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264章 賽車手

第264章 賽車手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5-24 09:49  字數:2485

看周軒不表態,劉浪又嘆口氣,搖頭道:「跟你們文化人打交道就是累,心眼兒太多。這樣吧,每天負責接送你上下班,油錢我來拿。怎樣?你要是還覺得不合適,那就找別人吧。」

最後一個條件很誘惑,是周軒急需的。劉浪是駕校教練,駕駛技術還是全校最好的,由他來當幾天司機,當然是再好不過。

「劉教練,我信得過你,就這麼定了。」周軒高興道。

「不,我可不願意別人用懷疑的目光打量我。」

劉浪果真回去寫了份兒證明,周軒新車在拿到駕照之前由他來駕駛,出了任何問題由他負責。事到如此,周軒也沒拿鑰匙,證明也沒收,人和人之間,需要一份信任。

在臨海這個地方,賣五十萬的房子要麼是地段不好,要麼是面積不大,而且沒了房子,劉浪住哪裡。

互相留了聯繫方式,第二天劉浪早早打過來電話,周軒匆匆扒拉兩口早餐出門。並無例外,陶寶兒的屋門開著,她正坐在正對的吊椅上等著,看到周軒一露頭便跑了過來。

已經穿好了外套,看她腳上還是拖鞋,周軒沒等電梯,直奔樓梯,跑到了九層時,看到一架電梯上升,看方嚮應該就是十二層。繼續往下跑,到了七層時,正好遇到一位鄰居乘坐另一架電梯下樓,周軒連忙跑進去。

「就住對面嗎,沒見過你啊?」是個熱情的大媽,跟氣喘吁吁的周軒打招呼。

「我住十二樓。」周軒喘著粗氣解釋。

哦,大媽很驚訝,「那怎麼在七樓上電梯?」

「鍛煉身體!」周軒彎彎臂膀。

「爬樓梯還鍛煉臂肌呢?」大媽饒有興緻的問道。

周軒無語,還就有較真的,等到了一層,另一架電梯正下來,周軒撒腿就跑,此時手機響了,是劉浪又催促,「我馬上到你家小區門口,趕緊下來吧。」

「來得太及時了。」

周軒跑得快岔氣,剛到門口,果然看到一輛計程車趕來,前面坐著的正是劉浪。打開車門剛鑽進去,便看到陶寶兒的車跟了過來,長舒一口氣,有教練在就不怕了。

「怎麼滿頭大汗?」劉浪問。

「天氣熱。」周軒隨口道。

路況瞞不過劉浪的眼睛,很快發現後面的賓士,嘿嘿一笑,「老子現在是沒車開,否則開著吉利也能把她甩三條街。」

嘿嘿,計程車司機輕蔑一笑,吹牛不上稅,吉利什麼時候也跑不過大奔。

陶寶兒開車水平實在一般,到底被計程車給甩沒了影,周軒暗自搖頭,長此以往,日子沒法過了。

好大一片汽車銷售市場,周軒看得眼花繚亂,女銷售員很是熱情,滔滔不絕的講解汽車的性能以及福利優惠等等。

周軒腦袋很大,劉浪對這些車不感興趣,眼睛總是往百萬價位上的瞄。周軒也能分出好賴,但是五十萬已經是他承受的最大極限,這個價位根本不用考慮。

看中幾款,劉浪上去試駕,嘴裡罵咧咧的「這也叫車?速度快點就嘩啦啦響。」

「先生,這款車型底盤很穩,怎麼會響呢?」女銷售員耐心賠笑解釋,其實周軒也沒聽出什麼響聲。

「你耳朵有問題,不僅是響,還犯飄,這傢伙開到高速上,還不得飛起來?」劉浪擺擺手,「不行!」

「先生,這可是暢銷款,我已經賣了十幾輛了。今天只需交五千定金,購車時可以當做五萬使用,不過優惠就這最後一天了,可要把握哦。」女銷售員又說道。

「吹,繼續吹。」劉浪嘲諷道:「你們這套把戲我早就看穿了,等買車的時候亂加錢,哪輛能按報價買到?」

「哎呦,哥哥,不賺錢我們吃什麼呀。而且咱們還可以分期貸款,對於工薪族特別合適。」女銷售員拋了個媚眼,還改了稱呼。

「比銀行都黑,你們騙不了我。」劉浪不領情,又不客氣教訓道:「少他娘喊我哥,再早幾年,你喊我爺都不見得搭理你。」

女銷售員失去了耐心,翻翻白眼,小聲罵了一句窮鬼!

「勢力狗,你他娘罵誰呢?」劉浪登時惱了,母豬母瘋狗一通亂罵,非要把經理叫出來不可。罵人的話不堪入耳,但女銷售員做的也很過分,顧客有諮詢的權利。

女銷售員哼了一聲,經理沒過來,倒是出來兩個肩膀有刺青的愣頭小子,獰笑著走了過來。

劉浪哼笑:「怎麼,4s店也有打手?來啊,老子死過一次的人了,還怕了你們,來啊!」

兩個小夥子沒動手打,而是很快控制住劉浪就要往外拉,周軒臉色一沉,一手一個,握住兩人的手腕,沉聲道:「顧客至上的標語是幌子嗎,沒這麼做事的。」

兩個小夥子表情變得痛苦起來,鬆開了劉浪。劉浪卻不肯善罷甘休,非得讓經理出來不可,否則就要把這件事兒發到網上,讓這個店滾出臨海。

迫於壓力,一位身穿白色短袖襯衣的胖經理走過來,客客氣氣的道歉,並承諾如果買車的話,一定有最低的折扣。

車肯定不能在這家店買了,真要動個手腳不值得。

出門後,周軒忍不住埋怨道:「劉教練,你也該收斂下性子,上來就罵,真要較真,還是咱們理虧。」

劉浪沒有發火,嘆口氣,「唉,要說早幾年,這點錢算什麼,現在不一樣了,什麼都要算計著,真是要憋屈死。」

「劉教練,你原來是做什麼工作的?」周軒問道。

「賽車手。」

劉浪說完又走向下一家,周軒想起第一天看到的視頻,最後一個鏡頭便是賽車事故。難道說,那個就是劉浪本人?眾所周知,賽車都非常昂貴,這是個耗錢的行業。

兩人又轉了一圈,但凡周軒看上的,劉浪都看不上,直到日頭高懸,什麼目標都沒有,只能在附近找到一家小飯館先吃飯,下午接著逛。

兩瓶啤酒下肚,劉浪的話開始多起來,笑道:「周軒,我看出來了,你有功夫。」

「只是健身,偶爾防身。」周軒呵呵一笑。

「我年輕的時候當過特種兵,退役後沒什麼其他愛好,就是喜歡車。不,是喜歡開車。」劉浪夾了一顆花生米說道。

「你還當過特種兵?佩服。」周軒由衷道。

「是該佩服,我們練武是防身,最後才能說是健身。」

周軒笑了,還是問道:「劉教練,視頻中最後那個事故?」

「猜對了,就是我。嘿嘿,驚訝吧,老子命大,那種情況都能活下來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