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260章 鄰居是瘋子

第260章 鄰居是瘋子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5-24 09:49  字數:2415

計程車司機開得很快,也沒有堵車,半個小時後來到了山水灣小區。

電梯里又傳來有規律的響動,周軒第一時間就想到了陶寶兒,等到了十二層果然發現她一動不動站在門前。

嗨!周軒打了聲招呼,陶寶兒這才回過頭,「周軒,你回來了。」

「是啊,你在做什麼呢?」周軒問。

「出去買點菜,回來做著吃。」陶寶兒微微一笑。

「電梯正好還在呢,快去吧。」

周軒催促,陶寶兒看看門鎖,說了句拜拜乘坐電梯下樓去了。周軒過去,拉動她家門把手,確定就是平時聽到的聲音。

自家的門開了,姜靚伸出個小腦袋招手,急匆匆道:「那神經病走了啊?快進來。」

「到底怎麼回事兒?」回到家裡,周軒問道。

姜靚說,自己獨自在家,聽到外面哐當哐當響,便從貓眼兒往外看,卻發現一個女孩兒正在拉門。開始姜靚沒當回事兒,但是聲音一直沒停,那個女孩兒一直在拉門,有時還會用鑰匙打開再鎖上。

「她聽力還挺靈敏,我正從貓眼看,推了下門發出聲音她立刻轉頭,冷冰冰的透過貓眼看著我。那眼神,死氣沉沉的,我沒法形容,真的要被嚇死了。這什麼鬼地方啊!」姜靚撫著胸口說道。

周軒很詫異,從接到電話到遇到陶寶兒,中間有半個小時時間,而姜靚在此之前就已經發現她的詭異行動。陶寶兒鎖個門,竟然需要這麼長時間。

「軒哥,咱們不會有個瘋子鄰居吧?」姜靚問道。

「不是。」周軒擺擺手,「今天我學到了個新詞,強迫症,陶寶兒就是這種毛病吧,總擔心門沒有關好,這才一遍遍嘗試。」

「陶寶兒?這名字挺好聽的,你連這個都知道啦?」

姜靚酸溜溜問,在周軒回來前,她剛洗完澡,頭髮濕漉漉的,真空弔帶凸顯,可是周軒都沒有掃一眼。

今天學車,周軒就見識到了女學員的強迫症,看見乾淨的玻璃上有隻死蒼蠅,跟吃進肚子里一樣難受。而陶寶兒卻更加嚴重些,關個門就要哐噹噹折騰半個小時,難怪這麼大房子一個人住,想必是朋友不多。

「靚妹,你說我分析的對嗎?」周軒回頭問,又是大吃一驚,姜靚竟然把弔帶背心給脫了,光著上身直視著他。

「熱到這種地步?嘿嘿,我也想光膀子就怕你不自在,看靚妹這麼豪爽,我也就沒什麼顧忌了。」

周軒哼著小曲進主卧衛生間洗澡,真就光著膀子穿大褲衩走出來。姜靚欲哭無淚,這樣都行?周軒完全不把自己當女人看啊!

算了,這樣也有好處,不容易起痱子。

天氣一天天熱起來,周軒堅持每天上午在基地工作,下午去學車,晚上補習英語。劉浪還是對學員吆五喝六的,但對周軒的態度好了很多。意思就是,不再對他說髒話而已。

隔三差五的,周軒就能在樓道看到陶寶兒,不過因為彼此熟悉,陶寶兒也有了改變,那就是不避諱的一遍遍晃門。姜靚知道陶寶兒並沒有危險性,也就不再害怕。

這天周軒順利通過科二考試,高高興興回來,又發現陶寶兒站在門口,微微嘆息,這毛病不僅折磨自己,也會干擾鄰居。

「陶小姐,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?」周軒問道。

「沒有啦,我自己一個人住,總是疑神疑鬼的。」陶寶兒倒也坦誠。

「可以理解,以後咱們就是鄰居,可以互相照顧。我直到明天早上都不會離開,而且本人的聽力極佳,會幫你聽著家中的動靜,你儘管去忙吧。」周軒誠懇道。

「那,怎麼好意思?」陶寶兒羞答答一笑,周軒有些恍惚,看她頗有古代女子的風範。

「沒什麼。」

周軒又親自幫她按了電梯,依舊是擺擺小手告別,但周軒知道,這樣的信心不足以改掉她的強迫症,以後可以直接忽略推拉門的聲音。

開門進去,眼前一幕卻讓周軒熱血上涌差點沒把持住。姜靚這次沒有光膀子,又換了新的內衣,卻是情趣款的,薄如蟬翼,該遮掩的重點部位都露著,在沙發上擺出一個撩人的姿勢舔著舌頭看著他。

周軒是個正常男人,看到這火辣一幕沒反應不正常,立刻回到自己房間沖了個涼水澡這才冷靜下來。等再次出來時,姜靚看到一個冷靜的男人,眼神之中還有些不耐煩,只好默默回到自己卧室換下正常家居服。

「軒哥,我什麼也不圖。」吃飯時,姜靚悶聲道。

「知道。」

「可是你就真的那麼討厭我嗎?」姜靚委屈的眼中泛出淚花。

唉,周軒嘆口氣,遞過去一張紙巾,「你說無所求,但真的把你當做發泄工具了,你內心的失落更大。靚妹,我正因為喜歡你,才會保持距離。」

嗯,姜靚聽話的點點頭,沒滋沒味的往嘴裡扒拉飯粒,周軒把她當哥們兒,這點她心知肚明。但周軒越是對她無動於衷,姜靚就更加愛他,有點著魔上癮。

看姜靚無精打採的樣子,周軒便給她講起學車時看到的古怪現象,尤其是那些沒有考過的考生。有的人大哭,有的人大笑,還有的怒罵踢牆,周軒見過一個最誇張的,對著教練車砰砰磕響頭,腦門都磕破了。

真的啊?姜靚大咧咧性格,很快被逗笑了,周軒點頭道:「是啊,各種瘋狂。」

「我也想去學呢,聽你這麼一說,都有點害怕了。我也聽說現在很嚴格,以前給錢就可以直接買的。」

「嚴格點兒好。我那位教練就很嚴格,學員給他塞錢和香煙都被他當眾扔在地上,弄的對方很難堪。」

「這個教練是傻子。」姜靚做出判斷。

兩人又開始有說有笑,所有不快煙消雲散。

哎呀!

好像是門外有人摔倒的聲音,姜靚連忙擺手,「肯定是對門那個怪胎,別理她。」

「我先去看看。」周軒還是起身穿好大背心,打開門,看到陶寶兒倒在地上,一袋子水果滾得到處都是,正在痛苦的捂著腳踝。

「扭腳了?」周軒問道。

嗯,陶寶兒點點頭,想要坐起來卻很吃力,門口看熱鬧的姜靚搖搖頭,這女孩兒夠拼,用一個腳脖子爭取跟帥哥親近的機會。

但在周軒看來,女孩兒摔倒不是假的,腳都紅腫起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