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267章 替人頂包

第267章 替人頂包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5-24 09:49  字數:2507

大致意思是,當初的劉浪從醫院保住命出來,賽車不能再開了,一窮二白缺錢花,又沒有什麼特長,便厚著臉皮找到曾經的酒肉朋友。可惜,一提到借錢都哭窮,買豪車了,給二奶了,就是沒錢給朋友。

小北風吹著,窮的揭不開鍋的劉浪卻遇到了一個機會。就在這時,這位雪茄男出了點事兒,灌醉了一個年輕女大學生,把人家扛酒店裡糟蹋了,扔下兩千塊錢走人。

女大學生不幹,把他給告了,於是劉浪變成了替罪鬼,鋃鐺入獄,雪茄男說是三年給一百萬,先給五十萬,出來後再給五十萬。

只是劉浪出來後找了他很多次,都以沒錢為借口搪塞,最後商量說,如果劉浪買跑車的話,給他資助六十萬。

「劉教練,那我豈不是沾了你六十萬的便宜?」劉浪有過牢獄之災,周軒早就看了出來,卻不知道是替人頂包,而且這種金錢交易更是讓人吃驚。

真要這樣的話,跑車的所有權就不那麼明朗了,屬於周軒本人還是劉浪?

「那賤貨就是不想給老子錢,他認定老子再也沒錢買車。哼,今天還想賴賬呢,老子直接威脅他,不同意就把那醜事給他揪出來,那慫包,怕了。」

「三年五十萬,就算是一百萬,也不值得啊。」周軒感嘆道。

「那個時候,花錢大手習慣了,只要有錢什麼都干。」劉浪如實說道。

「給的那五十萬呢?」

「我兒子要出國學習,前妻讓盡心意,我知道她的意思,讓賣我媽的老房子。這娘們,真是個禍水。男人嘛都虛榮,找個漂亮的帶出去光彩,娶她就為了個面子。」劉浪自嘲道。

「你寧願坐牢也沒有賣房子?」周軒很驚訝。

「要換以前早賣了,可是等老娘閉上眼才他媽知道後悔啊。她臨死前對我說,家裡房子可以賣,但是賣了就再也沒有念想。」

失去才懂珍惜,劉浪浪子回頭已然太晚,想到母親便心情不暢,一個急加速,在馬路上飛快行駛。周軒很緊張,身體隨著車輛左搖右擺,總覺得下一刻就要撞到行人或者車輛。車內空調加強,但周軒總覺得冒汗,心率也不穩。

又一個急剎車,劉浪在高速收費亭停下,收費員掃了一眼跑車,「注意安全。」

「車速高了,就關。」劉浪嘿嘿笑。

此時天已經黑了,前後車輛的位置只能靠車燈來辨別。到了一個拐彎處,劉浪猛打方向盤,跑車一個飄逸滑了過去。

啊!周軒的冷汗登時冒了出來,「劉教練,你幹嘛啊!」

「哈哈,看到彎兒就爽到要飄啊!」

呦吼吼!劉浪解開安全帶站了起來,興奮的揮舞雙臂狂叫,周軒的心提到了嗓子眼,連忙拉住他,「劉教練,好好開車啊,這可是你說的。」

「爽,爽啊!」劉浪坐了下來,夜色中超越一輛又一輛車。

途中有輛別克被超越很不痛快,加速追了上來,劉浪卻像是打了雞血,幾次急停把後面的別克給嚇破了膽,愣是沒敢再追上來。

「劉教練,差不多就行了。」周軒面無血色的提醒,這是夜間高速,真要出點意外,一車毀,兩人亡。

「坐好了啊。」

劉浪突然換上一副嚴肅的表情,車篷徐徐關閉,周軒剛要鬆口氣,身體卻猛地向後一揚,後腦勺撞得生疼,明顯感覺跑車加速,超越的車輛大燈猶如流星划過。

「劉浪!」周軒面如死灰的高聲喊。

劉浪卻是嘿嘿一笑,車速越來越快,拐彎依然用飄,周軒胃裡翻江倒海,最令他驚恐的瀕死之感又來了,人都快要崩潰。

「你要超速了!」

「這段沒監控,再說了,現在的違章還算那小子的。」

此時的劉浪就像是一隻久困的猛獸,肆意在自己的領域奔跑呼嘯,周軒勸說無效,只好閉上眼睛,然而感知更為可怕,心臟狂跳,腦袋都有些發昏。

轉了一圈下來高速停車,周軒哇哇大吐,第一次暈車,實在是太瘋狂。

「沒事兒吧?」劉浪嘿嘿笑。

「鬼門關轉了一圈剛回來。」周軒惱道。

「嘿嘿,這還不是賽車場呢,三百多時速,那才叫刺激。」

「大哥,忘了賽車場吧,剛才是高速路,現在是市區公路,你開個二百我都告你去!」周軒氣惱的擦擦嘴巴。

「憋壞了,看在我給你省了六十萬的份兒啊。」劉浪嬉皮笑臉。

「便宜沾不得,差點送命。」

「瞧你說的,沒那麼嚴重,哈哈。」

劉浪心情很好,履行承諾將周軒送回家,路上周軒反倒像是教練,提醒他多次,要超速了,劉浪卻嘿嘿笑,說什麼覺不出來車在動。

周末是不辦理業務的,劉浪在這方面還是有些關係的,而且還是個急性子,生怕雪茄男考慮太久又變了卦。

周軒想多了,劉浪對於所有權問題一個字都沒提,至始至終都是以周軒的名義。

「反正花不少錢了,再掏幾萬買個吉利號吧。」劉浪勸說。

這個周軒做主,號碼不過是個標記,只要不是諧音太爛的都能接受,選擇機選。十個號碼出來,其中一個讓人眼前一亮。

東bd5168

「必定一路發,周軒,你這手氣很旺啊。」劉浪大笑。

「這個號還行?」周軒也很開心,容易記住。

高高興興辦完手續,從此這輛車就屬於賢士企業諮詢服務公司名下,也是周軒的座駕。

「這是自動檔的,跟你練車時的不一樣,要不要感受下?」劉浪笑道。

周軒也心裡發癢,果真就坐上去,按著劉浪的吩咐輕點油門,靈敏輕便,控制輕鬆。劉浪坐在旁邊直撓頭,「你能不能加點油,別這麼勻速前進啊?」

「教練,我還沒拿到駕照呢。」周軒提醒。

「哦,對,差點忘了。嘿嘿,你下來,還是換我吧。」

借車開也能這麼開心,可想而知,從法拉利賽車到教練車,劉浪的心理落差有多大。但通過了解,周軒認為這人心腸也不壞,做事有原則,講義氣,跟他這樣的關係還能慷慨相助,自己只是為了過過癮。

「劉教練,打算在駕校教一輩子嗎?」周軒問道。

「沒有別的出路啊,生意做不來,沒那腦子。也不願意給人當司機,容易知道秘密被殺掉。」劉浪做了個抹脖子的姿勢,又亮亮肌肉,「功夫也快廢了,有心想當保鏢,但不高不低的,沒人要啊。」

「你在駕校,一個月多少錢工資?」周軒突然問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