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269章 女朋友

第269章 女朋友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5-24 09:49  字數:2429

周軒想起來,劉浪告訴他,自己的母親很漂亮,卻走錯了路,還有什麼老媽的情夫有錢之類,或許就是劉浪的親生父親。

喬三知道的消息就這些,想要打電話問問朋友,周軒制止了,不要讓劉浪誤以為自己在暗中調查他。

每天開著拉風的蘭博基尼,周軒賺足了眼球,這天從停車場遇到了要出門的陶寶兒,說道:「周軒,原來你也很有錢啊。」

周軒呵呵一笑,還沒回答,手機響了,是虞江舟打來的,「周軒,我要去臨海了,你來機場接我吧。」

「好,馬上過去。」

周軒沖陶寶兒擺擺手,開車離開,陶寶兒悵然若失,沒有金錢的魅力,看來是把握不住周軒了。

在機場接到虞江舟,周軒替她撐著太陽傘,一看到跑車,虞江舟詫異的摘掉了墨鏡,「從哪裡借來的?」

「買的!」周軒傲氣道。

「已經學會**了?」虞江舟不可置信。

「我有那麼不堪嘛,進去吧,二手的。」

「不會吧,二手車比我的都要好。」虞江舟對於這輛車很是滿意,本來不相信周軒的技術,卻發現他開車又快又穩,讚歎道:「不錯,學什麼像什麼。」

「領導吩咐了,腳後跟踢屁股也得跟上。」

「真壞,學會貧嘴了。」

帥哥美女跑車,開到市區公路上,還是有人認出了那是臨海大學周軒的座駕,很醒目,停下來指指點點。

等來到地下停車場,周軒發現陶寶兒還在,在轉著圈的拉車門,看有沒有鎖好。也許是剛強迫症犯了,也許是從周軒離開,她就沒有走。

看到周軒的車回來,陶寶兒很開心的走過來,但一見到上面還有位美女,笑容立刻消失了。「周軒,她是誰啊?」

「哦,我的,女朋友。」周軒攬住虞江舟的腰肢微微一笑,虞江舟也很配合,禮貌的沖陶寶兒點點頭。

真是漂亮,而且,還透著富家小姐的霸道,一時間,陶寶兒心裡五味俱陳,愣在當場。

在陶寶兒失落的神情中,兩人親親我我離開,到了電梯口,虞江舟提醒道:「可以拿開爪子了,真是無法無天,連上司的便宜都敢沾。」

「幫幫忙吧,一言難盡。」周軒苦笑。

鬆開手,虞江舟卻親昵的挎住他的胳膊,周軒低頭看了一眼,虞江舟立刻瞪眼睛,「看什麼看,老佛爺不都得公公攙扶著嗎?」

「我才不是太監。」周軒甩開虞江舟的手,佯裝不高興,虞江舟卻又賴皮的挽住胳膊,歪頭俏皮笑道:「好吧,你是老佛爺我是太監。」

周軒好笑,指指監控,「讓人拍了去。」

「怕什麼,我又不住這裡。是吧,老佛爺?」

「不對啊,我又不是女人。」

很快來到十二層,打開屋門,兩個女孩兒都吃了一驚,姜靚詫異兩人怎麼這麼親密的回來,而虞江舟發現姜靚穿著很隨意,春光隨時都能泄露。

恢復成平時冷酷的表情,虞江舟一言不發進了屋,推開主卧房間就去洗澡。

「軒哥,她怎麼來了?」姜靚小聲問道。

「在這裡洽談業務,想要住幾天。」周軒回答道。

「那我去跟三哥跑業務去,反正我不伺候她。」姜靚立刻搖頭,但轉念一想,自己走了,不是正好給兩人留下了私密空間,還是算了,忍幾天吧!

等虞江舟出來,卻換上了周軒的睡衣,還是羅雨凝給的那件。周軒牙根直疼,這就是沒有獨立空間的害處,羅雨凝給的床單姜靚睡著,睡衣虞江舟穿著,如果讓她們發現,一定會生氣。

午飯叫的外賣,吃完虞江舟便去主卧午休,周軒當然不能跟她一個房間,還是涼席鋪在書房,心中感嘆不已,自己花錢租房子,連個睡覺的地方都沒有。

下午,周軒則成了虞江舟的專職司機,帶她去往談判之處。虞江舟確實很忙,一下午去了三個地方,路上電話不斷,還有需要在車上緊急處理的工作。

「江舟,什麼時候回去啊?」周軒試探問。

「不好說。」虞江舟回答乾脆,轉頭問:「怎麼了,耽誤你和姜靚了?」

「要有那意思,什麼時候都不怕耽誤。」

「行啊周軒,現在說話這麼橫了?」

唉,周軒嘆口氣,沒解釋。

晚上虞江舟和周軒在外面吃完飯,又約見了一位臨海的辦事員,直到九點多才回到家。一進屋姜靚就抽鼻子聞,看能否從氣味兒上判斷發生了什麼。

洗漱完畢,虞江舟拿著包來到了書房,周軒心頭一喜,「江舟,讓你睡書房多不好意思?」

虞江舟哼了一聲,「我只是在這裡辦公,你也過來下吧。」

「晚上辦什麼公啊?」姜靚苦著臉問道。

「江舟確實挺忙的,一天沒歇著。」周軒替虞江舟說話,等來到書房便懂了,虞江舟從包里拿出瞭望遠鏡,招呼周軒把門鎖上。

「這個地方真是好,我白天就看到好景緻了。」虞江舟眯起眼睛,興緻勃勃觀看起來。

周軒一頭黑線,原來這就是辦公內容,最近忙的都沒怎麼夜觀天象了,走到虞江舟身邊,看著對面,「這裡可比不上興凱大廈,樓層不高,能有什麼景?」

「這你就不懂了,興凱大廈雖然高,但眼皮子底下的不多。你看看這位置,風水絕佳啊,不用望遠鏡都能看到,嘻嘻。」

虞江舟滿意的從窗帘縫隙中看著好景緻,還有點評和讚美,周軒則愣愣的看著地上的涼席,這得等到幾點才能休息?

眼巴眼望看著書房的姜靚突然發現,裡面的燈關上了,而且沒有一絲光透出來,憑她的家居經驗,一定是連窗帘也被拉上。躡手躡腳湊近了聽,裡面還有虞江舟小女人姿態的嬉笑聲,不由撇嘴。

「切,都不是好人,平時裝的正人君子窈窕淑女似的,其實有機會還不是往一處鑽?」姜靚撇撇嘴,帶著懊惱和不甘,沖澡睡覺。

躺在床上的姜靚翻來覆去的睡不著,幾次出去,都不見兩人出來,想要敲門又怕挨訓,再次將耳朵貼近房門,虞江舟的輕笑,好像還有什麼開放、姿勢之類的字眼兒。不一會兒又是周軒的聲音,說是不行了,太困求放過。

姜靚聽不下去了,怏怏回到自己房間,等到凌晨一點才聽到有人從書房走出來,擰開了第四個房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