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270章 愛車被划了

第270章 愛車被划了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5-24 09:49  字數:2436

這是周軒的腳步聲,遠近輕緩,姜靚都很熟悉。此時她氣的直抓頭髮,周軒這個大騙子,說是第四間房子閑置,還不是偷偷去了?

不錯,正是周軒來到了那間存在角煞問題的房子。虞江舟這些日子飛來飛去,工作繁忙的她已經半個月沒使用望遠鏡了,現在正在興頭上,霸佔住了書房不肯出來。

周軒說自己太困,虞江舟卻說還閑著一個房間,讓他去那裡睡。

抱著自己的枕頭,周軒唉聲嘆氣的來到那間屋子,站在窗前,正看到斜角,越看越覺得彆扭,把窗帘拉得嚴嚴實實,倒在摺疊床上昏沉沉睡去。

「軒哥,氣色很不好啊?」第二天早上姜靚大有深意的說道。

「唉,折騰太晚了。」周軒嘆口氣。

「我就知道你是被逼無奈,真不容易。」姜靚帶著哭腔道。

「沒辦法,堅持這幾天吧,希望一切順利。」

虞江舟精力很旺盛,晚上睡四個小時就能精神抖擻一整天,最多白天中午打個盹,周軒卻覺得頭腦發沉,夜間靜坐也覺得心神不寧。

好在一切順利,第三天晚上,周軒把虞江舟送上飛機,這才將懸著的心放下來,從明天起,他就把房間門徹底鎖上,再也不進去。

剛搬來時,周軒只進去過一次,還遇到些不順利的事情,現在更要小心了。精通玄學之術,明知不吉要避開卻心存僥倖,師父健在的話,一定會把他罵個狗血淋頭。

虞江舟一走,最開心的是姜靚,周軒也感覺輕鬆很多,拿出兩罐啤酒,和姜靚高高興興喝起來。

一罐還沒喝完,就有人敲門。

誰啊?姜靚喊。

「我,陶寶兒。」

「怎麼消停幾天又來了?別理她。」姜靚坐著沒動,周軒也沒動,陶寶兒敲了一會兒門就沒了動靜。

周軒從貓眼看去,外面空空如也,陶寶兒是真的走了。

剛要鬆口氣,突然一隻大眼睛出現在貓眼處,周軒嚇一跳,還是陶寶兒,不悅的關上貓眼兒,回到屋裡。

咚咚咚!

陶寶兒又開始敲門,姜靚皺眉道:「軒哥,陶寶兒這是壞了哪根筋,怎麼突然又開始追求你了?」

周軒沒說話,心裡也猜到了大概,還是虞江舟的出現,刺激到了她。陶寶兒不輕言放棄,這段時間是想細水長流,但看到周軒領漂亮女孩子回家,就沉不住氣了,甚至攻勢更為猛烈。

「周軒,我真的有事要跟你說,快開門哪,十萬火急!」陶寶兒不放棄的使勁敲門,屋內地面都跟著晃動,快要煩死人。

「軒哥,我報警啊,告她個擾民。」姜靚氣憤道。

周軒沉思中,這不失一個辦法,但極端處置方式來對待一個女孩子,還是鄰居,又有些不忍,畢竟陶寶兒不是壞人。

正在想辦法,只聽陶寶兒在外面喊:「周軒,真的有事,你的車被人划了,好大一道子呢!」

什麼?!周軒猛地站起身,慌忙走了出去,愛車還沒開過癮,就被人划了,那滋味兒,還不如打自己兩拳。

跟著陶寶兒來到車庫,遠遠就看到車身果然有道長長的劃痕,周軒登時火冒三丈,但是用手一摸卻是通紅一片,小心的擦了擦,鬆口氣,都能擦掉。

「這是誰啊,真過分。」周軒氣憤道。

「真是的,我看見都生氣,所以趕緊來通知你。」陶寶兒幫腔道。

「不行,我得去找物業調監控。」周軒剛要抬腳,卻被陶寶兒攔住,「周軒,聽我一句勸,算了,這裡的物業不作為。車庫是租賃合同,而不是保管合同,說難聽的,就算是丟了,他們也不賠錢,何苦再去找氣生呢!」

是這麼回事兒,周軒點點頭,又說:「但是這個情況我得反應上去,讓物業保安加強巡邏頻次。」

「你是租戶,反映問題不一定管用,還是我去吧。別上火,看你,都流汗了。」陶寶兒踮起腳尖用小手給周軒擦汗,兩人距離很近,周軒都能聞到她身上的混合香氣,有化妝品的,有洗髮水的,還有沐浴露的。

周軒輕輕推開陶寶兒,「謝謝你啊寶兒,要不是你提醒,我就要吃大虧了。」

「都是鄰居,互相幫助是應該的。而且,我是真心喜歡你。」

又來了,車沒問題,周軒匆匆往家走,陶寶兒笑嘻嘻的跟在旁邊,一會兒替他撣灰,一會兒又替他擦汗,好容易熬到回家,周軒立刻去洗手,全都是紅通通的顏料。

「軒哥,什麼情況?」姜靚緊張問道。

「車被人用紅色顏料抹了,不過能清理乾淨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誰啊這麼惡毒,我告他去!」姜靚惱了。

「陶寶兒會幫我們聯繫物業的。」

「這個瘋婆子還算辦點正事兒。咦,軒哥,這是什麼啊,不會有毒吧?」姜靚指著周軒手上的紅顏色問道。

「不知道什麼顏料,有些油膩,而且不容易清洗掉,都打了好幾次肥皂了,還這樣。」周軒無奈伸出手,上面紅通通一片,放到鼻子底下聞聞,還有很好聞的香氣。

姜靚也抓過來聞了兩下,皺了皺眉頭,取過一個小瓶子倒出些油狀液體塗抹上面,只是輕輕揉了幾下,紅顏料便沒了。

「真是神奇啊,靚妹,還不知道你有這麼好用的洗潔劑呢。」周軒高興道,又倒了一些出來,總算是把手給洗乾淨了。

「什麼洗潔劑,軒哥,這是卸妝水。現在好的化妝品都特別長久,清水還有洗面奶都洗不幹凈,只能用卸妝水。」姜靚解釋道。

難道這是一種化妝品?還有那香氣,有些熟悉,周軒招呼道:「靚妹,走,你跟我去地下車庫一趟。」

「你不說我也得去,得把車擦乾淨啊。」

又是水桶又是棉紗,姜靚準備了很多柔軟物品。快出門時,周軒想到什麼,又回去取了兩樣東西放在兜里。兩人剛開門,就看到對面的門關上了,陶寶兒在聽著這面的動靜。

「神經病!」姜靚罵了一句。

周軒擺擺手,和姜靚趕往地下車庫,一看到長長的劃痕姜靚叉腰就是大罵,相比較而言,比黏在皮膚上好清理,但粘性不小,很快姜靚就累出一頭大汗。

周軒卻站在車旁沉思,從兜里拿出一個東西打開,朝著車上划了一道,姜靚一愣,「軒哥,你在做什麼啊?」看深夜福利電影,請關注微信公眾號:okdyt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