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268章 腰內有鋼板

第268章 腰內有鋼板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5-24 09:49  字數:2349

劉浪翻翻眼皮,掐指算來,也不低,月入過萬。這還是他比較實在,從不收受賄賂,否則兩萬三萬都有可能。

「收入不低啊。」周軒沒想到。

「這還是少的,多少人偷著給我塞紅包。但是拿人家手短,我又不缺吃喝,才不會受他們擺弄。」劉浪的傲骨還在。

「你每天挺忙的,看你也沒什麼不良嗜好,也能把錢存下。」周軒說道。

唉,劉浪卻擺擺手,指指自己的腰椎部位,「腰摔斷了,現在還打著鋼板呢,幾乎要廢了,現在醫術還真是發達,胯骨取下一塊骨頭磨成正好的形狀,用鋼板固定。」

「那得花不少錢吧?」

「所以啊,這點工資不夠用的,糊弄著過吧,能活到哪天算哪天。」

劉浪的身體情況比想像的還要糟糕,還沒有撤掉鋼板,周軒希望他當司機以及保鏢工作當然也做不了。

「劉教練,你還有其他親屬嗎?」

「有啊,我兒子。」

「我是說親朋好友。」

「沒錢哪來的親人朋友。以前我媽有個相好的,有困難他還能資助些,再後來老頭死了,他兒子繼承了所有遺產,巴不得我死,當然不會給一分錢的。」

劉浪的邏輯讓周軒無法理解,母親的情夫沒有義務養活他吧,尤其是母親情夫的兒子。周軒認真道:「劉教練,這輛車我畢竟沾了你六十萬的光,以後有什麼困難,特別是這個數字以內的,我都會儘力幫助你。」

「別婆婆媽媽的,跟你說了,你要是不買,我又買不起,也養不起。那小子就是想賴賬,再過兩年沒動靜,六十萬過期無效,我還要謝謝你呢。」劉浪輕鬆道。

劉浪看似放蕩不羈,但做事非常有時間觀念,每天自覺接送周軒,而且還私底下給他開小灶,在同期學員當中,第一批就拿到了駕照。

和所有學員一樣,拿到駕照的周軒很是激動,這意味著以後就可以自己開車上路了。而且,在劉浪的幫助之下,周軒也熟悉了自己愛車的性能,早已經能熟練駕駛。

最為高興的是,因為劉浪每天按時接送,陶寶兒沒了靠近周軒的機會,人變得有些蔫吧,偶爾遇到周軒只是打聲招呼,家中也安寧下來。

不等周軒主動提及,劉浪便把跑車鑰匙還給了周軒,「你啊,太聰明,怎麼就不補考兩次,讓我多開幾天?」

「呵呵,劉教練,如果喜歡,那就再開一段也無妨。」周軒大方道。

「做人說話算數,否則就是放屁。」劉浪擺擺手,有些不舍的圍著跑車轉了一圈,交代很多注意事項,就像是把孩子託付給別人照看。

「劉教練。」

「你都拿到駕照了,別喊教練了,這個稱呼也怪怪的。」

「那好,劉哥,這是兩萬塊錢,你先拿著用吧。」周軒從包里取出個信封遞給劉浪,他只是砸吧下嘴巴,接了過去墊墊,「你要不差錢我就拿著,又快去醫院複診了,還真沒錢了。」

「我的承諾還在,假如時機成熟,手術該做的還是要做。」

「最受不了你這點,跟個娘們似的。哦,你等等,我有個東西給你,嘿嘿,也是二手的,我用不到了,給你吧。」

劉浪轉身回去,很快拿來一個精緻的半舊眼鏡盒,磨得上面的花紋都看不清,打開看,裡面是一副金邊墨鏡。

「嘿嘿,帶上特酷,我媳婦當時就被這幅墨鏡迷住的。哦,對了,別找不靠譜的女人當老婆,一輩子毀在她手裡。」

劉浪笑著拍拍周軒肩頭,繼續回去當教練去了。周軒將墨鏡拿在手裡,很有質感,帶好後發現光線柔和很多,卻又沒有壓迫感,在那個時代應該也非常昂貴。

帥氣的坐在車上,公路上多了一道奪人眼球的風景,面如冠玉的墨鏡男開著一輛寶石藍色超跑,讓多少女司機差點沒把愛車開下高架橋。

回到小區,剛好看到姜靚穿著涼拖提著個大西瓜往家的方向走,周軒在後面輕輕鳴笛,姜靚回頭剛想罵,看到車眼睛亮了,再看司機愣住了。

軒哥!!!

尖叫劃破長空,姜靚伸開手臂攔住,歡歡喜喜的坐了上去,這裡看看,那裡摸摸,「軒哥,以後這就是你的車了?」

「咱們公司的車。」周軒強調,笑問:「怎樣?」

「相當可以啊,等等,我先拍個照。」姜靚高高舉起手機,比著剪刀手將腦袋靠近周軒咧嘴笑,周軒也配合的露出笑臉,咔嚓,留下美好瞬間。

問題也多,這車太拉風,周軒所居住的地方屬於市中心豪華路段,但跟豪宅還有一定距離,這裡的出入的私家車無法跟這輛相提並論,很快成為人們議論的焦點。

聽說周軒把豪華超跑開回家,歐強和喬三都坐不住了,都敢來近距離接觸豪車。喬三除了哎呀就不會說別的,姜靚好笑道:「三哥,你的牙怎麼了?」

「哎呀!」喬三又感嘆一句,嘖嘖道:「真是好車啊。」

「三哥,上去開一圈啊?」周軒邀請道。

「不,不,我今天沒洗澡。」喬三立刻搖頭,這個借口讓大家都笑了起來。

當得知周軒只用了四十萬買來這輛跑車,喬三更是直呼牙疼,簡直就是做夢,周軒還真是命好沒法比。

等回到樓上,蘭博基尼的話題過去,周軒打聽道:「三哥,咱們臨海有個叫劉浪的教練,你對他熟悉嗎?」

「劉浪?聽著名字很熟,但是駕校這地方,打交道不多。怎麼了,兄弟?」喬三問道。

「這車就是他幫著買的,其實這車正常二手價格在一百五十萬以上,就是這位劉浪幫忙砍價。三哥,你好好回憶下,這個劉浪曾經還做過賽車手。」周軒提醒道。

「哦,我想起來了,是有這麼個人。那是一群浪蕩公子哥,這個劉浪歲數嘛,應該和我差不多,挺能賺錢,也挺能花錢。說是參加比賽,他的哥們兒都擺好了慶功宴,劉浪卻摔傷了,再後來就沒落了,沒什麼消息,原來做教練去了。」

和周軒知道的情況差不多,喬三又說道:「他沒什麼新聞,就是個有錢人而已。哦,還有種說法,他是個有錢人的私生子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