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255章 熟悉的電話號碼

第255章 熟悉的電話號碼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5-24 09:49  字數:2297

歐強忙碌於賺錢,又有了蘇芳菲這樣話癆的女朋友,確實耽誤了學習,到此時再追已經來不及了。

好在基礎不錯,各學科修了及格,這其中還有老師的照顧。

周軒不凡的記憶力卻幫了大忙,最終各學科都獲得了高分,當然,英語還是裴勝男開小灶才完美收場。

畢業季終於來臨,一年來,周軒在臨海大學可謂出盡了風頭,賺足了學生們的眼球。

班級全體同學進行合影,儘管周軒一再往後躲,還是被班主任劉玉芬叫到了前排正中,前後左右都是班內的女生。

陳濤和翟剛擠不過來,只好站在周軒的後面,露著一大一小兩個腦袋,隨著攝影師的一個手勢,同學們齊齊喊出茄子兩個字。

周軒左右的兩名女生,瞬間挽住了他的胳膊,一臉壞笑,在她們看來,這最後一幕,將是大學生活最美好的回憶。

畢業照結束,班級的女同學們圍攏上來,紛紛要求跟周軒合影留念,都是同學,不好拒絕。周軒跟女生合影,臉上始終帶著笑,最後,笑容都僵了。事情並沒有就此結束,大學內更多的女生湧來,叫喊著周旋的名字。

「你們這些小娘們兒,別想佔便宜。」姜靚趕來,掐著腰站在路上罵。

根本擋不住,姜靚很快就被撞倒在地,頭髮亂了,褲子都磨破了,樣子相當狼狽。

這就是名人效應,在同學們的眼裡,周軒無意識學校里炙手可熱的明星,雖然不再是學生會主席,卻是堂堂科研基地的負責人,有薪水。

周軒哪裡還敢停留,讓陳濤和翟剛先擋一下,撒腿就跑!

陳濤和翟剛攔不住,很快被人流給淹沒了,周軒前面跑,後面幾百個女生追,形成了大學畢業時一道獨特的風景。

「周主任!」

「快關門,攔住她們。」周軒對教職工宿舍的宿管阿姨說了一句,匆匆跑了進去。

攔住誰啊?宿管阿姨伸脖子往窗外看,嚇一跳,發洪水了!不,是很多女生。來了這麼多人,宿管阿姨也慌了神,不怕別的,萬一出現踩踏事件或者擦傷磕碰,她也要負有責任的,慌忙從裡面鎖上了門,咚咚咚的敲門聲持續了很久,女生們才帶著遺憾紛紛散去。

閆校長特批的房間還留著,周軒開門進去,躺在床上,終於鬆了口氣。

「周軒,真有你的,不愁找媳婦啊,翹著二郎腿扒拉著挑!」同在這棟樓內的裴勝男笑嘻嘻的走了進來。

「現在的女孩子太瘋狂了。」周軒心有餘悸的擦著跑出來的汗。

「我媽想請你晚上去家裡吃飯,還特意買了帶皮五花肉。」裴勝男發出邀請。

「改天吧,我正想搬家,起名館很多材料都沒整理。」周軒找了個借口推辭了。

「哼,當了主任架子就大了。但是,你既然報考了碩博連讀,英文補習可不能偷懶。」

「放心,不會少了你的補習費。」周軒笑了,知道裴勝男心裡想的什麼,她家的生活條件已經得到極大改善,但貪財小氣的毛病沒改。

「告訴你一件事兒!」裴勝男將腦袋湊了過來。

「這裡沒別人,不用離這麼近。」周軒揉了揉耳朵,被裴勝男的呼吸弄得很癢。

「我媽談戀愛了。」

「恭喜啊,做子女的不能攔著,阿姨也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權利。對了,你怎麼知道阿姨談戀愛了,她告訴你了?」周軒道。

「我媽嘴可嚴了,是我無意間翻看她的手機發現的。不知道是誰,給她發簡訊,上面稱呼我媽茹兒。呃,茹兒,多大年紀了,真是太噁心了。」裴勝男直吐口水。

「真的是無意嗎?」

「算是吧,主要我看她總是低頭擺弄手機,怕對她頸椎不好。唉,為人子女,總要關愛長輩嘛。」

「滿臉都寫著撒謊呢!這個習慣可不太好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**。阿姨前半輩子挺辛苦的,每個人都渴望被關愛的。」

「嘿嘿,我是真關心她,可不能被臭男人給騙了。我們現在家裡有錢了,一些老頭賊著呢,專盯闊老太太。我媽乾涸這麼久了,還不是一勾搭一個上當。手機號我記錄下來了,還不錯,後面有兩個八。」裴勝男說著,取出手機給周軒看。

標註的名字,周軒一看就忍不住笑了,居然是姐夫,裴勝男有喊老媽大姐的習慣,說明潛意識裡不排斥這個有著浪漫情懷的男人。但是看到號碼,周軒忽然覺得很熟悉,好像有人用這個號,給他打過電話。

「周軒,要不,用你的手機打過去試試,看看對方到底是誰?」裴勝男的好奇心很重,又不想泄露了自己的手機號,這才是她來找周軒的主要目的。

「阿姨也沒你說的那麼弱,要是上當早就上當了,不會苦苦守著你二十多年,給她點自由吧。」周軒擺擺手。

「因為那不是你媽!要是個有錢有權的,我還舉雙手贊成呢!」

「什麼叫有錢有權?」

「起碼也得是個幹部吧?要是學校老師的話,起碼也得是院長級別的,那才配得上我媽。」

裴亞茹在學校圖書館上班,或許真就碰到對眼的教授。裴勝男絮絮叨叨,纏著周軒照著這個號碼打過去,裝作打錯了電話,探探對方底細。

周軒隨意輸入其中幾個數字,果然在手機上搜索到一模一樣的號碼,它的主人果真就是他。周軒微微一愣,立刻把裴勝男手機上的號碼給刪了。「裴老師,聽我一句勸,別管了。」

「周軒,你真是夠討厭,為了弄到這個號碼,我容易嗎?我媽隨時都在刪簡訊,而且,我還沒留備份。」裴勝男惱羞的朝著周軒的肩頭,猛捶了一拳。

「阿姨那麼驕傲的一個女人,她有自己的判斷。如果到了公開的時刻,她會第一個告訴你,現在或許還不是最佳時機。」周軒解釋道。

「什麼啊,周軒,你是不是知道什麼內幕?」裴勝男問道。

不知道!周軒丟下手機,扯過被子蒙住了頭,裴勝男無可奈何,氣鼓鼓的摔門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