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261章 風水角煞

第261章 風水角煞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5-24 09:49  字數:2376

「我能替你檢查下嗎?」周軒問道。

「你還是個醫生?」陶寶兒有些意外問道。

「我家軒哥無所不能,什麼不孕不育啊,腳底長瘡頭上化膿的,心裡藏著鬼的,都能看好。」姜靚撇撇嘴,把門帶上回屋去了。

陶寶兒怕疼,精神又高度緊張,周軒剛剛觸碰她的皮膚就大叫起來,幾次都無法完成正常的檢查。

周軒搞出一頭大汗,陶寶兒也有些過意不去,「要不,去我家再說吧。」

也好,找個放鬆的姿勢,有利於檢查。陶寶兒動不了,周軒將她整個抱起,陶寶兒紅著臉拿鑰匙開門。這是個粉色系的四居室,乾淨到一塵不染,周軒穿著拖鞋出來,踩在復古白色木地板上,還是留下了淺淺的痕迹。白色窗紗全部拉著,倒是顯得室內比較清涼。

將陶寶兒放在沙發上,剛要進行檢查,她又兩個食指相對,「那個,你能不能幫我檢查下屋門有沒有關好?」

暈死,周軒幫她晃了幾下門,苦笑道:「關好了,只是這麼晃下去,什麼門都要散架。」

陶寶兒低頭吃吃一笑,周軒打開電視,一邊和她聊天分散注意力,手已經探到了傷處,還好,骨頭沒事兒,只是扭傷了,需要休養。

等發現周軒在替自己檢查,陶寶兒又感覺到了疼,小臉都白了,這就是心理作用。

「沒大問題,一會兒我替你去買點葯敷上,但是得休息幾天。你有親朋好友來照顧下嗎?」周軒試探問道。

陶寶兒搖搖頭,「爸媽都在國外做生意,但是我身體不好,暈機暈船,哪裡也去不了,就留在國內。在這裡,我一個人也沒什麼親戚朋友的。」

「那麼,同事呢?你不是還有工作嗎?」

「是自己開的咖啡館,平時有服務員看著。」

是個不差錢又沒社會交往的女孩兒,周軒想了想又說道:「既然這樣,那就請個家政服務吧,鐘點工什麼的。」

「那可不行,什麼人都有,說不定還有髒兮兮的病,怎麼能隨意出入我的家呢?」、

那你就在家等死吧!

周軒很想這麼說,深吸一口氣,還是把話硬給壓了下去。

任性通常和刁蠻掛鉤,陶寶兒是個另類,溫柔帶點懦弱的任性,讓人生氣又無可奈何。陶寶兒眼巴巴看著自己,周軒明白她的意思,想讓他來照顧。

這個實現不了,周軒每天都是早出晚歸,周末也難得休息,做不到這點。暫時考慮不了那麼多,周軒拿過陶寶兒的鑰匙,先出去給她買來葯,又將門口散落的水果撿起來,裝回袋子里。

這才洗手,替陶寶兒清洗塗抹傷口,看她哈欠連天的樣子,便把她扶到卧室里,好好休息下也有利於快速康復。

陶寶兒家的布局和周軒住所對稱,這時,周軒突然想起那個角煞的問題,從陽台往外看了看,果然也有這個問題。

總在這樣的房子里居住,陶寶兒本身就敏感,以後麻煩更多。

「陶小姐,你住這裡多久了?」周軒問道。

「前年就已經裝修好了,我擔心有味道,今年才住進來。比你呢,早一個月吧?」陶寶兒拉過薄被說道。

「這個房間,採光不好,我建議你換一個。」周軒委婉勸說道。

「是嗎?我也不是太喜歡陽光充足的地方,這是爸媽給買的房子,如果是我自己選,一定是背陰的,最好平時窗帘都拉上。」

陶寶兒的話讓周軒後背發涼,個人習性最為複雜,跟童年陰影或者生活背景有很大關係。但他還是負責任的說道:「其實,這間屋子風水不是太好。容易發生居住不寧的事情,反正就你自己居住,在哪裡都一樣,對吧?」

「是嗎?」陶寶兒歪頭看著周軒,嘟起小嘴巴,「等過幾天再說吧。那個,你可以幫我往裡挪挪位置嗎?」

不至於動不了,周軒微微皺眉,但看她無依無靠的份上,還是動了惻隱之心,又彎腰將她打橫抱起。陶寶兒卻順勢勾住了周軒的脖子,吐氣如蘭,眼神火辣的看著他。

周軒只裝作沒看見,將她放在床中間,陶寶兒卻不肯鬆手,臉頰都有些緋紅。周軒用力掰開她的小手,叮囑道:「陶小姐,好好休息吧,悶了可以做些適當的運動,但傷處不要用力。」

「叫我名字。」

「寶兒。」

「都聽你的。」陶寶兒眼神一直沒從周軒身上挪開,等他要離開時,喊了聲等等,然後從包里掏出一摞錢來,大概有一千,「這是治療費用還有買葯的錢。」

鄰里鄰居還是個獨居的女孩子,周軒本不該接著,但不想和她有太過親密的關係,有意保持距離,還是說了聲謝謝放在兜里。

「你可以給我送飯嗎,每次都可以給你小費的。」陶寶兒說道。

周軒苦笑,自己是賺小費的人嗎?「我替你想辦法吧。」

「謝謝你周軒,還有,那袋子水果幫我扔了吧,都掉在地上了,還怎麼吃啊?」陶寶兒噘嘴嫌棄的樣子。

這一袋子全都是名貴水果,說扔就扔,周軒沒聽她的,提回自己家。

「去那麼久啊?」姜靚開門就不滿的問。

「給陶寶兒下樓買葯耽誤一會兒。」周軒解釋道。

哦,姜靚提過水果袋子,「就只給了一袋子水果回來?」

還有,周軒拿出那一千塊錢,姜靚不客氣的收了,這還差不多,「軒哥,你做得對,就該收錢,別讓她有非分之想。」

不得不說,這方面的敏感度,女人都很強。一方面是受傷中的陶寶兒,還有她的請求,周軒看看姜靚,商量道:「靚妹,給你說個事兒唄?」

「軒哥儘管吩咐。」姜靚嬉皮笑臉。

「就是陶寶兒,在這裡又沒什麼朋友。我的意思是,一日三餐給她也送一份兒過去。」

一聽這個,姜靚立刻變臉色了,不高興道:「軒哥,我伺候你心甘情願,陶寶兒算個屁啊!有錢就了不起,她怎麼不請個老媽子去?我好歹也是公司經理了,她就想白白使喚我?」

「她不差錢,每頓飯都會給小費的。」周軒強調。

「唉,我怎能讓軒哥為難呢,這事兒我包了!」姜靚立刻大變臉,嘿嘿笑了,她就不怕錢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