則不會過去兩天多時間還覺得疼痛,依然可以辨別。

周軒避開針孔處,小心翼翼的擦拭胳膊,有黑色液體順勢流淌,仔細一看大吃一驚,胳膊上居然有個印記。

因為摩擦出汗還有沖澡的緣故,印記看不真切,像是個字母n,也很像是一個圖案。匆匆套上大褲衩,周軒濕漉漉的走了出來,姜靚疑惑道:「軒哥,怎麼不擦乾了出來?」

「靚妹,在醫院的時候,有沒有抽血化驗?」周軒一邊問,一邊拿過手機,將那個模糊不清的印記拍了下來。

「抽了啊,左邊這個胳膊。」

姜靚所指的是左邊胳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