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275章 不恰當的暗示

第275章 不恰當的暗示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5-24 09:49  字數:2330

豐擇呵呵一笑,象徵性的表揚了周軒兩句,然而一看到設計圖便愣住了,繼而發出狂喜的神色,急急問:「這張圖出自何人之手?」

「是我畫的。」

「手繪?」

「嗯,色彩可以忽略,只是為了增加些靈動感。」周軒點頭道。

「好啊,我早就知道你是個書法家,沒想到畫工也如此了得,縱觀國內,能把線條畫繪製到如此精準度的,只怕也找不出幾人來。周軒,好樣的!」豐擇大加讚賞。

「豐總過獎了,這種繪畫登不上大雅之堂,繪畫的精髓在於傳意,令觀者生情,我這充其量算是個匠人。而且,設計圖的側重也不在繪畫上。」周軒強調道。

「呵呵,你令我刮目相看,改天咱們再好好談論繪畫藝術,先來說說,這是什麼格局,有什麼妙處?」豐擇笑問。

「這是寶盆格,重點選擇乾坤艮巽四個方位,無論從哪個方向看,這個加高的樓層,都會有一種金冠的感覺。東南巽位,一直以來,被風水師認為是財源來路之位,當然不能忽略,西南坤地,包容萬物,土生金,可以幫助西北乾位,多生財富,而東北艮地,正是財庫,又收又藏。」

寶盆格!聽著就高端大氣上檔次,周軒娓娓道來,豐擇不斷點頭,左看右看也是滿意,最後又問:「你說我是木中貴命,這種格局,對我無害吧?」

「當然無害,金入庫,不傷木,況且東南巽位,巽為風,也為木,倒是對你有所補益。」周軒道。

「哈哈,好,好,對了,還有什麼其他的注意事項嗎?」豐擇認真的問道,顯然已經決定採用周軒的風水設計。

「建築的具體方位高度等細節,我都標註清楚了,千萬不要改動,否則,那就不是寶盆格,會成為四條利刃。」周軒道。

豐擇給周軒續上了茶水,發自內心的贊道:「真是辛苦你了,說實話,我從未見過如此認真的風水師。和你對比起來,那些人,不過是憑空指指點點而已!」

「豐總,有句話也許我不該問。」周軒道。

「說吧,我這個人,沒有別人那麼多的彎彎道道。」豐擇點頭道。

「是誰讓您給我平白送去十萬的支票?」

「那個,不是為了請你過來看風水嘛!」

「豐總,我誠心相待,你也沒必要遮掩吧?」

豐擇愣了一下,沉吟了半晌,反問道:「周軒,我也很好奇,你背後的勢力到底是誰?」

「我沒有勢力!就是想憑著本事賺錢。」

「商場沒那麼簡單,我知道你跟姬盛的關係是因為他老婆,但是,你跟劉志到底是什麼關係?」豐擇繼續問道。

「豐總,誠實說,我都沒見過他,談不到任何關係。」周軒道。

果然又是那個企業傢俱樂部的負責人劉志安排的,先前就利用一場宴席送來二百多萬的禮金,如今就連凱旋大酒店也沒有放過,周軒著實不明白,他這麼做到底為了什麼?

「那回劉志給我打電話,聽說我要加高樓層,讓我去找你,說實話,圖紙已經設計完了,不需要看風水。我想了想,還是決定給你點錢了事,就當是上次請客是我做東。」豐擇說出了實情。

「你這麼怕他,我也是不理解。」周軒道。

「哪個出來闖的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,唉,但身在江湖,要受到諸多限制。只要劉志發個話,企業家都不來我這裡,凱旋大酒店靠什麼發工資?無論設計什麼樣的風水格局,也難逃倒閉的下場。」豐擇嘆了口氣。

劉志如此神通廣大,超乎周軒的意料,他等於完全掐住了臨海市商業的咽喉,這樣的人,的確沒人敢得罪。

「豐總,能不能把他的聯繫方式給我?」周軒試探的問。

「沒用的,他不常在企業傢俱樂部,手機向來都關機,只有他打給別人,想找他很難。」豐擇擺擺手,「周軒,我雖然不了解真實的內情,但有句話說的好,水至清則無魚,凡事難得糊塗。將來小心做人做事,不要有把柄掐人手裡就是。」

周軒只能表示無奈,歉意道:「豐總,實在抱歉,我給您帶來了麻煩。」

豐擇哈哈一笑,連連擺手,「周軒,難得你有這樣的品質。說實話,我倒是應該感謝劉志,替我介紹了一位真正的風水大師,這個設計我很喜歡,想必董事會也能認可。哈哈,如果按照你的設計來,凱旋大酒店還能成為臨海一景,真是個聚寶盆啊,想想都激動。這次,還真是賺到了,今天中午不要走,我請你!」

接下來,兩人隨意閑聊起來,劉志很博學,引經據典,談古論今,而周軒本就是古人,對歷史了解的更為深刻,一時間相談甚歡。

中午,豐擇在凱旋大酒店一個獨特的包間里,宴請了周軒,粗糧、野菜、小笨雞、河裡的小魚,自己釀製的葡萄酒,別有一番風味。

「豐總財富隨身,卻能擁有一顆淡泊的心,我很佩服。」周軒敬了豐擇一杯酒。

「呵呵,不比你們年輕人,上了年紀,難免懷舊,從鄉野來,總想著要回去,其實也回不去。」豐擇笑著跟周軒響亮的碰了杯。

「說來慚愧,這應該算我開公司以來的第一單生意。」周軒道。

「都要經歷從無到有的過程。」豐擇不以為意的擺手,舉起酒杯,有些感慨的說道:「我在農村生活過,小時候,日子過的很艱難,家裡養了一頭豬,哦,是黑白花的,母親總是省下糧食去喂它,我當時還不理解,人都吃不上,幹嘛要去餵豬。」

「這應該算是一種投資吧!」周軒道。

「是啊,吃糧食的豬,長得很快,膘肥體壯。過年的時候,豬被殺了,我當時還有點傷心,豬肉被分成了小塊,家裡只留下一根豬尾巴,其餘的都被母親拿去換糧食,恰好第二年大旱,莊稼絕收,我們家,幸運的沒被餓死。母親是個樸實的農村婦女,但她卻教會了我經商的道理。」

豐擇憶苦思甜的講述起往事,但在周軒聽起來,這無疑是一種語言上的暗示,例子舉得不恰當,卻道出另外一件事兒的本質。

養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