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243章 一事勞三主

第243章 一事勞三主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5-24 09:49  字數:2427

生活還要繼續,錢還是要賺,距離和肖米鳳上次見面,已經過去了快三周了,周軒精心設計了新的樓盤圖,呈現在一張大大的白紙上。

純線條構建,九棟樓房錯落有致,拔地而起,栩栩如生,綠樹、草坪、內河、假山、亭台,配上各種色彩,儼然就是一幅風景畫。

這不是普通的設計圖,樓盤圖的周圍,標註著精準定位的天干地支,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,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。

堪輿之道,最講究精確,正所謂差之毫厘謬以千里。

「周軒,我只服你,幹什麼像什麼。這圖畫的,就跟真的一樣!」歐強拿起設計圖感嘆道。

「什麼叫跟真的一樣,這可是我家軒哥熬夜畫出來的,我算是看出來了,軒哥絕對是大師級畫家水平。」姜靚道。

「哈哈,我就是那麼比方,有點不恰當。」歐強對周軒說道:「走啊,去肖米鳳那裡領錢去!」

走!

跟肖米鳳聯繫後,周軒和歐強一起出門,通過這些天的研究,周軒發現了城市風水學的規律,也是建立在平原風水的基礎之上。所以,他對這張圖信心十足。

而且,有了這個良好開端,將來就可以接下更多看風水的活,賺更多的錢。

然而,來到肖米鳳辦公室里,卻發現裡面還坐著兩名老者,都留著長長的白鬍子,還穿著長衫,類似古人的打扮。

見到周軒,肖米鳳連忙起身,介紹道:「周軒老弟,我來介紹下,這位是張正大師,這位呢是吳宏奇大師,都是風水界的資深行家。」

歐強立刻拉下臉來,周軒也有些不高興。一事不託二主,肖米鳳還是太精明了,沒有完全信任周軒,現在來了個三家競標,擇優錄取。

兩位端坐的大師看到周軒進來,卻暗自鬆口氣,乳臭未乾的小夥子,能有什麼真本事,奪冠沒壓力啊!

「肖廠長,怎麼,信不過我們啊?」歐強不滿的質問道。

「共同切磋嘛,周軒老弟可是跟我說過,要精益求精,人多力量大。總之,都為了咱們的樓盤,不出問題。」肖米鳳呵呵笑道。

歐強真想立刻拉著周軒離開,到底還是忍住了,周軒做生意太傻,放著定金五萬不要,反而自己掏了兩萬買設備,還花了快一個月時間實地勘察又親自設計圖紙,現在一走了之,太虧。

不行,起碼也得把那五萬要到手。

「周軒,這回看清楚了吧!不能太仁義,這些商人,臉皮厚著呢!」歐強忍不住小聲埋怨。

「真金不怕火煉,正好,我也聽聽當代大師的高見。」周軒以學習姿態,反而放鬆下來,拱手打招呼:「兩位大師,鄙人周軒,幸會了。」

哼!

兩位大師鼻孔朝天,完全沒把周軒放在眼裡。

肖米鳳作為主持人,發表了熱情洋溢的廢話,首先歡迎三位大師到來,加工廠蓬蓽生輝,香氣四溢,彩霞萬丈。

什麼跟什麼,歐強直皺眉,沒化就別瞎用詞了,這裡永遠都不會香氣四溢。

「三位大師,請各自說說想法吧。正大師最年長,您先來吧。」肖米鳳笑著伸手道。

「我跟宏奇大師一起來的,我就作為代表,吳大師作為補充,節約時間嘛,我們也挺忙的。」張正傲氣說道。

言外之意,跟吳大師一夥的,兩人有錢會平分,共同對付周軒一個,二比一。

「我們也很忙,像我們周經理,月入十幾萬,一天都耽擱不起。」歐強立刻反駁。

張正和吳宏奇臉都抽了一下,吹吧,月入十幾萬,當學生的,能有一千收入就不錯了。肖米鳳卻點點頭,此事不假,周軒名聲在外,確實很能賺錢。

張正從隨身的粗布兜子里,取出了一張皺巴巴的紙,攤開來,中氣十足的講解道:「此乃一塊風水寶地,水脈自西而來,繞行一周,回歸東北,標準的回金局,能夠居住此地,非富即貴,財源滾滾。」

周軒一愣,敢情回金局的這個說法,就來自於這二位的口中。

「張大師,我去看過多次,水脈在哪裡?怎麼就構成了回金局?」周軒不解的問道。

「小夥子,學藝不精啊,平原看水,無水看低洼之處,西部偏低,一條淺溝繞行樓盤一周,這不是水脈,又是何物?」張正捋著鬍鬚,儼然一副長輩指點晚輩的姿態。

「張大師,我不同意你的看法,何為水脈?脈者,必有源頭,西部位置低,但空曠綿遠,難道面前的一大片曠野,都是水源嗎?」周軒問道。

「你,你這是抬杠。」張正老臉都漲紅了。

「我雖然是外行,也覺得周軒說得對,照兩位大師的說法,西邊是不是可以理解成一片海?」歐強不怕添亂的補刀。

「這……」張正張口結舌答不上來,吳宏奇連忙插口道:「即便這算不上回金局,也是玉帶局,正所謂,玉帶腰間掛,子嗣早登科。」

肖米鳳也皺起眉頭,這麼幾句話,金的就變成玉的了,不靠譜。

「吳大師所謂的玉帶,可是那條高架橋?」周軒有點火大了,這都是什麼風水大師,簡直信口胡咧咧。

「這是當然,財局中有雲,玉帶者,環繞而行,抱玉帶金,貴不可言。」吳宏奇搖頭晃腦,自信滿滿。

「吳大師,你可知道帶煞一說?」周軒又問。

「吳某行走江湖多年,當然知曉帶煞一說,也為惡煞,會攜走財源,居者不安,多生禍亂。」

「什麼形式的風水局,可以稱為帶煞?」此刻的周軒,顯得有些咄咄逼人,不過在歐強的眼裡,這才像是個真爺們兒。

「抱而遠走,高而無情。」吳宏奇的腦門開始冒汗了。

「吳大師,你不會只看到一塊高架橋吧?那橋在西南微微抱了一下,隨後就直線遠走,不是帶煞,又是什麼?」

「這,也許是吧!」吳宏奇腦子一懵,不禁點頭道。

「不是也許,那就是帶煞,而且,還呈現高壓的形態,對樓盤非常不利,根本就沒有回金局,更不存在玉帶局。」周軒以不容置疑的口吻,朗聲道。

看兩位大師一個臉紅脖子粗,一個吃了救心丸,坐在沙發上呼哧哧喘氣。肖米鳳雖然氣惱兩個大師水平不精,可也不想鬧出人命來,連忙圓場道:「呵呵,貴在交流,周老弟,談談你的看法吧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