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235章 低頭的樹苗

第235章 低頭的樹苗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5-24 09:49  字數:2576

氣急敗壞的羅吉野當即開車趕往周軒學校宿舍,卻被告知周軒很少住在這裡,之後又打聽到女人街的起名館,驅車前往。

起名館確實有個女孩子,但卻不是女兒羅雨凝,女孩說是周軒晚上有事兒,要起名看相等明天吧。

這都什麼事兒!羅吉野可不是來起名看相的,蠻橫的推開姜靚的阻撓,樓上樓下翻了個遍,卻沒有發現女兒的蹤跡。

不祥之感湧上心頭,這樣的事情又不能報警張揚,羅吉野幾乎要瘋了。都是過來人,擔心的事情終於發生了,獨自一人開車尋找,臨海市的旅店逐個尋找,一定要找到女兒為止。

外面的狂風暴雨影響不到室內的一對赤身相擁的鴛鴦,周軒內心重新起希望,只要雨凝對他的心不變,等,一直等下去。

兩人說著知心話,直到晚上十點鐘,羅雨凝才說道:「我該回去了,媽媽還不知道擔心成什麼樣呢。」

「雨凝,我不想你回去後受指責,我也保護不了你。」周軒擔心道。

「他們可是我父母,我是他們唯一的女兒,最多說兩句就是了。周軒,記住今天,記住我,記住我的身體,等我。」

羅雨凝的吻輕輕落下,周軒抓住她的小手放在胸前,「我的心都交給了你。」

羅雨凝嫣然一笑,各自起床穿好衣服,將睡衣和床單疊好放在袋子里,這是她送給周軒的珍貴禮物。

兩人手牽手走出房間,回頭鎖門的時候,周軒愣住了,上面有個圖案!

圖案是棵小樹苗,一棵低頭枯萎的小樹苗!

摸了摸,手上留下綠色的油彩,是新畫上去的。周軒連忙四處查看,沒有發現異常,卻看到一個細節,那就是進來時被他打開的窗戶被關上了。是否服務員關的,不得而知。

記得蘇芳菲說過,上次白茹出事兒,也被紋了個卡通樹苗形狀,難道說,又是佟苗苗?她一直在跟蹤自己。

周軒臉色很難看,這個圖案,無疑是個相當危險的信號,不禁將羅雨凝攬在懷裡,警惕的看著四周,不管是誰,他都不允許對方傷害羅雨凝。

「周軒,你怎麼了?」羅雨凝不解的問。

「我是擔心有壞人。」周軒含糊道。

「你是擔心我爸爸會來吧?周軒,我很愛我的爸爸,你能用實際行動證明,將來是個讓他驕傲的女婿嗎?」羅雨凝認真問。

「會!」周軒信誓旦旦。

下樓後,本想跟羅雨凝徒步走回去,但那個圖案實在是讓人擔憂,還是在路邊攔了一輛計程車,心事重重的往回趕。

手機打開後,兩人都有不少未接電話和簡訊,姜靚也在找周軒,說是有人擅闖起名館,要不要報警之類。

開機沒五分鐘,羅吉野的電話打來,羅雨凝淡淡道:「爸爸,我沒事兒,跟周軒在一起,馬上就要到家了。」

周軒也發簡訊告訴姜靚,自己很快就會回去。

來到小區門口,羅雨凝下車與周軒告別,叮囑道:「再有幾天,我就要走了,記得一定要去送我。」

好,周軒點點頭,看著夜色中的消瘦背影,又擔心起來,連忙跳下車追了過去。

「周軒,回去吧,要讓我爸爸看到了,又要說你難聽的。」羅雨凝柔聲道。

「不,還是送你到家門口吧。」周軒堅持道。

羅雨凝遲疑了下,還是同意了,小區里還遇到了熟人,「雨凝,這是男朋友啊?」

「是啊。」羅雨凝甜甜一笑,坦然的承認。

周軒卻有些心不在焉,明知道羅吉野不喜歡自己,但羅雨凝的安全勝過一切。白芮都能被暗中偷襲,羅雨凝這麼單純善良的女孩子,哪裡是佟苗苗的對手。

羅雨凝家在二樓,來到家門口,周軒拉著她的手,叮囑道:「雨凝,答應我一件事情,這幾天不要再出門了,好嗎?」

「這幾天才忙呢,需要購置一些東西,另外還有好朋友的聚會。」羅雨凝笑道。

「不,都推掉,答應我。」周軒扶住她的雙臂,羅雨凝詫異看著他,還是點頭同意了,周軒這才放下心來。

「周軒,是不是有什麼麻煩?」

「沒有,就算有,我也會用保護你。」

相擁道別,周軒來到樓下,從窗戶處看到羅雨凝剛掏出鑰匙,就有個人打開了屋門,把她給拉進去。

等了片刻,羅雨凝卧室的燈亮了,她在窗邊擺手,周軒這才放心的離開。

剛走到小區門口,一輛轎車開著大燈加速朝他駛來,周軒連忙側身跳開,而那輛車竟然沒有減速,就這麼開進了小區,把目睹這一切的一位居民嚇壞了。

「瘋狗!」

周軒氣惱無比,想要去找司機理論,但這是羅雨凝居住小區,想了想,又沒什麼危險,還是算了。

那輛車在羅雨凝剛才上樓的單元口停下,裡面坐著個面色陰沉的男人,久久沒有下車,正是四處尋找女兒的羅吉野。

撥通女兒電話之後,羅吉野立刻往家趕,卻在小區門口看到周軒,立刻火冒三丈,當時腦子裡就一個想法,撞死他!

盼著女兒長大,又害怕她長大,這是一個父親最為糾結的心理。回到家,女兒正輕鬆的和妻子聊天,羅吉野什麼都沒說,默默的去洗漱。

回到起名館的周軒,把那一包東西塞到沙發下面,看著染有綠色顏料的手掌發獃好久,又在紙上畫出大致輪廓,眼睛眨也不眨的看著。

「軒哥,改學漫畫了?聽說現在做漫畫也挺值錢的。」姜靚下樓湊過來說道。

「靚妹你看看,這幅圖畫想要傳達什麼含義?」周軒問道,希望從女性角度分析下其中含義。

「這有什麼含義?說明你身體出現些難以啟齒的問題。」姜靚一本正經。

什麼?周軒瞪大眼睛,滿臉不可思議。

「小樹苗嘛,本該是茁壯挺拔,現在卻蔫了,歪下來腦袋。唉,軒哥,其實你也不用有太多壓力,很多不舉的原因就是信心不足。畢竟,你吃素很久了,守著美女不動心,真有你的。」

姜靚壞笑著眨眨眼睛,周軒實在無語,這又不是他畫的樹苗,跟舉不舉有什麼關係,胡扯!

「我說的對不?」

「別扯了,趕緊上樓睡覺去吧!」周軒不耐煩攆走姜靚,嘴裡沒一句正經話。

這一刻,周軒盼著羅雨凝趕緊走,今天離開才好,千萬不要又遭了別人的毒手。正在胡思亂想,羅雨凝發來簡訊:「睡了嗎,一切都好,爸媽什麼都沒說。」

「那就好,記住了,一定不要再外出。」

「知道啦。想你……」

「我也是。」一股暖流湧入心田,周軒不自覺露出微笑,還好,羅雨凝的手機不再受父母管控。