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241章 發現了陣旗

第241章 發現了陣旗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5-24 09:49  字數:2418

就說錢不是那麼好賺的,周軒也有些撓頭,更改風水是個細緻活,耗時又操心。

「肖廠長,你先讓工人們做些基礎工作,再給我半個月時間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好,好,老弟,姐就全靠你了啊。」肖米鳳點頭道,

沒讓肖米鳳送,周軒和歐強打車回去,他還有其他安排。

「周軒,你沒有忽悠她吧?」歐強愣愣問,「我都被你嚇著了,雖然這個樓盤只有九棟樓,但投資也不小,虧了夠她栽跟頭的。」

「早知道這麼麻煩,我就不來了。」周軒搖搖頭,他也沒料到,一上手就是這樣複雜的情況。

「二十萬哪,半個月不睡覺也值。周軒,有什麼需要我做的,儘管打電話。」歐強拍著胸脯承諾。

「用得著你的時候多著呢。」周軒笑了。

「周軒,什麼時候,咱們也合夥幹個買賣。我覺得,還是跟著你才有前途,三哥那人不能說不好,有了錢就知道吃喝,這不,又打算要賣車換新車了。」歐強如實道。

「會有那麼一天,我們兄弟聯手,干一番大事。」

周軒鄭重點點頭,把歐強送到客戶那裡,又掉頭趕往古玩市場,他需要購買設計風水必不可缺的羅盤。

這裡是臨海市最大的古玩市場,周軒曾經來過幾次,還購買過幾枚銅錢,除此之外,更多是閑逛,以便了解一千八百年來的古玩動向。

紅山玉、金縷玉衣、武則天的腰帶、乾隆用過的寶印等等,古玩市場從來不缺稀奇之物,只是大家對於這種吆喝早就漠然了,只有少數人才會對對此感興趣。

當然也有真品,可遇而不可求,虞江舟的那個嵌貝銅鹿鎮就是從這裡淘到的,不得不說,在這方面,虞江舟這樣的富家小姐時運就會更旺一些。

來到最大的店鋪尋寶居,這裡的貨物比較齊全。很快,周軒就在櫃檯里看到好幾種羅盤,從幾十到幾萬都有。

「小夥子,買羅盤啊?」店老闆過來問道。

「是的。」周軒點頭。

「這款對於初學者是不錯的,看你挺有興趣的,我也不跟你要高價,三百塊就行了。」老闆大方道。

「老闆,千元以下的羅盤不要給我推薦。」周軒擺擺手,指著櫃檯里的一個看似很厚重的羅盤說道:「這個拿給我看看。」

「有眼光,看不出來,還是個懂行的!」老闆豎起大拇指,戴上手套把那個羅盤拿了出來,「有些年頭了,虎骨木的。」

是傳統羅盤,做工精緻,層次標註也十分詳盡,周軒放在掌心掂量下,還有些重量。「這個少說也有幾百年的歷史了,放在家裡當擺設還行,用了這麼久,偏差就會增大,失去勘測的意義。」

老闆愣住了,不可思議的問:「小夥子,你是用羅盤定風水啊?」

「是的。」周軒又點點頭。

周軒很年輕,居然懂風水,輪到老闆不淡定了,他思忖片刻,說道:「我這裡還有一款,純銅頂級電木,自動校正的。不過價格貴點,得兩萬。」

「拿來看看。」

「稍等。」

店老闆從樓上抱下來一個精緻的盒子,裡面是個現代化的羅盤,全手工打造,刻度十分精準。周軒轉動幾個方位測試一下,非常滿意。

古人打造不出如此精度的羅盤,科技發展促進了各行各業的進步,風水學也不能躺在古老的書籍上面固步自封,也應該創新和前進。

沒還價,交上兩萬塊錢,老闆樂的合不攏嘴,利潤非常可觀。

就當周軒想要離開之時,卻發現櫃檯一角的盒子里,放著一個奇怪的東西,不由停住了腳步。

這是一面殘破的三角形黑色小旗,整體看不出是什麼材質,旗面一個大篆體的噤字,猛一看很普通。

「據傳,這是古代士兵夜晚時候用的傳令旗。年輕時在農村收購的,還花了五塊錢,從我開店就從那裡放著,問的人都很少。」老闆笑呵呵講解道。

周軒表面不動聲色,內心卻掀起了驚濤駭浪,這絕不是夜間巡邏用的!他記得這是什麼,師父曾經做過類似的物品,這是布置法陣的陣旗!

師父致力於構建踏破虛空的乾坤大挪移法陣,陣旗是很重要的元素之一,師父臨終之時,就曾經給周軒留下了一面陣旗,現在到底在何處,早已無從探查。

這面陣旗已經破損,原來的用處也沒人知道,能留存下來是個奇蹟,周軒有心要購買下來,留作以後的研究。

「老闆,這個小旗怎麼賣的?我是歷史系的學生,喜歡研究古文化。」周軒客氣的問。

「不是跟你說了嘛,四十年前花五塊錢買的。不過那個時候,五塊錢在臨海能買不少東西。」老闆笑著擺擺手,「不收錢了,與你有緣,算送給你的吧。」

周軒道謝後,將盛放小旗的盒子小心翼翼裝進包里,兩萬塊錢的羅盤卻只是用一個塑料袋子裝著。

等到周軒離開,老闆還有些疑惑,這個年輕人到底是真懂行還是不懂?

這是周軒最大的秘密,目前還沒有分享者。今天有賺二十萬的機會,還意外發現了巫術的陣旗,對他而言,可以說是雙喜臨門。

「師父,這是不是您的一種鼓勵?」周軒信心倍增,帶著羅盤又趕往了工地。

沒多久,就有監工給肖米鳳打電話,說有個年輕人拿著個指南針到處看。肖米鳳差點沒笑出來,但還是沒有點破,只說那人是自己的朋友,儘管讓他看。

到了傍晚,監工又給肖米鳳打電話,說那個年輕人還沒走,還在附近買了紙筆,又寫又畫的。監工就不明白了,東南西北四個方向,拿著那麼大個兒指南針還沒看明白,別是個傻子!

肖米鳳卻放下心來,周軒不吃不喝一整天都在工地測量,專業又敬業。

接下來半個月,周軒幾乎每天都在工地待至少兩個小時以上,反覆核對方位,回家後便繪製樓盤設計圖,姜靚都笑他,難怪人家喊他全才,建築師都幹上了。

這天,陰雨綿綿,周軒收到了羅雨凝的簡訊,立刻帶著精心準備的禮物,打車趕往機場,羅雨凝就要離開臨海,飛往一個陌生的國度,繼續求學生活。

雨水飄落在車窗上,隔著玻璃便能感受到那份清冷,周軒心裡說不出的低落,此一別,海角天涯,不知何日才能再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