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279章 佳人回來了

第279章 佳人回來了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5-25 05:56  字數:2304

面對閆平川咄咄逼人的眼神,姚冠傑面無血色,終於開口了。

「我,我主要是針對歷史學術性培養如何在中學生中開展的研究。」姚冠傑說完,石耀濤鬆口氣,自己不算是墊底的了。

「哦?這個倒是更為實際,那你說說,該怎麼開展呢?」閆平川又問。

「要,要做好中學與大學的銜接,對於命題考試進行創新,意在考察中學生對於歷史知識掌握的情況。」姚冠傑硬著頭皮說道。

「你以後可以進教育口了。」閆平川壓壓手讓他坐下,「周軒,你呢,假期是否也有時間像你這兩位學長一樣,沒有放棄歷史學習呢?」

周軒站起身,誠實道:「老師,我還沒有確定自己的研究方向。不過假期都在閱讀國內外優秀學術論文,尤其是春秋時期的外交戰略,以及各種思想流派,我學習起來受益匪淺。」

閆平川臉色緩和不少,這是政治歷史,說明周軒在這方面還是有敏感度的,「都學到了什麼?」

「可以說是很多吧,哦,這是我的學習筆記。」

周軒拿出一個筆記本,上面標有日期和密密麻麻的記錄,閆平川隨意翻看兩頁,露出了滿意的笑容。周軒能堅持學習,令他很是欣慰。

「我不能否認任何一門學科都要為找工作做準備,但是沒有端正的學習態度,也不會學好,你們的任務不在課堂,而是枯燥無味的大量閱讀。在臨海大學,有六七年才畢業的博士生,也有碩博連讀熬不下去轉碩的,還有的一直沒有拿到畢業證,繼續讀博深造同樣是個艱巨的考驗。不要以為有了博士這樣的高學歷,到哪裡都會成為香餑餑,你們面臨的就業選擇更為狹窄,因為所學專業有針對性,這是我必須要提醒的話。」

一上來就是潑冷水,但能有閆平川這樣的大家做導師,同樣會為職業生涯增彩,三人都豎起耳朵傾聽,唯恐漏下一個字。

「周軒是研一新生,你們兩個平時多帶帶他。」閆平川吩咐。

「請老師放心。」石耀濤連忙表態,姚冠傑也跟著點頭。

課後,閆平川叫上周軒,和他一起返回辦公室。看著二人並肩離開,石耀濤感嘆道:「唉,哪裡是我們教他啊,分明他是咱們老師眼中唯一的弟子。」

「不過周軒還是有真才實學的,他那些筆記可不是假的,假期沒少讀書。」姚冠傑搖頭,他都是公認的大才子,但跟周軒比起來,還是自愧不如。

沿途遇到師生,都熱情的打招呼,閆校長!周主任,連副字都去掉了。

「周軒,其實在學術界也不乏有錢人。換句話說,在學術上有所建樹,可以名垂青史,而在商界,歷史上稀少的那幾個,基本都沒有什麼好名聲。」閆平川點撥道,還是沒有放棄勸說周軒離開商場的念頭。

「在古代,商人地位也是卑微的。」周軒對此不否認,但也沒有順著閆平川的話繼續說。

都是聰明人,閆平川知道急不得,又說道:「周軒,我打算開個課題,研究論語對歷史的影響。這裡面牽扯歷史和文學等方方面面的問題,工程浩大,但又容不得半點馬虎,很缺人手。你,願意加入嗎?」

「不勝榮幸!」周軒一口答應下來,這是大好事,宣揚古文化的同時,還能深入剖析其對後世的影響,周軒作為穿越而來的古人,有極大的興趣。

閆平川滿意的點頭笑了,周軒能有這個鑽研態度,他就放心了。

和閆平川告別之後,周軒壓力山大,基地工作,賢士公司,日常功課,學術研究還有英文魔鬼式輔導等等,猶如幾座大山壓在頭頂,只恨分身無術,一天只有二十四個小時。

抬頭看天,一架飛機從上方飛過去,不知要飛向哪裡。

算算日子,距離羅雨凝離開,已經四個月時間了,但是她從來沒有給周軒打過電話,甚至常用的電子郵箱里也沒有她的來信。

雨凝,你過得好不好?我每天都在想你,你還記得我嗎?

滴滴,手機簡訊聲音,周軒拿起來一看,不可思議的瞪大眼睛,居然就是羅雨凝發來的。而且,還是她離開臨海前使用的號碼。

「周軒,我從國外回來了,沒有告訴任何人。你到碧海公園來見我,記得保密哦。」

「雨凝,真的是你嗎?」

「嗯,我實在是太想你了,瞞著爸媽回來的,還有,白芮去了,這人真討厭。這個手機號要關機了,爸爸會發現的,到了再聯繫。」

周軒欣喜若狂,上天知道自己的心意,讓雨凝回來了,還是為了自己特意回來的。

立刻開上車,周軒急匆匆趕往碧海公園。

臨海公園不少,至少有二十多個,周軒從來沒去過這個碧海公園,打開導航一路開過去,卻發現是個靠海的小山,觀光棧橋破損嚴重,兩邊欄杆油漆脫落,還有的缺失。

零零散散一些行人的身影,周軒一口氣登到最高處的觀海台,下方景色一覽無餘,倒是有些人在散步,但卻沒有看到羅雨凝的影子。

羅雨凝私自回國,周軒不敢高聲語,焦急的找了一圈依然沒有發現,便拿出手機撥打過去,卻是關機的提示音。

耐心的坐在台階上等待,過了幾分鐘,終於簡訊又發了過來,

「周軒,我看到你了,我在防空洞里,你沿著觀海台往下走,路口向左再往右,就能看到入口。」

「雨凝,出來就行,這裡不會有人發現你的。」

「不能心存僥倖,萬一讓我爸媽的朋友看到,他們會很生氣的。」

羅雨凝表現很謹慎,不肯露面,周軒便按著她所指的方向走去,果然看到了一個黑漆漆的防空洞入口。

年久失修,前天下雨,還有些積水在洞口處,周軒剛到洞口便覺得潮氣很重,還有發霉的味道,牆壁上還有些多足的蟲子在爬。

羅雨凝愛乾淨性格又軟弱,怎麼會躲在這裡和自己約會?哪怕是像上次,去個偏遠的小旅館也行啊!

周軒起了疑心,撥打手機又是關機狀態,站在洞口沒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