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251章 仕途和商界

第251章 仕途和商界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5-24 09:49  字數:2279

是擔心裏面有錢被偷,周軒想了想,說道:「沒關係,這裡有監控和保安,一般不會有事兒的。」

「你心可真大!」歐強瞪大眼睛。

「要不,今晚你住這裡吧,跟芳菲請個假。我一些基地資料還在起名館呢,得回去一趟。」周軒拍拍歐強的肩膀。

歐強點點頭,這裡可有二百多萬的現金,周軒這麼做是對他十足的信任。

等把周軒送到起名館,把周軒叫到一邊,喬三遞給周軒一個大信封,「兄弟,這是八萬塊錢,我的一點心意。」

「不行三哥,太多了!」周軒拒絕道。

「兄弟,算哥求你了,別把哥推到門外邊兒去。」喬三把信封硬塞到周軒懷裡。

推辭不過,周軒只好收下,正色道:「三哥,有件事兒我想麻煩你。」

「太好了,說吧!」喬三眼睛一亮,忙不迭答應下來。

「上午我剛辦完手續不到兩個小時,姬盛那邊就知道了消息,今天晚上來了一百多個企業家。不瞞三哥說,每個人臨走時都留下了禮金。」周軒納悶道:「只是,我在臨海無依無靠的,姬盛也不會有這麼大面子。」

喬三點點頭,摸摸腦袋,「這事兒確實蹊蹺,我知道今天來的企業家都是重量級的,也很奇怪,以兄弟目前的地位搞不出這麼大動靜。哦,我沒有詆毀兄弟的意思,實話實說。」

「嗯,三哥接著說。」

「你們找誰辦的手續,哪家公司的?」

「遇到了羅吉野局長,他親自辦理的手續。」

羅吉野?喬三思忖片刻,「羅吉野地位特殊,跟他打交道的企業家應該不少。但他那個人,我多少了解些,脾氣爆還有些清高。就算是他把消息泄露出去,但也動不了這麼多人啊。」

「所以,我想請三哥暗中查一下,這背後究竟是誰。」周軒道。

「要說在整個臨海,有這麼大臉面的我只知道一個人,那就是辰爺。但是辰爺神龍見首不見尾,不會親自張羅這些私人聚會,再說了,他跟你也沒什麼交情,犯不上啊。」喬三說道。

「那麼苗霖呢?你對這個人了解多少?」周軒又問。

「哪個苗霖?男的女的?」

一聽這話就知道喬三不知道,事情就是這樣,喬三答應周軒,一定好好查查,消息到底是怎麼出去的,又是哪個人暗中集結這些人給周軒捧場。

這麼做表面看是替周軒著想,但樹大招風,一個新成立的公司便成為風雲人物,未必就是好事。

第二天,和股東們在學校碰頭,周軒覺得現在公司成為關注的目標,稍安勿躁,暫時不要開展任何業務,低調處事,先過去這陣風頭後再說。

歐強同意,可以藉助這段時間多學習管理文化。

周軒開始出入創富大廈,幾次去找苗霖,卻被告知苗總不在。後來在周軒的一再詢問之下,才給出不耐煩的答覆,苗總根本不在這裡辦公,至於在哪裡,他們也不知道,負責日常事務的是一名姓張的副總。

喬三反饋來的消息也不盡如意,沒人說為何參加周軒的宴請,在這些商人的口中,朋友間的互動,沒什麼大不了的。

「三哥,你覺得呢?」周軒問道。

「越是這樣越可疑,有什麼好藏著掖著的。兄弟,你再給我點時間,一定給你查個水落石出。」喬三承諾道。

周軒這邊一點進展沒有,但他開公司並驚動整個臨海商業圈的事情,卻在悄然傳播。當裴勝男知道這件事,笑嘻嘻的要求在公司任職後,周軒就知道,閆校長快找他談話了。

「不像話,一個大學生開什麼公司!」一進校長辦公室,閆平川就惱了。

「閆校長,事出有因,而且這段時間,公司也沒做什麼。」周軒解釋道。

「少跟我廢話,你就從來沒聽過話。讓你關了起名館當成耳旁風,現在科研基地還不夠你忙的,又去開公司?你好大的本事啊,孫悟空都要拜你為師!」閆平川越說越來氣。

周軒耷拉著腦袋沒說話,閆平川還不知道他跟羅雨凝之間的約定。閆平川以自身經歷,幾次點撥周軒,不要在感情上栽跟頭,然而一代代人的感情基調沒變,周軒和閆平川年輕時候的感情經歷卻驚人相似。

「周軒,你該明白我的用意。之所以支持你做學生會主席,然後又把你推到基地常務副主任的地位上,都是希望為你的將來打下基礎。」閆平川認真道。

「我明白校長的苦心,但師命不可違,只怕今生沒法走仕途這條路。」

閆平川拍案而起,氣得半天說不出話來,「不想從政就直說,別老拿著什麼師父做幌子!周軒,你是學歷史的,應該了解這些基本常識。在古代,商人推動歷史發展不假,卻毫無地位可言,其實走到今天,商人也不改虛偽奸詐的本質,一切的出發點都是錢!」

「閆校長,我認為這是您對商人的偏見。從某種意義上講,商人無處不在,學校不也收取學費嗎?」周軒壯著膽子說道。

「那不一樣!」閆平川惱火道:「學校是以教書育人為目的,而商人只是為了追求利潤,而且,不擇手段。」

「學校也有工商企業管理等專業,畢業後大部分都要在商海弄潮。」

「閉嘴!」

閆平川真的惱了,額頭青筋都露了出來,指點周軒氣的說不出話來。周軒連忙在他的蓋杯里添了熱水端過去,卻被閆平川接過去使勁砸在地上,碎成好幾塊。

捂著胸口坐下,閆平川的臉色很難看,周軒有些慌了,連忙問道:「閆校長,需要吃藥嗎?」

「真要被你氣死了!」閆平川艱難說道,有汗珠從鬢角滑落。

周軒不敢遲疑,連忙到他背後按摩腦後風池、大椎等穴位,並替他用手掌捋後背。過了足有十分鐘,閆平川才吐出一口氣,無奈的搖頭,擺擺手讓周軒站一邊去。

「閆校長,我想說些心裡話,可以嗎?」

「說吧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