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237章 必須送回去

第237章 必須送回去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5-24 09:49  字數:2362

悶悶吃完飯,稍作休息,虞江舟開車帶三人趕往海邊。

裴勝男和姜靚立刻鑽到後排,招呼周軒也進去,虞江舟卻指指身旁座位,為了片刻的安寧,周軒在副駕駛座坐下。

此時此刻,周軒終於知道為何文明發展的標誌之一便是一夫一妻制,家裡要有幾個厲害角色,天天上房揭瓦,尤其在這個女權盛行的社會。

天還沒有完全黑透,海邊已經是人山人海,多是戀人二人組合,再者就是家庭為單位。當周軒帶著三個漂亮女孩子出現時,還是吸引了一些人的目光,還有人壞笑著吹口哨。

嗨!

姜靚笑嘻嘻的和大家主動打招呼,裴勝男和虞江舟卻都陰沉著臉,沒個笑模樣。

「軒哥,虞江舟還有裴老師也算是心胸比較大的,怎麼見了面就掐,就跟上輩子有仇似的?」姜靚小聲問道。

「不好說,也可能是同性相斥。」周軒給出答案。

姜靚嘿嘿笑,周軒又有了新的職業病。

海邊夜間溫度低,還有人支起了帳篷,躺在裡面擺弄手機,等待流星雨的到來。四人走了很久,發現哪裡都是人,最後在一處相對安靜的地方停了下來。

今晚有些陰天,但卻是觀賞流星雨的好天氣,皎潔的月光反而會干擾觀看。虞江舟在一塊巨石上拿出望遠鏡,朝著遠方看去。

看姜靚可憐巴巴的樣子,虞江舟便將望遠鏡遞給她,姜靚誇張的大呼小叫,好像在裡面發現了一個新奇世界。

裴勝男心裡發癢,卻忍住裝作不在意,她才不會跟虞江舟低頭。周軒實在是看不下去,支起了天文望遠鏡,裴勝男立刻湊過來霸佔住。

「流星雨就是要靠肉眼大範圍觀看的,望遠鏡沒什麼用。」虞江舟嘲諷道,今天天氣不好,裴勝男也看不到什麼星空景象。

「誰說沒用?」

裴勝男也來了勁,看看周圍,將手攏在嘴邊喊道:「天文望遠鏡,五分鐘十塊錢,排隊了啊!」

還真有人被吸引過來,裴勝男得意的指揮姜靚:「過來收錢!」

「裴老師真會做生意。」

姜靚這種好事兒不會錯過,忙著張羅收錢,可惜了周軒昂貴的天文望遠鏡,成了哄搶之物,急的在外面打轉。

「周軒!」

熟悉的聲音傳來,周軒猛地轉過身,看到羅雨凝揮著手朝他跑來,周軒連忙迎上前,將一雙小手握在掌心裡,往後看了看,埋怨道:「怎麼那麼不聽話,自己出來的?」

「怎麼,我打擾你了嗎?」羅雨凝笑嘻嘻的看著不遠處的三個女孩子,沒有半點質疑和責問。

「當然不是。雨凝,臉怎麼這麼紅?」周軒關切問道。

「知道你要來,跑過來找你,現在還有點兒喘。」

「這身體,讓人怎麼放心你在國外。」

兩個人面對面手牽手,一看就是確立關係的戀人,姜靚耷拉著腦袋,虞江舟和裴勝男卻看不出什麼變化,還在平靜的等著流星雨,心裡怎麼想,不得而知。

「周軒,不聊了,我要回去了。記住,我二十五號晚上九點半飛往倫敦的飛機,一定要來送我。」羅雨凝向後不安的張望,唯恐被父母發現。

「我一定會去的,走,現在我把你送回去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不用了,擔心你和爸爸起衝突。」

「雨凝,沒有什麼比你的安全更重要。」

周軒很是堅持,羅雨凝感覺周軒有些怪怪的,但有力溫暖的臂彎攬住她,便沒有再問。看著兩人相擁離去的背影,姜靚直撇嘴,「得意個屁,馬上就滾蛋了。」

遠遠看到羅吉野和妻子站在海邊,羅吉野有意無意的往這邊看了一眼,但又轉過臉,好像是沒看到。羅雨凝拍拍胸口,「好險,爸爸沒有發現你。」

「或許吧。」周軒卻不這麼認為,羅吉野是有意迴避,剛才他的目光堅定直接,鎖定的目標就是周軒。

「雨凝,千萬不要再擅自行動了,否則,我會生氣的。」周軒認真道。

「你這個樣子好讓人害怕,不過嘛,我喜歡。」

羅雨凝飛快的在周軒臉上啄了一口,紅著臉跑開,周軒愣了一會兒,慢騰騰走回去。

「這都要離開了,再牽扯這麼多感情,沒意思吧?」裴勝男拿出教師的姿態訓斥道。

「就是,還要送回去,有本事追到國外才好。」虞江舟翻了一記白眼。

周軒卻沒說完,心事重重的找到一塊石頭坐下,虞江舟停頓片刻,還是跟了過來。裴勝男有些後悔自己不該張羅收費租用天文望遠鏡,現在被纏住,挪不開地方。

「對不起,我沒有考慮到你的心情。」虞江舟真誠道。

「不,跟你沒關係。」周軒回頭看看,小聲道:「如果是你,我也會一路相送的。」

「呵呵,剛送走一個,就對另外一個女孩子說這樣的話。周軒,我是不是應該說你這人品質很差?」虞江舟嘲笑道。

「跟你說也無妨,是佟苗苗,她太危險了。」

周軒面色凝重,從白芮失蹤到他的紋身,還有後來的枯萎小樹苗圖案,一股腦的全都告訴虞江舟,自動略去開房細節。

虞江舟很詫異,她也看出佟苗苗不一般,但沒想到她的手腕這麼狠,而且還是無處不在。或許現在,周軒就在她的監控範圍以內。

「她是不是愛上了你,所以排斥其他女孩子?」虞江舟問道。

「別開玩笑了,苗苗那人你也了解,看似平和,其實感情不豐富。」周軒擺擺手。

「誰說的,我明星看到她在老師的演奏會上哭了。」

「除此之外呢?」

虞江舟一愣,仔細回憶,發現這個佟苗苗確實是無懈可擊。「其實我沒什麼可怕的,我感覺她關注的對象是你。至於白芮像是替你報仇,羅雨凝嘛,如果不是對你有情的話,我猜不出其他含義。」

不管怎樣,小心為上,周軒讓虞江舟也提高些警惕。

「她會不會害我老師吧?」虞江舟擔心道。

「這個可能性不大。怎麼說呢,苗苗這人本性不壞,還很有正義。對付一個白芮手段殘忍些,但那小子也該長個記性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